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85432
用户名:  云之北
昵称:  半山樵夫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5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1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11-02 13:37

心学先学王阳明  ---贵阳记忆

王阳明死前说了一句“我心光明”,但因官场黑暗,吏治腐败,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的王阳明死后四十年都在官府的恶名的钳制中寂寞的呆在地下,心学的光辉只是偷偷的照亮他的门徒。打破程朱理学的枷锁,是王阳明的功德,但在明朝,那是一种危险的尝试,好在格物致良知的王阳明早在年轻时就悟道,功名尘土,他是明白的。一如庄子,自己自在就好,无需考虑别人的评论,五千年中国,庄子是唯一的露相的真人。王阳明按理说也算圣人,他的德行在朱熹之上,甚至胜于头有七漏的孔丘。据说蒋介石也自认或被别人认为膜拜王阳明,处处假装学着王阳明,但我认为,蒋介石比王阳明差远了,比如剿匪的本领,蒋介石差王阳明二十万公里,甚至远些。

最近大家都在假装喜欢王阳明,不少文章出笼了,遗憾自己忙于生计,没有办法将这些年对王阳明的研习做成文字,但为假装紧跟大局,只好将多年前的旧文拿来温习。

在程朱理学的昏暗世界中燃起心学篝火的王守仁,被认为是独立不党、自由思想的儒者风范;明阳学派的思想在明朝中后期及民国时期都被广泛应用,没有文化的猪狗之国日本国的明治维新的指导思想也被认为是源于明阳心学。

历来学界都认为“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的“四句教”是王守仁的哲学思想精髓,但我认为倡导“知行并进”,反对程朱理学“知先后行”,才是王守仁“知行合一”思想的核心--事实求是,力行良知;诚然,要对明阳心学思想全面理解,透彻的领会心学原则、立场、方法,恐怕是不可能的,“天桥论证”也就刚好印证这一点--用心理解,自由发挥,站在自己的立场上看问题;十岁时王守仁的即兴诗作“山近月远觉月小,便道此山大于月。若人有眼大如天,还见山小月更阔。”也就道破了心学天机。心学认为“物存乎心、理存乎心”,世间事情从来没有对与错就能解释清楚,一如佛教,讲的就是一个“觉”字,如何发挥,尽在个人慧根与悟性。在贵阳,我有幸或不幸的去过东山(扶风山)阳明寺多回,明月清风下听琴喝茶傻掰。

在遥远的明朝,贵阳城外十里的扶风山,传说的王守仁贵阳讲学的地方之一;但是,我个人认为,500年前的扶风山,满山荒凉,独门破庙,那未必是可以收徒讲学的地方,至多是他与地方士绅儒生在酒饭之余吟诗唱和之所。扶风山这个地方,与他的祖上王羲之“群贤毕至”的兰亭差远了。 就史论事,王守仁在出任修文县驿丞的龙场(在辰日,即龙日赶集的圩场;贵州各地圩场按照12生肖分猪狗牛马龙蛇猫鸡场),离贵阳百里之遥,要是水陆曲径,舟楫劳顿,或许需时数日,或直线骑驴而行,崇山峻岭,羊肠古道,也许需要两天,在没有周末休息之说的年代,擅离职守是要承担很多风险的,更何况王守仁的驿丞一职本来就是吃力不讨好的差事。

当然,我们也可以设想,当时的贵州老大想见名人王守仁,发个公文请他来贵阳混几天,也是可以的。就算有王守仁贵阳讲学之说,恐怕也只是开个讲座而已,或如此,亦如此。斯人已逝,无从考证。关于“龙场悟道”,我也在认为,王守仁有意误导天下人,抑或是考验天下人的智慧。莫非是厚积于前,薄发于此,而后顿悟;不过,天下事总是有例外,越是贫穷落后的化外地方,也容易出几个能吓唬小孩的大师,比如程朱理学,程颐程颢兄弟在早年就在广西平南的壮瑶地区混,他们的理学思想,更多的来源于广西平南地区的认识、实践的积累。再如释迦牟尼,也是在菩提树下获得正觉。

历史记载,王守仁在龙场混了多年,来时一路被锦衣卫追杀,到了龙场就与蛇鼠为伍。好在龙场天远地荒,往来官员极少,文书传递也不多,驿丞一职实在清闲,才高八斗的王守仁,远离纷争的南北两京官场,除了胡思就是乱想,得道悟道,或然或否,实在道不明,但经过此次“修文修武”的修炼,后来的王守仁,在江西福建广东平叛,在镇压宁王之乱,及至广西镇暴,都获得极大的成功。龙场这个地方,在当年王守仁到来之时,也许还有一点或一缕夜郎帝国的落日余辉,但在汉文化排他性、毁灭性的打击下,夜郎文化的意义仅存于农耕方式和饮食方式,以及婚丧习俗;用如今贵州人的说法是“落后的恼火”。就算是今天,这里也是中国较为闭塞的乡野,从贵阳到龙场王守仁的“明阳精舍”,走一段高速公路,然后进入省道,再走县乡公路,而后就是泥泞的村间小道,因为所谓的建设,道路被暂时的封闭,最近还是无法通车,也许在2012年底,越野车还是可以直达。

很多人都想到龙场去膜拜王守仁,但苦于道路之艰难,都作罢了。读《传习录》与心学“真人”王守仁的心交,倒是更妙的事情。 据说龙场已经被一位有心人号上了,他企图将之开发为文化旅游景点,还要四处的去张扬;可以值得大家担心的是,那些猪狗国的浪人,也许会为顶礼膜拜王守仁而用人体狂轰滥炸龙场。“文化返租、倭寇来袭”,王守仁不在了,何以守仁? 在贵阳,问过很多人,“你认识王守仁吗?”,答案往往是“谁是王守仁?”,要是被问者是熟人,他会顾左右而言他,“我带你去阳明寺捉鸡鸡”,够滑稽吧。但愿今后没有人告诉我“王明阳在贵州喝百年茅台”之类的“类哲学”。 问过一位所谓的贵阳文化人,“王云、王伯安、王守仁、王明阳是什么人?”,答曰“听说过王明阳,其他人就不知道了”,呜呼,有道是“知音少,弦断自己补”。倒是在南宁,很多人知道答案,毕竟,王守仁出任过明帝国广西军分区的司令员一职,也在南宁讲学,在如今的南宁饭店(当时的孔庙、书院所在地)、邕江宾馆(当时的宣化县治所、省领导住宅区)和青秀山三处,被认为是王守仁设坛开讲心学的地方;不过上辈子的南宁人说的是“明阳义学”,义,不收学费之义。

王守仁王老师在“训龙场诸生”中明确提出了“心外无物、心外无理”的“明阳思想”,也许他的学生还没有“悟道”,他对学生说“尔未看此花时,此花与尔心同归于寂。尔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尔的心外。”,呜呼,要是佛者听了,定必曰:如是我闻“心外无物、心外无理”。王守仁精通佛儒道,还会调兵遣将打架杀人,属于几百年才出一个的非常之人;要读懂他的心学,也许还得读老子、读坛经金刚经和庄子。更要认识朱熹程颐程颢和陆九渊。我无数次路过龙场,但一直不敢进入明阳精舍;我对王守仁知之甚少,贸然进去,就会给还有灵魂的王守仁认定是“往来有白丁”,亵渎心学,王守仁的遗言“此心光明,夫复何言”,但,我心尚未光明,膜拜也许不够资格,“不够资格的恼火”;在二十年前,也曾经假装好学的读过《传习录》,但很多东西无法参悟,现在的记忆里,《传习录》与《忏悔录》的哲学思想的区别已经不是很清晰,也许是那句话,读书多了,脑子会坏的。事实上,读书不会把脑子弄坏,只是脑子缺氧罢了。

心学也烦心,如佛教说法“菩提即烦恼,生死是涅磐”,自己去参悟了就好。也许我们没有必要去龙场膜拜王守仁,但每个人都内心深处应该给王守仁一个位置,力行“格物致知,知行合一”。要是我有一天再读《传习录》并能假装悟道了,我也许不再与贵阳的许多朋友们捉鸡鸡,龙场赶集去。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464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