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79686
用户名:  磁之场
昵称: 

日历

2021 - 6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1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1-02-08 08:46

爬山虎 三老 医生 姐妹——新差错38至41四处

爬山虎 三老 医生 姐妹——新差错38至41四处

说明
    新差错,本学期才指出的而非之前没有的疑似差错——或许并非差错。
    部编版四至六年级教材自2019学年始,其中部分沿用人教版。以前笔者曾对下述问题提出质疑,新版未作改动,故对以下瑕疵作新差错看待。
    今天起,若干篇网文拼作一篇。

这样还是那样——新差错38(四上《爬山虎的脚》)

教材
    2020学年四年级上册《爬山虎的脚》37页:
    爬山虎的脚触着墙的时候,六七根细丝的头上就变成小圆片,巴住墙。细丝原先是直的,现在弯曲了,把爬山虎的嫩茎拉一把,使它紧贴在墙上。爬山虎就是这样一脚一脚地往上爬。
浅析
    爬山虎“这样”往上爬似有歧义。
    所谓歧义,指往上爬到底是旧丝前伸还是新丝前伸,即爬山虎是旧有的脚从原位离开前伸,再重新巴住墙从而把茎向上拉呢,还是茎向上长的同时,在再长叶柄的地方重新伸出细丝呢?均不得而知。因为从教材只可读出爬山虎的第一脚(或某一脚)是这样爬,读不出第二脚(或每一脚)是怎样爬的。
    动物世界有类似旧丝前伸这样爬。如身体细长的尺蛾幼虫“尺蠖”,它前进时,后端弓起前屈,前端向前伸长,周而复始。又如蜗牛爬行,它的腹足不断地做肌肉伸长和缩短这种波浪式活动,道理类似尺蠖,但屈伸远不如它那么明显。
    在不知道是这样爬(旧丝前伸)还是那样爬(新丝前伸)的前提下,从尺蠖、蜗牛的动作想开去,以为爬山虎也是这样爬(旧丝前伸),乃人之常情。而实际上,爬山虎却是那样爬(新丝前伸)的。
    为免歧义,为严密谨慎计,教材有需要有所交待。

小官冒充大官——新差错39(四上《西门豹治邺》)

教材
    2020学年四年级上册《西门豹治邺》,113页:
    巫婆在河里扑腾了几下就沉下去了。等了一会儿,西门豹对官绅的头子说:“巫婆怎么还不回来,麻烦你去催一催吧。”说完,又叫卫士把官绅的头子投进了漳河。
浅析
    “官绅的头子”这说法似有问题。
    1.不忠实于原著。教材把“三老”改写为“官绅的头子”。原著:
    西门豹曰:“巫妪、弟子,是女子也,不能白事。烦三老为入白之。”复投三老河中。”《史记·滑稽列传》)
    三老不可能是也绝对不是官绅的头子。三老,“掌教化的乡官”,相当于乡一级的宣传干事(小官),连上一级县级的官员也算不上。如果此时此地县级为高层的话,那么三老充其量是中层,更说不上是官绅的头子了。两者职务的级差较大。把古代文学作品改写为教材,应讲求真实性,应如实再现原著重要之人,不可毫无根据地“封官许愿”。
    2.不合情理。“官绅”,官吏与绅士,权重在官吏方。“头子”,为首之人,一把手。毋庸置疑,西门豹才是邺县当地最大的官,即官绅这一群体的头子,是非他莫属,怎么就变成是三老呢?
退一步说,如果官绅的头子是三老,那么,西门豹怎么动得了他?反而他动得了西门豹——把西门豹投进漳河。

功劳不是高明——新差错40(四上《扁鹊治病》)

教材
    2020学年四年级上册《扁鹊治病》,117页:
    扁鹊走后,蔡桓侯对左右的人说:“这些做医生的,总喜欢给没有病的人治病。医治没有病的人,才容易显示自己的高明!”
浅析
    把“功”说成“高明”,似不妥。
    原著之“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教材改写为“医治没有病的人,才容易显示自己的高明”。教材把“功”说成“高明”,背离了原著的重要的语意。
    1.“功”,名词,功劳,对事业的贡献;“高明”,形容词,(见解、技能)高超:词性不同。褒义前较重而后较轻,绩效前较实而后较虚。两者不同义甚或不近义,不可互训。
    2.“功(功劳)”不是生僻字词而非要换个说法不可。
    3.《汉语大词典》、《辞源》、《辞海》、《古代汉语词典》和《说文解字》、《康熙字典》、《汉语大字典》、《古代汉语字典》等辞书,“功”均无“高明”义。
  
姐妹人口失踪?——新差错41(六上“快乐读书吧”)

教材
    2020学年六年级上册“快乐读书吧”,68页:
    《爱的教育》是意大利作家亚米契斯的日记体小说,原名《心》。作者在序言中说:“这部书是特地奉献给九岁至十三岁的小学生的。”书中以小学生的口吻,讲述了一个四年级小男孩的成长故事。故事中的人物主要是学生、老师以及学生父母等平凡的人。小说写出了他们对祖国和人民、父母和兄弟、老师和同学深厚而真挚的爱。
浅析
    对小说《爱的教育》的介绍似有失偏颇。
    其中提及写出了对“父母和兄弟”的爱。实际上,小说中还写出了对“姐姐”的爱的,它的第六卷就有《我的姐姐》篇。兄弟与姐妹同一层面,没理由介绍家人时顾此失彼、“重男轻女”的。现在的缺失,会使人误以为小说真的没有这方面的内容。六年级的语文教师,不一定都看过《爱的教育》,更遑论其中《我的姐姐》篇;学生尤甚。他们相信教材所述——教材说没有就没有——教材在误导了。
    教材应实事求是,做学问应讲求严谨,编者应不负师生的信任——可改为“父母和兄弟姐妹”。


类别: 四年级上册 |  评论(0) |  浏览(195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