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9546
用户名:  映川博客
昵称:  映川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1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7-09-30 11:39

《逃跑的鞋子》(十)

19.在经历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以后,贺兰珊本想回到过去的生活轨道上,可这时候她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从**里拿着化验报告出来,贺兰珊的头有些眩晕,她突然想起那天在路上加的牙医诊所里呕吐的情景,她想那是不是就是别人说的妊娠反应?贺兰珊看了一眼日光,感到自己的肚子正哧哧地膨胀,轻轻一触就会像气球一样崩裂。贺兰珊双手护住肚子挤上公共汽车,车上没座位了,她一只手抓住扶手,另一只手还是紧紧地护住肚子。贺兰珊发现对面座位上的一个年青人很注意地看她,从她的脸往下看她的手,贺兰珊想他一定看出我是个孕妇,是不是要给我让座了?她紧张地盯住年青人。年青人和贺兰珊对视良久,终于忍不住说,你老盯着我干什么,我又没偷你的东西。这句话像一把锥子把贺兰珊想像中胀大的肚子捅破了。


一想到怀上了于中的孩子,贺兰珊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把孩子打下来。她打电话叫胖子开车送她到**打胎。胖子说为什么不叫那个姓于的送?我算个什么东西?有好事的时候轮不上我,一遇到麻烦就有我的份。胖子说着说着激动起来,问贺兰珊,我平时对你怎么样?贺兰珊说,还行。胖子说可为什么你宁可爱那些伪君子,却不正眼瞧我一眼?贺兰珊拿着话筒一言不发。胖子说兰珊,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玩了这么多年我也累了,有个家踏实。贺兰珊心里一酸说祝贺你,胖子。胖子说兰珊,作为朋友我给你一个最后的忠告,干吗这样便宜那个姓于的?你把孩子一拿掉,他落得轻松自在,为什么不敲榨他一把?听不听由你。


    贺兰珊搁下话筒,抹了抹从眼角溢出的眼泪,冲到床上发狠地做起仰卧起坐,一下,两下……全身的力量挤压着子宫,贺兰珊想像那枚小果子正一点点地被挤出来。突然她的肠子绞动起来,一阵酸水涌上喉头。她冲进卫生间,把头埋到瓷盆里,声嘶力竭地呕吐,心吐出去了,肝吐出去了,肠子也吐出去了,眼泪鼻涕把整张脸弄得一沓糊涂。有那么一瞬间贺兰珊以为自己快要死了,她的嗓子里断断续续地发出呜咽声,很久她才从瓷盆里把头抬起来,摇摇摆摆地走进客厅,一屁股瘫坐到地上。贺兰珊盯着开水瓶,她需要一杯热气腾腾的开水,她身子动了动,人软乎乎的却站不起来。贺兰珊想于中现在正在干什么呢?在干净明亮的办会室里一本正经地做事,还是在某个咖啡馆里和女人调情?他凭什么逍遥事外?这个念头刺痛了贺兰珊,她的身子震了一下,爬起来拔打于中的电话。


   于中的声音传过来。贺兰珊对电话那头的于中说我怀孕了。于中没有反应过来,说怀孕了,怎么回事?贺兰珊哈哈大笑,说怎么回事?你以为男人把事情做完,就可以提起裤子走人?天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于中说别开玩笑了,兰珊?贺兰珊说都什么时候了,我还心情跟你开玩笑?于中带着嘲讽的口吻说我们可是有一个多月不见面了,天知道你怀了谁的孩子?贺兰珊活生生地把胀满胸口的气咽下去,用出奇平静的声音一字一句地说那好,你不认也没关系,等孩子生下来,我去做个亲子鉴定。说完,贺兰珊挂断电话,她觉得这个电话把她全身力气都耗尽了。现在贺兰珊彻底想明白了,于中自始至终就没有爱过她,过去那个彬彬有礼举止得当细心周到滴酒不沾体贴入微唯唯诺诺的于中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就连后来他的那些臭毛病,都是故意装出来气我的。他以为我不能容忍他的那些坏毛病,就可以轻松地把我打发掉。于中,你也许想得太简单了。


 


20.自认为万事考虑得周全的于中没想到在这个关节上出了庇漏,贺兰珊的电话让他一夜睡不着觉。于中找律师打听过了,只要孩子经过亲子签定确认是他的骨肉,他就好比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于中想贺兰珊不就是想借肚里的孩子敲一两个钱吗?这太老套了。


中午贺兰珊从外面提着一袋水果回来,刚上楼道口就听到咚咚咚的敲打声,上得楼来她发现一个人正在替她的窗户安玻璃。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于中。贺兰珊目不斜视地从于中的身边经过,掏出钥匙打开门,刚要把门关上,于中挤了进来。于中手里挥舞着小铁锤,说兰珊,我替你把玻璃安好了。贺兰珊从于中的手里抢过小锤子,走到窗户边,咚了一下,刚安好的玻璃又变成了一地碎片。于中说你怎么把它又敲坏了?好好好,我待会儿再去买块玻璃重新安上。贺兰珊说不用了,我早已请了工人,人家一会儿就来。于中的目光在屋子里扫来扫去说兰珊,有什么体力活你尽管吩咐。贺兰珊摸了摸肚子,说我想上街给孩子买些衣服和奶瓶,你和我一块去吧。于中说这,现在还早着呢。贺兰珊拿起手袋出了门,说你不去我自己去了。于中赶紧跟上来,说我去,我去,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去呢?


贺兰珊和于中来到万隆商场的儿童专柜。贺兰珊让服务员拿了一大堆的衣服供她慢慢挑选。于中装模作样地跟着贺兰珊挑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手里拿着一件童装遮遮掩掩地说兰珊,能不能把孩子打了?贺兰珊做出很吃惊的样子,两只大眼睛瞪着于中说为什么?又扬了扬手中的一件花花绿绿的小衣服,说就冲着这些漂亮的衣服我也要生一个孩子。于中看了服务员一眼,压低嗓音说,兰珊,要不你开个条件,要怎么才把孩子打了。贺兰珊说你以为别人都像你想的那样吗?我这人特别喜欢孩子,并不是想图你什么。


于中耐住性子陪着贺兰珊买了几口袋的童装和婴儿用口品。他们从商场出来的时候碰上刘单。刘单说大哥,你们干嘛买这些东西?贺兰珊得意地挺了挺着肚子,说你们于大哥已经快要做爸爸了。刘单伸出拳头在于中的肩膀上砸了一拳,说大哥真有你的,喝满月酒的时候可别忘了我。贺兰珊说少不了你。于中黑着一张脸,像一个十足的受气包。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7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