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9546
用户名:  映川博客
昵称:  映川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1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7-08-28 16:17

《逃跑的鞋子》(二)

3.像贺兰珊这样的人基本上过着黑白颠倒的生活,晚上用来唱歌,白天用来睡觉。如果不是因为糊在客厅窗口上的报纸被风吹得呼拉拉的响,她还不会醒来。贺兰珊睡在床上听了一会风吹纸片的声音,知道屋外又起风了。她想那块玻璃已经破了很久,一直没时间找人把它修理好。但是那块玻璃是什么时候破的,是怎么破的?贺兰珊一概记不得了,是她住进来之后那块玻璃才破的呢或是那块玻璃破了她才住进来?这个问题现在就像是“先有蛋或是先有鸡”一样缠绕着她,使她赖在床上耗费了不少时间。她翻了一个身,想何必去为一块破窗户操心呢,还不如再睡一会,但是门铃突然响了起来。她爬下床穿着一件松散的睡衣来到门口,带着一双惺忪的睡眼把门打开,懒洋洋地看着门外的走廊。一位穿着工装戴着一副墨镜的男人站在走廊上,手里提着一把锤子,腋下夹着一块玻璃。贺兰珊对着那个工人说是你按我的门铃吗?工人点点头,用手指了指她客厅的玻璃。贺兰珊想这真是瞌睡遇到了枕头,我刚一想那块玻璃,装玻璃的人就来了。贺兰珊说你要多少钱?那个人压着嗓门说15元。贺兰珊把门敞开,说进来吧,说好了15元。那个人抱着玻璃低头走进来,三下两下把窗户上已经发黄的报纸撕开,小心地撬开压玻璃的木条,然后把他带来的那块玻璃放上去。一个奇怪的念头像水泡那样突然冒出来,为什么他没有量过我的窗口,却带来了一块正好与窗口一样大小的玻璃?这个念头的出现使贺兰珊的脊背凉了一下,她认真的观察那个人的动作,发现他的动作并不熟练,小锤子不时地砸到他的手指上。但是他没有叫喊,而是执着的敲打着。贺兰珊想起看过的港台片,不少坏蛋就是扮成查煤气管道或查电表的进得房来行凶作恶的。她后悔自己睡得发懵,轻而易举就让人进了门。她靠在走廊的门框上盯着工人的一举一动,不时地看一眼长长的走廊和楼下的院子,想如果这个人有什么不良的企图,绝对讨不到什么好,我只要朝院子里喊一声,所有的人都会听得到,而且自己只需一步就可以跨到走廊上。


贺兰珊想着发出了一声冷笑,那个人听到笑声回头瞥了她一眼,又迅速地把头扭回去敲打门窗,不一会他就把玻璃装好了。他说好了。贺兰珊满腹疑窦地走进客厅,从沙发上的小包里掏出15元钱递给他,说给你。那个人摇摇手,说这是免费的,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说今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如果要感谢我的话,就给我泡一杯茶。贺兰珊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紧张地盯着大开的门口说为什么要给你泡茶?那人突然脱下墨镜和鸭舌帽,笑眯眯地看着贺兰珊。贺兰珊愣了一会儿把于中认出来了,她用手指着装扮滑稽的于中笑弯了腰,说原来你业余还出来修窗户呀?于中说我来找过你好几次,但一直没打搅你。我想初次登门总得有所表示,你不缺鲜花,也不缺什么东西,所以就送一块玻璃给你。贺兰珊说亏你想得出来,不过你这副模样怎么看就怎么像一个民工。于中嘿嘿地傻笑,举起刚才被锤子敲中的指头说差点把指头砸烂了。贺兰珊说活该,你要真的砸烂了我就帮你倒茶了,现在你自己倒吧。于中苦笑着站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说我就喜欢小姐这种性格。贺兰珊说好像你多么了解我似的,我只不过搭过一次你的车。你们男人就这德性,一看见女孩子就说喜欢。于中说我喜欢你的歌所以就喜欢你。贺兰珊抱着手,翻了一个白眼说很多人都这么说。于中说我绝对比他们更喜欢你、你的歌。贺兰珊走上前去,用手敲了敲新安上的玻璃,说喜欢就去歌舞厅听我唱呗。于中刚要说什么,贺兰珊夸张地打了一个呵欠,脸绷着站到门边说如果你不打我的门铃我还在睡觉,我一般要睡到下午才起床。女人的脸色比天气变得还要快,于中识趣地站起来,带着歉意说不好意思,打扰你了。贺兰珊漫不经心地弹了弹她的五根手指,说拜拜,像是下逐客令。于中后脚刚迈出去,贺兰珊砰地就把门关上,一边朝着卧室走一边说喜欢我的歌才喜欢我?话都不会说,缺心眼。


 


4.这天晚上,贺兰珊在夏威夷歌舞厅唱歌的时候,发现于中常坐的那个位置是空的。贺兰珊倒不是在乎于中来没来,只是觉得那个地方一个月来都坐着同一张嘴脸,现在突然空了视觉上有一点不太适应。她把目光往左边一转,到处都是她熟悉的面孔。她和往常一样把歌唱完,卸了妆,走出歌舞厅,对着马路扫视着来往的的士,于中的那辆车突然飞到她的面前,吱的一声停住。车门打开,于中探出半个身子,说我有一个应酬,差一点就迟到了。贺兰珊用手捂着嘴巴笑了起来,说你又不是我的司机,谁要求你要准点来接我的?于中说从今天晚上起,我就做你的司机,上来吧。贺兰珊钻进车里,于中说我给你带了好吃的。贺兰珊说什么好吃的?于中伸手打开一个小箱,从里面拿出一个不锈钢杯和一个鸡蛋,说我给你现做。贺兰珊吃惊地看着于中,于中把鸡蛋敲到杯里,用一把匙子打匀,然后拿起车座旁的热水壶对着杯子冲水,一股热气冒起来,伴随着生鸡蛋的淡淡的腥味,还有一种说不出的香气。于中把杯子递到贺兰珊的鼻子前,说你闻闻,我在开水里泡了甘草金银花罗汉果,每天晚上你喝上这么一杯,才能保证你的歌越唱越好听。贺兰珊说我也听说过这挺能保护嗓子的,只是没心情,所以一直没这么弄。于中说今后这种小事就交给我好了。贺兰珊接过杯子,双手捧着轻轻地吹着杯子里的热气,张口刚要喝又把杯子放下,说你没在这里面放什么迷药吧?于中说我怎么会做这种卑鄙的事情呢?贺兰珊说你就是放了我也不怕,说着仰起脖子就是一大口。贺兰珊小巧的舌头伸出来舔了舔嘴角,说味道真不错。于中小心翼翼地将车子开动,偷偷地观察贺兰珊,见她喝得高兴,就说今天的股票涨了。贺兰珊没有吱声。于中说南街那边死了一个人,是吃饭的时候哽死的,报纸都登了。贺兰珊还是没有反应,她压根儿就不关心这些臭蒜烂葱的事情。于中自讨没趣,就又放贺兰珊的磁带。出于对于中放自己磁带的报答,贺兰珊终于启了玉唇说吃饭怎么会哽死?亏你想得出来。于中立马来了兴致说真的,不信你看报纸。说着于中就想伸手到后座上去找当天的晚报,车子晃了一下。贺兰珊发出一声惊叫,说小心,你别为了找报纸,把车弄翻了。于中梗着脖子说真的有人哽死了。贺兰珊觉得这人真是个死心眼,也不知道怎么混进大款的行列,钱就那么好赚?就说好好好,我相信有人哽死了,只要你好好开车,我就相信有人哽死了。贺兰珊一仰脖子,把杯里的鸡蛋喝光。于中说其实你不用赶两场,这样会累坏的。贺兰珊说我赶两场,是因为喜欢唱歌,并不是为了别的。于中说我还以为你是为了钱,如果是为了钱就大可不必。贺兰珊说没有钱也是不行的。于中说只要你愿意,还怕没钱花吗?贺兰珊说愿意什么?于中说找一个有钱的结婚。贺兰珊说我贺兰珊要走这条道也不会等到今天,我不缺钱,不想结婚,我喜欢唱歌,喜欢独来独往,自由自在的生活。于中说你和别的女人怎么就不一样呢?贺兰珊得意地笑了一下,她确实觉得自己是很有些与众不同。他们闲聊着来到翠湖歌舞厅门口。贺兰珊用手拍拍于中的肩膀说想当我的司机,就在这等我。于中点点头,贺兰珊摔门张扬而去。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6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