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9546
用户名:  映川博客
昵称:  映川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1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7-09-03 10:32

《逃跑的鞋子》(三)

5.贺兰珊在翠湖歌舞厅唱完歌,又跟几个熟人吃了一通夜宵,出门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她挽着一个胖子的手从歌舞厅里出来,跟着的那个胖子朝一辆奔驰车走去。当他们走过于中的本田轿车时,车门打开了,于中下车拦住贺兰珊说了一声请。贺兰珊颇感惊讶地说你怎么还在这里?于中说你不是叫我在这里等你吗?贺兰珊笑着说我是说着玩的,你还当真啊。于中说我可把你的话当圣旨了,一直在这里等着。贺兰珊说今晚我有人送了,改日吧。那个跟贺兰珊挽着手的胖子说,这个乡巴佬是谁啊?一辆破本田也想送人。于中向那个胖子靠近一步,眼睛盯着胖子,手里捏紧拳头说请你再说一遍。贺兰珊看见于中急了,推了一把胖子,说走吧。那个胖子发出一声冷笑,拉着贺兰珊向前走去,胖子问贺兰珊他是你什么人?还想跟我练拳脚。贺兰珊压低嗓门说他是我的男朋友。胖子突然站住,扭头打量于中,对贺兰珊说怎么又冒出一个男朋友?你到底有多少个男朋友?贺兰珊笑了一下,把胖子推到奔驰车前。胖子的嘴里不停地嘟囔你的男朋友真多怎么会有那么多男朋友到底谁是你真正的男朋友你这个人我拿你真没办法如果他是你男朋友那我又算什么你把我当什么人了你是不是拿我来开涮……嘟囔着的胖子打开车门钻进去。于中追上来拉着贺兰珊的手说是你叫我在这里等你的,你得坐我的车。那个胖子看见于中缠住了贺兰珊,就从车里探出头来,说你想找死啊,你。贺兰珊看了一眼胖子,摔开于中的手说谁坐你的破车,弯腰钻进胖子的车里。于中隔着玻璃看见他们两人在车里说些什么笑得前仰后翻的,恨恨地骂道一对狗男女。贺兰珊和胖子没有听到于中的骂声,他们的车子从于中的眼皮底下一溜烟地开走了。


胖子把贺兰珊送到歌舞团的宿舍楼下,说我送你上去吧。贺兰珊说不用了。胖子说你从来都不让我送你上去,今晚就让我上去一次吧。贺兰珊说你上去干吗?我又不是孩子,干吗要让你送上去?胖子说你那么聪明还不知道我想上去干吗?贺兰珊突然哈哈大笑,说你就耐心地等着吧,现在还没轮到你。胖子有些生气地说你交那么多男朋友,就不怕得病?贺兰珊可一点也不生气,说一般的人还得不了这种病,你就别瞎操心了。贺兰珊说着笑着走出了轿车,头也不回地上了二楼。尽管没有回头,但是她感到胖子的目光一直追逐着自己的背影,她在掏钥匙开门的时候,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楼下,看见胖子摇下车窗伸头痴痴地看着她,似乎是等待她回心转意后的一声召唤。贺兰珊在心里发出一声冷笑,打开门进了宿舍,把门狠狠地撞回来。


电话就像知道贺兰珊回来似的,叮叮铃铃地响起来。她想一定是胖子打的,他还想做我的工作,想上来睡觉。贺兰珊皱起眉头听着电话响了几声,扑到床上抓起话筒说你就别磨蹭了,快走吧。电话里响起于中的声音,走,我往哪里走啊?贺兰珊听出是于中的声音,知道自己弄错了,故意压低嗓门说,刚才他在旁边,我是故意说的。于中说那现在说话方便吗?贺兰珊说现在他去洗澡了,可以聊一会。于中说他是你什么人?贺兰珊说你还看不出来,他是我男朋友。于中说可是刚才在翠湖歌舞厅的时候,你跟他说我是你男朋友。贺兰珊说我想刺激他才故意这样说的,我要让他知道我不是非跟他不可,追我的人呀在马路上站着一排排的。于中说他跟你住在一起?贺兰珊说偶尔会住在一起。于中说你爱他吗?贺兰珊说谈不上爱,但也不讨厌,哎,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俗啊,都什么年代了,还谈爱情。于中说我真无法想象没有爱情的人会住在一起。贺兰珊想于中说这句话的时候眉头一定皱得像核桃了,她轻描淡写地说这有什么,你真老土。于中说我就是这么老土,我爱一个就会认真地去爱,从不拿爱情当儿戏。贺兰珊哈哈大笑,说爱情是什么?爱情不就是餐巾纸吧,最多可以用来抹抹手。贺兰珊想这下于中该把鼻子气歪了。于中说难道你就从来没有真的爱过人吗?贺兰珊说干嘛要爱一个人,亏你想得出来,我从来就不爱一个人,要爱就爱许多人,也不是爱,充其量只是喜欢。于中说那你喜欢那个胖子吗?贺兰珊说我不是说过了吗?于中说想不到小姐这么开放。贺兰珊说这不是骂我吗?人家都说我保守。于中说如果只听你的歌,真想不么这会是这么样一个人。于中的语气好像透着一股冷漠,贺兰珊想这是强制压抑激动情绪的结果,于中一定是气疯了,贺兰珊不想聊了,就故作紧张地对于中说不跟你扯了,他已经洗完澡出来了。贺兰珊像真有那么回事似的急匆匆地放下电话,趴在床上长长舒了一口气,她作弄了于中一把仍意犹未尽,兴奋地爬起来对着床狠狠地扑下去,爬起来再扑下去,如此反复多次,把席梦思当作运动的弹簧毡子,终于折腾得自己疲惫不堪。贺兰珊把身子慢慢地翻转过来,两眼对着天花板,她有时也弄不清自己怎么就那么喜欢玩这种游戏,好像只有把自己说得越放荡越无耻就越痛快。


 


6.对于贺兰珊这样的人来说,每天都会有意想不到的相遇。就在跟于中通完电话后的第二天晚上,贺兰珊突然在夏威夷歌舞厅遇到了从澳大利亚回来的大头。大头是她高中的同班同学,已经四五年不见了。她在舞台上专门为大头唱了一首歌,感动得大头的眼里盛满了两汪泪水。大头说直到听了贺兰珊的歌,才感觉到已经回到了家乡,于是频频向贺兰珊献花。等贺兰珊唱完歌,大头就把她叫到自己的座位旁,缠着要贺兰珊到他住的宾馆去叙叙旧情。贺兰珊说我还要赶下一场。大头说那我陪你去,我有朋友的车。


贺兰珊和大头从舞厅里走出来,看见一辆崭新的奔驰车停在正门口,于中站在那辆奔驰的旁边正抽着烟。贺兰珊的目光一亮,对着于中摆了摆手说嗨-―,于中把手里的烟掐灭了,也对着她嗨。贺兰珊拉着大头走到于中的面前,说这么快就换了一辆大奔?于中的目光在贺兰珊和大头互相拉着的手上停了一秒钟,说你不是说不坐我的那辆破车吗?我就给你换一部新的。贺兰珊用手摸了摸车身,说你心眼就那么小呀?于中说我不是心眼小,我是希望你坐我的车。如果你对这辆车还不满意,我还可以换。贺兰珊歪着头说真的?于中说当然是真的。贺兰珊说那你就买一辆卡迪拉克吧,我还没坐过那种车呢。于中愣怔了一下,贺兰珊嘎嘎地笑起来,说别紧张,我是说着玩的,说着提着裙子准备钻进车去,于中赶紧替她打开车门。大头说那你不坐我的车了?贺兰珊说我今晚上要试试我司机的新车。于中为贺兰珊关车门,贺兰珊突然把车门撑住,对着大头说你也上来吧,一起坐我司机的新车。大头嘿嘿地笑着,钻进车跟贺兰珊并排坐在后座。于中坐在驾驶位上,为贺兰珊冲了一杯甘草金银花罗汉果鸡蛋羹。贺兰珊摇晃着手中的杯子说你还真的天天冲这种东西给我喝啊。于中说我说话算数,说着慢慢地启动车子往翠湖方向驶去。大头轻声地问贺兰珊,他是你司机还是你保姆啊?贺兰珊喝着鸡蛋,说是司机兼保姆。大头看见于中头顶上的反光镜已经打上去了,就伸出手去搂贺兰珊,贺兰珊拍打着大头的手大声地说你没看见车上有人吗?大头嘻嘻地笑着缩回他的手。贺兰珊喝完杯里的东西,把杯子放到前座,嘴里无中生有地发出叭叭叭的声音,就像是接吻时发出的声音。大头看着贺兰珊嘟噘起的红唇,把嘴凑过去,贺兰珊抬手把大头的嘴巴止住,说你又来了。大头说久别重逢你就不表示表示?贺兰珊恶作剧地在大头的额头上啄了一口,说我的孩子,欢迎你回到母亲的怀抱。大头说这不算数,拉着贺兰珊要重来,两人在后座上推推搡搡地闹着一团。于中一动不动,好像一点也没有听到后面的动静。但是贺兰珊感觉到车速加快了,转弯的时候,她和大头的身子都倒向了左边。贺兰珊说哎,你能不能开慢一点?车速明显地慢下来。于中说小姐什么时候有空?贺兰珊说我除了唱歌,什么时候都有空。于中说我们认识了这么久,还没请你吃过饭呢。贺兰珊说好啊,正好大头从澳大利亚回来,我正想找人为他接风洗尘呢。于中说你定个时间吧。贺兰珊说明天晚上吧,我跟歌舞厅请个假就是了。于中说那我什么时候去接你?贺兰珊说下午五点吧。于中轰了一下油门,车又快了起来。贺兰珊发现于中说话的时候头部一动不动,就像是跟他面前的玻璃说话。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5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