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9546
用户名:  映川博客
昵称:  映川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1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7-09-12 10:21

《逃跑的鞋子》(六)

11.贺兰珊躺在病床上,眼睛紧闭着,点滴液顺着细长的管子一滴滴地流进她的体内。药液饱满地运行到她身体的每一根毛细血管里,病菌被一丝丝地逼出体外,贺兰珊感到眼皮越来越轻,两排浓黑的睫毛动了动,眼睛终于睁开了。第一眼她就看见伏在床头的于中,于中的一头乱发像青草覆盖着他的头。贺兰珊呆呆地看着这头乱发,回忆发生的事情。于中像是感觉到了贺兰珊的目光,突然抬起他那张疲惫的脸,不停地眨巴着沾满血丝的双眼,一丝唾液吊在他的嘴角,他用手摸了一把嘴角,好像还没有完全从梦中醒来,左顾右盼地仿佛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贺兰珊被于中的神态逗乐了,她咬住嘴唇忍住笑声,但是笑声还是像吹胀了的气球,扑哧地一声从她的嘴里漏出来,病房响起了她嘎嘎的笑声。于中又用手摸了一把嘴角,说你醒了,你笑什么?贺兰珊说你看你的眼睛,就像得了红眼病,你再看看床单。于中看了一眼床单,上面被他的口水打湿了拳头那么大一块。这时,他才回过神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洁净的手绢,小心地擦了一下嘴角,说对不起,我太困了,昨天晚上我一夜没合眼。贺兰珊指着旁边的一张陪床说,你干吗不睡?那不是有床吗?于中说你都病成了那个样子,我那敢睡。贺兰珊说我病和你睡觉有什么关系?于中发出一声苦笑,说反正我心里有事就是睡不着。贺兰珊说我一直纳闷,昨天我明明是打胖子的电话,怎么就打到你的手机上去了?于中说可能是你拨错号码了吧。贺兰珊说我已经好久没跟你联系了,我都快把你忘记了,怎么会迷迷糊糊的拨了你的号码?于中嘴角泛出一丝笑意,不作声。贺兰珊想了想又说,真是奇怪,我怎么会把电话打到你的手机上?于中说人在发高烧的时候,脑子和身体会分离,可能你的脑子里是想给胖子打电话,但是你的手却没听脑子的使唤。贺兰珊说不会吧?怎么会这样呢?贺兰珊陷苦苦的思索当中。


 


12.三天之后,贺兰珊的病好了。于中在帮她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她没感到有什么不对劲。当她跟于中并肩走出**,坐上于中的车子,回到歌舞团的宿舍门前时,她也没感到有什么不对劲。她伫立在门前,目光落在窗户上,那块于中曾经装上去的玻璃,已经在几天前被于中砸破了。于中说当时我怎么喊你,你都没反应,我就知道你病得很厉害,所以就把这块玻璃砸了,然后把手伸进去,弯过来,打开了你的房门。于中一边说一边示范,把房门打开了。贺兰珊和于中走进去。贺兰现说我的房门这么容易就打开了,谁要是有什么坏念头不是很容易得逞吗?于中说没关系,明天我就去买一块玻璃来帮你装好。贺兰珊说干吗要装它,留着这样挺好的,我还巴不得有人进来呢。于中说开什么国际玩笑。


这个时候,贺兰珊也还没感到有什么不对劲。她走进卧室,于中跟着她。贺兰珊坐到镜子前,整理自己的头发,不时地从镜子里打量于中,说你连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跑走了,现在怎么又回来了?于中说我生你的气了。贺兰珊笑了一下,扭过头看着于中说生我的气,干吗要生我的气?于中被贺兰珊灼人的目光逼视着,低下了头,说我也不知道,我不喜欢你跟所有的男人都那么随便,特别是看见你跟大头亲吻,我心里就一阵难受,于是就跑到广州去了。贺兰珊说跑广州算什么?为什么不跑到美国去?于中说在广州我一桩生意都没做成,满脑子就想着你。我想你干吗对男人那么随便,难道就没有一个男人值得你付出真情吗?贺兰珊说你又来了。于中说离开那几天,我一直在劝我自己不要当真,人家都是逢场作戏,你干吗要当真?可是我说服不了自己,我想我是爱上你了。贺兰珊说你为什么要爱上我?我说过了我这个人不会爱上谁的。于中说我不管你在不在乎感情,爱不爱我,我是真的爱上你了,我一直想给你打电话,又咽不下这口气,整天就跟朋友们喝酒,以此来麻醉自己。贺兰珊说你不是说你滴酒不沾吗?原来你是骗人的。于中说我是滴酒不沾,但是这一次我破戒了,没有酒,我不知道怎么打发日子?于中说着,单腿跪到贺兰珊的面前,像戏剧里的人物那样把双手捂在胸口,说兰珊,答应我吧。


贺兰珊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这样跟她求爱,她觉得于中傻得可爱,人笑得身子都摇晃起来。她说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你这样求爱的。别的男人爱我,都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摔倒在床上再说,那有像你这样酸溜溜的?于中被贺兰珊这么一激将,目光掠过贺兰珊修长而白晰的腿,停到她的胸部。他的喘息声变得粗重起来。于中说你在嘲笑我的胆量。说着,他像一只饿虎扑向贺兰珊,抱起她把她摔倒在床上,双手撕开贺兰珊的裙子。贺兰珊的脸色变了,用力地推开于中,说你别这样,我是开玩笑的,你滚开……无论贺兰珊怎么挣扎,都没法挡住于中的强大攻势。而在于中看来,贺兰珊的挣扎简直就是积极的配合……


直到于中从贺兰珊的身上翻下去,贺兰珊才感到什么地方有一点不对劲。那不对劲地方,先是有一点潮湿,紧接着就布满了眼泪。她抹了一把不对劲的地方,眼泪越涌越多,鼻子跟着发堵,嘴里发出了抽泣声,现在她感到浑身上下都不对劲。当一切疯狂都归于平静以后,于中坐起来,掏出一支烟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这时候的一根烟就像美餐过后的甜点,于中从来都是一个美食家。烟的辛辣从鼻腔贯入他整个疲软的身体,让他的脑子重新活跃起来。于中朝贺兰珊躺的方向看了一眼,贺兰珊的皮肤白得穿透黑暗,像一块玉沉静地发着光。于中想这场游戏和他以前玩过的没什么两样,只不过这一次他稍稍用了点心思,一切终究都有了回报。抽泣中的贺兰珊突然抬腿一脚把于中踹到床下,说别以为我这样就会爱你,你别想得太美了。于中说我知道,我知道,这我还能不知道吗?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5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