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9546
用户名:  映川博客
昵称:  映川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1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7-09-10 15:04

《逃跑的鞋子》(四)

7.下午四点五十五分,贺兰珊已经梳洗打扮完毕,她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走到窗前扫视着楼下的院子,于中的车还没有到来,院子里静悄悄地。她感到有些无聊,目光无意中落到于中给她装上去的那块玻璃上,她用手抚摸着那块玻璃,脑海闪过那天于中来装玻璃时的滑稽模样,禁不住扑哧地笑出声来。她正胡思乱想着,院子里传来一阵马达声,于中的轿车停到她的楼下,她看了一眼挂钟,不多不少正好五点。贺兰珊看着于中的轿车,故意磨蹭了一会,打开门走下楼去。


于中拉上贺兰珊,然后又按照贺兰珊的吩咐去新都宾馆接大头。接了大头,于中就把他们拉到知青饭店。等候在包厢里的于中的几个哥儿们,看见于中带着贺兰珊和大头走进来,他们的目光就全都落到了贺兰珊的身上。他们对着于中嚷,大哥,什么时候找到了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也不告诉一声,现在才带出来。于中板着脸说别胡说。大家围着餐桌坐下,服务员开始上菜。贺兰珊看见服务员端上来的全是粗粮食品,有窝窝头、玉米棒、红薯、南瓜、芋头等等,皱了皱眉头说,于老板就用这么些东西招待我们?于中说这些东西平时你很少吃到,所以就把你带到这来了。大头迫不及待地抓起一个红薯塞到嘴里,连声说好吃好吃,我已经好多年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贺兰珊看着大头的狼狈样笑了一下,自己也抓起一个红薯吃了起来。于中看见贺兰珊吃得也挺香的,心里暗暗高兴,伸手也抓了一个红薯。坐在一旁的刘单看着他们三人津津有味地吃红薯,实在是憋不住了,就说于大哥,那你总得上几瓶好酒吧。于中说你们想喝什么酒?刘单用手碰了碰旁边的赵利,赵利说当然是想喝好的了。于中对大头说,先生你喜欢喝什么酒?贺兰珊笑着环顾左右,说先生,谁是先生啊?大头说你们就叫我大头吧,这是我的小名,在国内没人叫挺不自在的。于中还是固执地叫先生,你来点酒吧。大头说听你的。于中说我不喝酒,对酒一点也不在行。刘单说要不,这酒由小姐来定。大家都看着贺兰珊,贺兰珊摇摇头说怎么让我一个女的来定酒啊?大头说今晚你总得喝几杯吧,我们已经五年不见了,这酒就由你定了。大家起哄,一致要求要贺兰珊点酒。于中说那就由小姐点吧。贺兰珊看看大家,说XO怎么样?刘单说我没意见。于中的另几位朋友也说于大哥已经说了,酒由你点。大头说这酒在这边恐怕要好几千吧?于中说小姐,你不了解我的这几个兄弟,他们一喝起来没有四五瓶下不来,喝那个洋酒既不过瘾又白花钱,还不如点几瓶二锅头让他们喝。贺兰珊说是不是心疼钱了?于中说我从来不把钱花在酒上面,酒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只是助兴而已,对健康无益。贺兰珊翘起嘴巴说那你也得给我一个面子啊,怎么可以拿二锅头为大头接风呢?大头说兰珊,于老板还是懂酒的,就喝二锅头吧,我挺想它的。于中吩咐服务员上四瓶二锅头。看来于中也不是一味地顺从自己,贺兰珊很不高兴地把面前的碗筷弄得乒乒乓乓的。于中笑笑,好像一点也没觉出贺兰珊的不高兴。


 


8.大家喝酒的时候,于中和贺兰珊只喝果汁。但是喝着喝着,大头就开始劝贺兰珊喝酒。大头说我在澳大利亚都快想死你了,今天怎么也得跟我喝一杯。贺兰珊经不住大家的劝,接过大头递过来的酒一饮而尽,这一杯酒喝下肚,贺兰珊脸上的红云腾地冒出来了,好像地平线上升起了太阳,说你以为我就不想你吗?贺兰珊说着把头靠在大头的膀子上。大头用手抚摸着贺兰珊的头发说兰珊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好多人打她的主意都没打成,不瞒各位,当时我也打过她的主意,但是她没理我。这次我想怎么也得把这个夙愿给了了,是不是啊,兰珊。贺兰珊说不就是想上床吗,你直说得了,这里又没有外人。大头哈哈地笑着,像真的上了床那么高兴,跟大家频频碰酒。看见大头跟贺兰珊调情,刘单他们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于中,于中像瞎了狗眼,嘴里啃着一个窝窝头,对眼前发生的事无动于衷。刘单和赵利交换了一下眼神,举杯邀贺兰珊喝酒,贺兰珊死活不喝,刘单说贺小姐太不给面子了,既然喝了大头的酒,怎么不喝我的酒?贺兰珊被刘单缠得没办法,只好把酒喝了下去,这酒好像从贺兰珊的眼里溢了出来,一双大眼睛春水荡漾,亮得出奇。这更加激发了赵利他们的斗志,他们每人都上前又灌了贺兰珊一大杯酒。贺兰珊带着醉意说现在谁给喝我也不喝了。刘单说我们于大哥让你喝你也不喝?贺兰珊说不喝。大头说我敬你,你也不喝?贺兰珊说不喝。大头说今晚我非把你灌醉不可,否则我没法把你收拾了。贺兰珊嘎嘎地笑起来,说大头,你原来是乘人这危,这不算什么本事。大头举酒敬贺兰珊喝酒,贺兰珊接过来一饮而尽,说看你能怎么把我收拾了。刘单举起一杯酒,说这杯是我替于大哥敬你的,你必须喝了。贺兰珊一摆手,说管你什么大哥,我都不喝了。刘单说那你这不是看不起我们于大哥吗?于中终于说话了,他说刘单,你们一大群男人怎么合伙对付一个女子啊?你们像男人吗?刘单举着的手僵在哪里,说大哥,你看,我们,这不是在为你出气吗?于中说放肆。刘单把酒收回来,自己喝下,心里想这位贺小姐看来不是大哥的妞,而是大头带来的,他转过去开始一杯一杯地劝大头的酒。贺兰珊对着服务员叫道小姐,放音乐,我要跳舞。


包厢里响起音乐,服务员把灯调暗了,贺兰珊站起来拉住于中的手,说于总,来,我们跳舞去。于中说抱歉,我不会跳舞,只会看。贺兰珊说这年头,那有不会跳舞的老板?于中说我真的不会。赵利自告奋勇地站起来,说小姐,让我来跟你跳。贺兰珊搂着赵利跳了起来,她把头依偎在赵利的怀里,赵利的手在贺兰珊的臀部大胆地摸了起来,突然他像遭了枪击捂住裆部蹲下来,哎哟地叫起来,说你怎么踢我?贺兰珊摇摇摆摆晃着身子,说你的爪子搭错地方了。赵利狼狈地撤下来,贺兰珊一个人热辣辣地舞着,把胯部都要扭断了,她跳得大汗淋漓,干脆把上衣脱了扔到一边,露出黑色紧身的小罩衣,两只乳房像两只受惊的兔子拼命地要从牢笼里挣脱出来。刘单和赵利的眼都直了,刘单把嘴巴凑到于中的耳朵边说,这娘们真***浪,那臀部瓷实瓷实的,你如果不办我就把她办了。于中坐在哪里默默地喝着茶,一言不发。大头也有了七分醉意,见没有人跟他喝酒,就暴跳起来说你们都不喝了,你们不喝我就去跳舞了。大头摇晃着从餐桌边站起来,走到贺兰珊的身边,抱着贺兰珊跳了起来。贺兰珊和大头脸贴脸地跳着,贺兰珊说大头,我口渴。大头张开血盆大嘴说我给你水。两人嘴对着嘴叭叭地啄起来,贺兰珊的嘴里发出哼哼声。于中对刘单说他们两个都醉了,我们该撤了,你送大头,我送小姐。刘单呼地站起来大步跨到贺兰珊的身后,把贺兰珊从大头的嘴里扯出来,说你喝醉了。大头晃了几晃,被刘单接住。于中拉着贺兰珊出了包厢,用车把她送回歌舞团的宿舍。一路上,贺兰珊都在说我没有醉,谁说我醉了?你才醉呢。我醉了怎么会记得拿我的包?怎么能找到我的钥匙?怎么能打开自己的门?


于中把贺兰珊摔在她卧室的床上,贺兰珊倒在床上一动不动,红扑扑的脸蛋冒着热气,胸部像大海的波涛汹涌起伏,两条大腿发着光,它们一览无遗地摆在于中的面前。于中感到喉咙发干,后背发痒,恨不得马上扑上去。他使劲咽了几口唾沫,试探地叫了两声兰珊,兰珊,贺兰珊没有反映。于中伸出手去碰了碰贺兰珊的腿,贺兰珊一动不动,于中的手顺势向上滑动,刚滑到大腿根附近贺兰珊突然睁开了眼睛,于中的手吓得一下僵住了。不过贺兰珊没觉察到于中的动作,对于中说你,你快给我拿条湿毛巾。于中走进卫生间把毛巾取来没好气地塞到贺兰珊的手里,人换了另一副脸色,说你今晚上太不自重了,简直像个――。贺兰珊说像个什么?于中狠狠地吐出两个字:妓女!贺兰珊跳起来说这与你有什么相干,你看不顺眼你就给我滚,现在就给我滚!于中愤愤地转过身走出贺兰珊的卧室,几秒钟之后,传来一声撞门的声音。贺兰珊把湿毛巾捂在脸上躺了一会儿,爬起来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拍拍脸,问那个镜中人:我真有那么无耻放荡吗?


于中下楼发动车子,抬头看了一眼贺兰珊楼上的灯光,他相信在这一场游戏中他最终一定会赢得胜利,因为他熟知游戏规则,闯关的决窍,但他不会急着过关斩将,他愿意把游戏的时间延长,把时间延长就等于把快乐延长。如果闯了关,游戏机屏幕上打出的GAME OVER的字样,就意味着一切都结束了。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299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许乾雷 2007-09-10 15:09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