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55816
用户名:  玉林华戈
昵称:  玉林华戈

日历

2021 - 10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1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1-08-24 09:18

滕王阁及滕王其人


滕王阁及滕王其人
    □梁智华
   
    日前,八步一景在红豆博客中贴出了其《江南名楼滕王阁》的博文,因图文并茂、解说详细,所以吸引了不少网友的留意。而我作为红豆博客的其中一员,自然对这篇博文也有所阅读。
    说到滕王阁,大家都知道, 滕王阁位于江西南昌市西侧,与湖南长沙的岳阳楼、湖北武汉的黄鹤楼齐名,并称为“江南三大名楼”。现在,还有人把广西容县的真武阁加了进来,合称为“江南四大名楼”。
    据史料记载,滕王阁始建于唐永徽四年(653年),1926年毁于兵灾,仅存一块“滕王阁”青石匾。现在的滕王阁是第29次重建的,建成于1989年重阳节,坐落在南昌赣江和抚河的汇合处,称为“双龙戏珠”。滕王阁主体建筑净高57.5米,建筑面积13000平方米。其下部为象征古城墙的12米高台座,分为两级。台座以上的主阁取“明三暗七”格式,即从外面看是三层带回廊建筑,而内部却有七层,就是三个明层,三个暗层,加屋顶中的设备层。新阁的瓦件全部采用宜兴产碧色琉璃瓦,因唐宋多用此色。正脊鸱吻为仿宋特制,高达3.5米。勾头、滴水均特制瓦当,勾头为“滕阁秋风”四字,而滴水为“孤鹜”图案。台座之下,有南北相通的两个瓢形人工湖,北湖之上建有九曲风雨桥。楼阁云影,倒映池中,盎然成趣。也许真因如此,无论是在“江南三大名楼”中,还是在“江南四大名楼”中, 滕王阁都稳稳地占据第一,名列榜首。
    滕王阁的出名,很多人都知道,得益于“初唐四杰”王勃所作的一篇《滕王阁序》。唐高宗上元二年(675年),王勃往交趾(今越南北部)省父,路过南昌,赴都督阎伯屿九月九日重阳节在滕王阁安排的宴会,在宴会上各宾客都以滕王阁为题赋了诗,王勃赋的诗是:“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画栋朝飞南浦云,朱帘暮卷西北雨。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席间,都督阎公本来想让他的女婿孟学士为这次宴会上诸作作序,于是拿来笔纸谦让了一番,未曾想年仅14岁的王勃却不辞让,阎公大怒,拂衣而起,专令人伺其下笔。第一报云:“南昌故都,洪都新府” ,公曰:“是亦老生常谈。”又报:“星分翼轸,地接衡庐” ,公闻之,沉吟不言。又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公矍然而起,曰:“此真天才,当垂不朽矣!”遂逐请宴所,极欢而罢。这是古代有名的文学故事,人人皆知。
    王勃的《滕王阁序》确实写得好,流传千古,而滕王阁也因为王勃的这篇序文而从此名声大振,誉满天下。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对滕王阁是越来越熟悉了,但对于最早修建滕王阁的主人却慢慢忘记了,并且逐渐远离了人们的视野。现在,只要问起滕王阁的修建者及其生平,我相信,知道的人并不会很多。即使是江西人,估计知道的也是寥寥无几。
    事实上,滕王阁最初时是因其修建者滕王李元婴而得名的。那么,李元婴到底又是何许人,能够在当时修建这么一座楼阁?细究起来,李元婴的来头还确实不小,他是唐高祖李渊最小的儿子,唐太宗李世民的亲弟弟。据史书记载,李元婴精通音律,善画蝴蝶,有《滕王蛱蝶图》传世,并因此成为“滕派蝶画”的鼻祖。因此,他常常恃才傲物,终日以诗酒为伴,无心于仕途经济,过着十分惬意的逍遥日子。
    也许正因自己颇具艺术才情,所以李元婴向来骄奢淫逸,品行不端,为世人所不齿,以致于如今都很少人知道他这个人了。早在金州刺史任上,李元婴便荒淫无度,每逢打猎,就强收老百姓家里的猎犬,并让老百姓跟着他四处奔走。他骑着马,带着一群猎犬,不打猎,专拉起弹弓,对准老百姓的脑袋,一弹一个,把他们全部打倒在地,百姓头上鼓包流血,疼痛哀叫,他却高兴得放声大笑。在洪州任上,凡是看到官员的妻妾美丽,李元婴就借他妃子的名义,召入宫中,加以强奸。有一回,典签崔简的妻子被他诱入宫中密室,突然扑出把她抱住,崔妻极力反抗,脫下鞋子猛击过去,打得他满脸流血,他才放手。因为脸上受伤,整整十天他不敢到衙门接见官员。除了好色之外,他还是一个贪得无厌的家伙,向老百姓横征暴敛,弄得怨声载道。朝廷知道他的这些劣迹,有一次,唐高宗对王公贵族们给予恩赐,赏给各位亲王彩绸五百匹,却只赏给滕王两车麻绳。唐高宗还说:“滕王钱帛已很多了,不需要赏赐,两车麻绳就让他做穿钱的绳子吧!”
    过了不久,唐高宗还找了个理由把李元婴贬到南昌做都督。左迁被贬,放在谁心里都会郁闷不已,可李元婴却不以为然,他依旧带着一班幕僚及歌伎终日寻欢作乐,还在赣江左岸的丘冈之上建了一座楼阁,既可览山川之秀,又可极歌舞之乐,此楼便是后来大名鼎鼎的滕王阁。他还常在阁中与四方的文人墨客们高谈阔论,饮酒作赋。韩愈曾在《新修滕王阁记》中说:“愈少时,则闻江南多临观之美,而滕王阁独为第一,有瑰伟绝特之称。”
    有基于上述所说,有人认为,滕王实际上就是一个欺男霸女、鱼肉百姓的“混世魔王”,是不会被后人看重的。果不其然,随着时代的变迁、社会的发展,人们已差不多把滕王这个人彻底遗忘了,只是记住了因写《滕王阁序》而出名的“初唐四杰”王勃,以及记住了因这篇序言而蜚声四海的滕王阁,真是让人不胜唏嘘、感慨不已!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62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