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5432
用户名:  云之北
昵称:  半山樵夫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6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1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3-30 07:53

刘三姐不会桂林话?…广西文化自信之一

1960年电影《刘三姐》之前,中国人大多只知道上海青浦一带山歌(民歌)《刘二姐》,得益于百年前的陕甘宁边区农民土地革命运动,几千年的陕北民歌也闻名遐迩,但几乎无刘三姐大闹歌坛的记述记载。

电影所演绎的刘三姐是集巫婆歌唱、渔歌、山歌、采茶戏歌手于一体的歌者,将历朝历代两广地区诸多山歌手汇于一身的歌女(歌仙)代表,配合当时的政治文化生活,又有了民族标签之后,风靡一时。

歌剧刘三姐对白、唱诵采用的语言是只有四个声调的北京普通话,而北京普通话是原属通古斯语系的满蒙人的小地方语种,所以很多唱词空乏无味,无法与采用汉藏语系西南官话分支的辞藻来阐述思想的手法比拟。就算用近似于雅言的广州话来演唱刘三姐的唱词,平仄、韵律都能完善体现。古代通用的普通话(洛阳官话)雅言,有八声八调,比简陋的四个声调的北京普通话更完美高雅。

广州话和同属汉藏语系壮侗语分之的壮族语言,更多的采用了古代百越的底层语言,有九声八调,抑扬顿挫之间,加上声调繁杂,一字一词,不同的声调所表达的思想,相去万里,是北京普通话所不能及。单从这点看,刘三姐的北京普通话版本,是稍微失败的。

取景于桂林地区的电影《刘三姐》,如果采用西南官话对白、唱词,也许比北京普通话更能体现出歌女刘三姐的神采。比如,我们喜欢的男高音《我的太阳》,意大利语就美妙动听,用北京普通话版本就差了几分。

严格来说,壮族语言是以百越语言为底层,粘合了吴楚语言的一种地方语种,但更多的,壮族语言是与汉藏语系的汉族语言是隔离的,至少从语言学家的立场上看是如此。

给刘三姐贴上壮族歌仙的标签,如果用壮族语言,应该是更完美的。当然,壮族有18个语言分支,各个分支之间也有“语言隔离”,各分支之间有听说障碍,倒是广东广西云南的壮族,在汉唐时期起长期的汉化教育之后,对本地区的官话(西南官话)都能运用自如,如此看来,刘三姐要是用西南官话来歌唱,也是可以接受的。

多年前,那坡县的黑衣壮在央视登台露脸,壮腔一贯,八音绕梁,蔚为壮观。最近调看一盒马山多声部民歌的录像,估计是为了让大家容易看懂,采用了四个声调的北京普通话腔调,优雅的旋律下,词不达意的歌词,让人听了耳根发麻,如此看来,壮族的民歌,还是用壮族语言来演唱为好,至于唱词的意思是什么,无关紧要。当年孔夫子听了《韶》就几个月不知肉味,好听,但《韶》的唱词也不是孔夫子能听懂的鲁国方言。

我们喜欢斗牛斗狗,但我们也听不懂狗吠牛吼的语意为何,但也不影响我们欣赏的雅趣,跟着狗牛一起激昂奔放,欢呼且欢呼,悲叹且悲叹,这就够了。

广西人往往缺乏文化自信,甚至很多人藐视了九音八调的壮族语言,去为四声四调的不伦不类的北京普通话做奴作婢,凡此种种,甚是悲哀。

刘三姐是壮族歌仙,她真的也抛弃自己的母语不成?但愿有一天能听到刘三姐唱地道的壮族民歌,再次一点,也应该用西南官话歌唱,歌唱苦难而不屈的民族。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834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