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9546
用户名:  映川博客
昵称:  映川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1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7-09-15 10:33

《逃跑的鞋子》(八)

15.贺兰珊用胖子给她的那个车牌号,查出了于中的地址。她从车管所出来,直奔那个地址而去。一幢大楼竖在她的面前,鼎中公司的招牌高挂在楼门上。她坐上电梯来到十层总经理办公室,看见于中正在里面打电话。她没有敲门就闯了进去,说姓于的,你让我好找啊。于中看见贺兰珊,脸上掠过一丝惊慌,他飞快地放下电话,说你怎么来了?贺兰珊发出一声冷笑,说想不到吧。于中站起来为贺兰珊泡了一杯茶,顺手把办公室的门关上,说我正要去找你呢。贺兰珊说免了吧,你连打电话都没时间,怎么还有时间去找我?于中说最近公司出了一点事,我一直为这些事情烦着,所以没跟你联系。贺兰珊说肯定是有人正在查你的账,而且弄不好公司还会破产,对吗?于中的身子往前一倾,说你怎么知道的?贺兰珊大笑起来。


于中看着贺兰珊,发现她笑的时候真是妩媚极了,他同时也捕捉到贺兰珊的嘴角带着的一丝嘲讽,想也许我低估了这个女人的智商。以他的经验,大多女人遇到这种事情都自认倒霉。聪明的当是得了教训,以后遇事多个心眼;愚蠢的就会哭天抢地,破罐破摔。贺兰珊好像不属于这两种人中的一种。贺兰珊瞥了一眼满腹心事的于中,收住笑声,说你们这些男人,我还不清楚吗?想要甩掉一个女人的时候,就把自己说得很惨,不是破产就是坐牢,生怕女人缠住你们要经济赔偿。还有你的那个手机为什么销号了?于中吞吞吐吐地刚要张口。贺兰珊立即把他的话头打住,说不用说了,肯定是因为手机掉了,对不对?于中想不到这个女人能把男人摸得这么透,他吞吞吐吐地说看你说的……贺兰珊说看来你是想从此销声匿迹甩掉我对不对?于中说既然你什么都明白,那你就直说吧,你想怎么样?贺兰珊说你以为你是什么人,难道我会死抱住你不放手?你的感觉也太好了,我跟你,我就当被狗咬了……于中说我就知道你什么都不在乎,你这性格谁不知道呀?好像是戳到了自己的痛处,贺兰珊的眼泪一点一点地冒出来。贺兰珊声嘶力竭地嚷道谁说我不在乎?你怎么知道我不在乎?于中有些吃惊,掏出一张面纸要为贺兰珊抹泪。贺兰珊把于中的手拔开说我要跟你结婚。于中把手缩回去,说你看你,又是哭又是笑的,还拿我们老实人来开玩笑。你贺兰珊怎么会把自己的感情吊在一棵树上?你不是说你从来都不在乎感情吗?贺兰珊说以前是,但是自从我认识你之后,我就发觉自己变了。我一直想否认这种感情,就是你睡到我的床上时,我都还没承认。直到那天你说要去给我装玻璃,我做了满满一桌菜,等你好几个小时,才发现我是爱上你了。


贺兰珊说得很动情,妩媚的脸上挂满了滑落的泪珠。于中发现贺兰珊瘦了不少,脸出奇的白,像抹了一层墙粉,凹下去的两腮落下两片立体的阴影,只有丰满的嘴还如原来一般娇艳。于中的身体立即发生了某种原始的冲动,他用手为贺兰珊擦泪,说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对感情不在乎的人。贺兰珊说这么多年来,我装疯买傻,目的就是想不要爱上任何一个人,因为我知道只要爱上某个人,我就会全心全意地去对他,自己一点一点地迷失,到头来受伤的一定是我。可是没想到,千躲万躲,我还是爱上了你。贺兰珊抽泣着,于中一把把她搂进自己的怀里,他征服一个漂亮而聪明的女人的虚荣心在这一刻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想当你追一个女人的时候,你追她就跑,而你逃跑了,她一定会来追你,甩都甩不掉,这是一定的。于中用手抚摸着贺兰珊的头发,说兰珊,是我错了,我不该不给你打电话,不该不去看你,你别伤心,其实我是爱你的。我对你怎么样,你还不清楚吗?贺兰珊抬起头说不,是我不好,我太霸道了,太不温柔了,相信我,以后我会改的。贺兰珊的泣诉声被于中的嘴唇压住了,他们俩在办公室里吻了起来,吻到动情处,于中把贺兰珊按在沙发上疯狂地做了一次。贺兰珊把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地在问于中,你真的爱我吗?于中用实际行动回答贺兰珊的问题。这种排山倒海的激情营造了虚幻,贺兰珊想于中应该是爱我的,不然激情从何而来?


 


    16.两人重归于好不到一个月,贺兰珊就发现于中的不少毛病,这些毛病都是以前重来没有没有的。例如酗酒、赌博。于中经常彻夜不归,有时他会把满肚子的山珍海味带到贺兰珊的房间里来呕吐。吐过之后,他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直到贺兰珊唱完歌回到宿舍,才把他吐出来的东西打扫干净。但是屋子里免不了充斥着酒气,贺兰珊已经在她有限的空间里喷洒了五瓶法国香水。慢慢地,她适应了这种酒气,香水不喷了,对于中也不埋怨了,以至于后来没有酒气她还不能入睡。贺兰珊对于自己能够接受于中的酒气,感到万分的奇怪。她想这要是放在以前,我早把他一脚就踹出大门了,我怎么变得这么有涵养?看来我已经投降了。


这么想着,贺兰珊给于中打了一个电话。手机里传来搓麻将的声音。贺兰珊说你该回来了吧。于中说急什么,我现在手气正好着呢。于中根本没让贺兰珊说第二句话,就把手机给挂断了。这样对于中进行了无数次地催逼,贺兰珊又慢慢地适应了于中的打麻将。独自一个人躺在深夜的床上,贺兰珊想爱真是一个奇怪的东西,它可以把一个人彻头彻尾地都改变了。


有一天晚上,于中请他的哥儿们刘单吃饭,他带上贺兰珊早早地来到知青饭店,坐进了当时请大头吃饭的那个包厢。于中说还记得这个包厢吧?贺兰珊看了看四周的墙壁,说这不是请大头吃饭的那个包厢吗?于中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说当时你就是在这个包厢里和大头搂搂抱抱地亲热。贺兰珊说那时我喝醉了。这时,包厢的门推开了,刘单带着三个涂脂抹粉的女人走进来。刘单说大哥,我把她们给带来了。贺兰珊皱了皱眉头,于中向那三个女的招手。那个三个女的围坐在于中和刘单的身边,她们亲热地拍打着于中的肩膀,说大哥,好久不见了,不理我们了。于中嬉皮笑脸地说我工作太忙了。有一个女的拿起于中的手机,说哟,又换手机了,你不是说要给我买一个手机吗?于中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给你买手机了?那个女的用手拧住于中的耳朵,说你说过的,怎么给忘了?你一点都没记心。于中笑笑,说好吧,什么时候给你买一个。于中旁若无人地和几个女人打情骂俏,把贺兰珊当透明。一股气从贺兰珊的胸中升起,她站起来想走,可一转念又坐下了。于中一直悄悄地用眼角的余光观察贺兰珊,看她又坐下了感到有些奇怪。贺兰珊把心头的火一点一点地压下去,她想于中今天故地重来的目的是来报仇的,他惦记着我跟大头的那一个吻,这说明他十分在乎我,千万别让他的计划得逞了。


识破于中的鬼计,贺兰珊出奇地平静。她本想故意生气,但是她奇怪自己怎么也生不起气来,相反心理还有一种快意。她对那几个女的说,你们谁能把于总灌醉了,我给你们买手机。那几个女的喊道,真的啊?贺兰珊说真的。那几个女的于是扯着于中的耳朵拼命地灌酒。于中说兰珊,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啊?贺兰珊说你不是好这一口吗?今天我放你一码。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88)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