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5432
用户名:  云之北
昵称:  半山樵夫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5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1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12-07 04:03

又是粤犬吠雪时?

        砖家谓之,今冬之冷,200年之最。泛泛读过竺可桢中国气象史,砖家之言,或可信。手脚冰冷数日,想起成都火锅,又想起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里写的“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也许是夸张了点,秋天,至于这般寒冷?还大言不惭的企图天下寒士居者有其屋,哪怕自己冻死也不足惜。

        南唐后主李煜同学,在974年降宋之后写了《浪淘沙》,说的是春天里的冷,“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倒是真的身心都冷。

        宋代以前,中国还没有引种棉花,如今人手一床的棉被还没有,最穷的人家围炉熬夜,次贫者,有杜甫的“布衾”,大概跟当下的麻袋差不多,至于李煜所说的“罗衾”,丝绸的被褥而已,殷实之家都有,但也缺乏足够的保暖性。

        近日寒潮来袭,宋代柳州市长柳宗元说的“粤犬吠雪”,又重现了。宋代的人要暖身,也开始吃狗肉了,而在唐代及此前,炖一锅羊肉,加入黄芪、生姜,便是御寒必备品,一般人家,隔三差五的来一锅,还是可以的。

        杜甫没有冷死,老死穷死罢了;李煜也没有冷死,是被欺负人家孤儿寡母上位的宋太宗用酒毒死。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7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