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79686
用户名:  磁之场
昵称: 

日历

2021 - 12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2021 - 1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1-08-16 08:41

若订正,勿拖延——七下《最苦与最乐》

若订正,勿拖延——七下《最苦与最乐》

教材
    2020学年七年级下册《最苦与最乐》99页:

    曾子还说哩:“任重而道远,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注释
    〔任重而道远,死而后已,不亦远乎语出《论语R26;泰伯》。意思是,(士)肩负沉重的使命,要跋涉遥远的路途,到死方休,不是很遥远吗?
浅析
    一、对引用存疑。
    教材如此呈现,会使师生以为这就是曾子原话。因为这样的标点,是完整话语直接引述的标配。实际上,这不是曾子原来的完整的话语——教材对它有较大的删削——教材提供的是错误的信息。
    且看曾子原话: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可见,曾子原话是三个句子(六个分句);而教材只是一个句子(三个分句)。其中,原话第一句删半,第二句全删,仅第三句保留(即教材的最后两个分句)。
    原话第一个句子,前分句为果,后分句为因。果被删,因就失去目标;原话第二个句子全删,缺失对任重的阐述:整个句子的意思断层。师生,特别是学生,会以为李鬼就是李逵。

    二、对注释存疑。
    教材注释“任重”为“肩负沉重的使命”。这有违原话语意:“任重”是主谓短语,而“肩负”“使命”则为动宾短语。对古文的注释,忠实于原文为首。因为关键是把古代汉语所述之“人、事、景、物、意、理”变成现代汉语所述之“人、事、景、物、意、理”,而非另起炉灶。原文“道远”也是主谓短语,而“要跋涉”“路途则为动宾短语,如此注释也是背离了原文之“意”(语意)。
    且看注释之范:

    1.《辞海》——【任重道远】亦作“道远任重”。负担重,路程远。比喻责任既重大,又需长期艰苦奋斗。(首书证为教材曾子话语,略,下同)
    2.《辞源》——【任重道远】负担重而路途长。也作“道远任重”。
    3.《汉语大词典》——【任重道远】谓负担沉重,路途遥远。后用以比喻担负的责任既重大又要经过长久的努力。亦作“任重道悠”。
    4.《现代汉语词典》——【任重道远】担子很重,路程又长。比喻责任重大,需要长期艰苦奋斗。
    5.《现代汉语规范词典》——【任重道远】担子沉重,路程遥远。比喻责任重大,需要长期奋斗。
        6.《新华词典》——【任重道远】担子很重,路程遥远。比喻责任重大,需要经过长期的艰苦奋斗。

    上述辞书,无一不以主谓短语的结构注释“任重”、“道远”的——无一以动宾短语的结构释之。教材释全异于一众辞书,不值得反思并修改吗?
    另外,教材注释体例不一:肩负之“使命”,是用喻义说事,而要跋涉之“路途”,是用本义说事。两者应一须一。且若说喻义,则须先呈本义,这是常识。
    如题。

    笔者于20182019学年提出上述质疑。


类别: 七年级下册 |  评论(0) |  浏览(1603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