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9546
用户名:  映川博客
昵称:  映川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1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7-09-13 09:52

《逃跑的鞋子》(七)

13.就这样,贺兰珊稀里糊涂地和于中同居了。不过,贺兰珊从来不嘴软,她总是在于中兴致很高的时候说别以为我和你这样就是爱你。于中好像并不把这放在心上,在贺兰珊的身上他有一种不把身子骨弄垮绝不罢休的气慨,有一天可能是累了,他从贺兰珊的身边消失了。


几天时间刷地过去了,没有于中的电话,更没有于中的身影。贺兰珊孤伶伶一个人在屋子里转来转去,突然发现窗户上那块砸碎了的玻璃,于中说过要来安上,可始终没有安上。贺兰珊的郁闷终于找到了发泄口,她抓起话筒,拨打于中的手机,手机接通了好久,贺兰珊才听到话筒里响起于中的声音。贺兰珊说你打算什么时候把我的玻璃安上?于中压低声音,说我正在开会呢。贺兰珊说我可不管你什么会不会的,现在你就过来给我装玻璃。于中说好好好,我马上过去。


贺兰珊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她想于中过来时,正好可以共进晚餐,于是她打电话叫新元素酒家送了几个好菜,自己还用沙煲煲了一个鸡汤,炒了两个素菜。她把这些菜摆上了自己的餐桌,还摆了两只空碗两个高脚酒杯两双筷条,打开了一瓶红酒,然后坐在沙发上坐等于中的到来。餐桌上五颜六色的菜和那些正在往上飘荡的热气,贺兰珊的肚子开始发出咕咕的叫声。她走到桌边,拿起筷条想夹菜来吃,但是她望了望院子又忍住了,把筷条放下,走进卧室里去听音乐。


餐桌上的菜慢慢地褪色了,那些热气已经散尽。贺兰珊听到院子里响起引擎声,以为是于中来了,飞快地从卧室跑到客厅,扑到窗口往院子里看。她看见一个穿工装的人骑着一辆摩托车来到楼下,没有于中的轿车。她有些失望地回过头,走到电话边想再给于中打电话。突然有人拍门,她放下话筒,打开门,那个骑摩托车的工人,抱着一块玻璃站在门口,说对不起小姐,有一个姓于的打电话给我们公司,叫我给你装玻璃。贺兰珊说那个姓于的呢?工人摇摇头说不知道。贺兰珊说你进来装吧。工人抱着玻璃走进来,贺兰珊走到电话边拨于中的手机,气冲冲地说我做了满满一桌菜,你怎么没来?你这个混蛋,不来也不打一个电话。于中说兰珊,我实在是太忙了,所以叫了一个工人去帮你安装。贺兰珊说那你到底还来不来?你不来,我就把那些菜全倒了。于中说别生气,兰珊,我还得招呼几个客户,改日……贺兰珊还没等于中把话说完,就狠狠地把电话挂断了,几大步跨到餐桌边端起那些菜,全倒进垃圾桶里。


 


14.贺兰珊发誓再也不理睬于中,而于中也好像很知趣,从不来找贺兰珊。他们就这样开始了漫长的冷战。一天,两天,三天……贺兰珊开始坐立不安,她像一个染上毒瘾的人,被囚禁起来断了供给,每天只能趴着小天窗看外面的天空。贺兰珊变得悲壮起来,她不时地问自己,我是不是真的爱上于中了?不,我不会爱上任何人的。为了证明自己并没有爱上于中,她把一次又一次伸向电话的手缩了回来。如此煎熬了一段时间,她再也说服不了自己,主动地给于中拨了一个电话,话筒里传来一个声音:该号码并没有使用。贺兰珊以为自己拨错了,重新拨了一次于中的手机,话筒里还是那个声音,贺兰珊感到自己的手一下就木了,话筒从她的手里滑落出来,掉到地板上。她的脑海里轰地响了一下,跌坐在沙发上,想他是在躲我,他竟然在躲我。


直到这个时候贺兰珊才发现自己对于中了解得不多。她只知道于中在一家公司做事,具体是什么公司她也不太清楚。她晚上唱歌,白天就到处打探于中的消息。一天晚上,胖子带着几个朋友到夏威夷歌舞厅听贺兰珊唱歌,他发现贺兰珊唱的全是忧伤的歌曲,而且贺兰珊的情绪也不对,甚至连歌都唱跑了调。


贺兰珊唱完歌,来到胖子的旁边坐下。胖子问贺兰珊最近怎么了?贺兰珊说不怎么的?混呗。胖子说你跑调了。贺兰珊笑了一下,说是吗?我怎么没感觉到。胖子说兰珊,你就别装了,有什么事说出来,哥们帮你。说,是不是钱的事情?贺兰珊摇摇头,说我能有什么事?只不过前段时间住了一次院,嗓子有点不舒服。胖子说绝对不是嗓子的问题,我看得出来。贺兰珊嘎嘎大笑,说胖子,我都没感到自己有什么事,你怎么说我有事了?胖子说那是我多疑了。


胖子为贺兰珊点了一杯果汁,他们慢慢地聊了起来。胖子的那些朋友为了给胖子腾出空间,一个一个地退场,这张桌子上只剩下他们两人。贺兰珊说胖子,最近你怎么不来找我?胖子说你现在不是跟那个于中吗?我哪里敢坏你的好事啊。贺兰珊说提那个哈巴狗干什么?我早就不理他了。胖子突然兴奋起来,说你把他给踹了?贺兰珊恶狠狠地说踹了。胖子说踹了好,踹了好。胖子举起酒杯跟贺兰珊的那杯果汁碰了一下,像是表示祝贺。贺兰珊没有端那个杯子,胖子说怎么了?我说你不高兴,你还不认。贺兰珊低下头,眼眶里溢出了泪水。胖子第一次看到贺兰珊哭,一时不知所措,不停地把纸巾递给贺兰珊。贺兰珊接过纸巾抹泪水,但是她的泪水越抹越多。胖子用手轻拍贺兰珊的背部,说兰珊,你到底怎么了?贺兰珊说那个姓于的,他把我给骗了。胖子说他怎么骗你了?贺兰珊说他骗我上手之后,就销了手机的号。我现在不知道他在哪里,我要找他算账。胖子把酒杯重重地砸到桌上,扭头看着别的地方,说了一声活该。贺兰珊被胖子的这一声活该吓了一跳,她站起来抹着眼泪,走出歌舞厅。


    胖子从歌舞厅追出来,拦住正要打的的贺兰珊。贺兰珊没有理会胖子,她绕过胖子,朝另一个方向走去。胖子跟上贺兰珊,说我有一个办法可以找到那个姓于的。贺兰珊停下逃跑的脚步,胖子把一个纸条递给贺兰珊,说这是他的车号,我把他那辆新的奔驰车号给记住了。你拿这个车号到车辆管理所一查就知道他是什么单位了。贺兰珊接过纸条,还在不停地低声抽泣。胖子说想不到你贺兰珊也会哭,真没出息。贺兰珊听胖子这么一说,突然就不抽泣了,她的眼泪像有一个开关控制,一关她就不抽泣了。胖子说让我开车送你吧?贺兰珊摇摇头,自己拦了一辆的士,钻了进去。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315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风花雪月 2007-10-28 12:00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