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69625
用户名:  姚小远2015
昵称: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6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1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5-08 16:24

一生一世,坐牢三次!(连载之27)


我在十号监室的时间不长,二个月左右,当我已经适应号子里的生活,并且获得某种程度的自由,睡在中间的时候,被调到了十三号监室。

三十多年过去,很多具体的情节和细节已经忘记,或者,会有某种恍惚,将人和事和地方相混淆。当年在狱中以及在大兴安岭、北大荒地区的徒步旅行,我都有记徒步日记、狱中日记。徒步日记先是被警方扣留,出狱发还给我,少了一本。狱中日记被我带出来,这么多年跟我一起颠沛流离,到过新疆,到过深圳,最后落地在上海。此刻,我在北平。将来出书,也许重写,也许会根据日记校正这段文字。

刚进看守所,其实是一段最艰难的日子,像一颗有思想的尘埃落进一潭黑黑的泥浆里,我所要做的,就是保持住这颗尘埃的精神和样子。很多年之后,我都想不明白,那么挚爱自由的我,怎么能够在方寸之间安定下来,并且过了数百天。

刚进去时候,总是阴天,坐在床上,望着铁栅栏分割的天空,周围是一片秃头和阴郁的面孔以及狼一样的眼睛,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一个头,也不知道未来会是怎样,郁闷而忧伤。一个脚趾头冻伤感染了,流了很多脓血,慢慢好了。

放风时候,望着窑洞上面单调的土山和天空,百感交集。对于所做的一切,并不认为有错,做了时代的牺牲,却不愿意去做改变。改变是大人物的事情,小人物却只能坚持,因为他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当时,我是已经做好把牢底坐穿的准备,并不惧怕这种结果。唯一不能承受的痛苦是,有一天我回来,父母有一个或者两个都不在了,这才是永远的痛。

我不是革命者,也不是反革命的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书生,或者,准确地说,我只是一个人道主义者,走进一个时代,接受自己的宿命。我对宿命的接受,其实并不主动。我只是遇上了,便走进去,义无反顾。

 

某天早晨,起来之后,从前面床底下的盆里舀水刷牙,水进口之后,发现不对劲,这盆水是前晚上洗碗存着用来冲炮台的,一个不怀好意的眼光蛇一样盯着我,盯着我的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孩,姓王,长了一个赖皮样,是牢头强建平的腿子,晚上滚一个被窝。忍着爆发的怒火,用那杯水,漱了口。后来找机会,我把王姓少年臭骂一顿。

我在看守所十个月左右,很少有打架的事情发生,一旦发生,当事人就会被重罚,鞭打加手铐脚镣和链子。后来,在十三号,我打过一个强奸犯,打完之后晚点名给尚管做了汇报,号子里人都看见了,也就没有人再翻舌头。一般情况下,号子里发生这些事情,狱卒总会知道,号子里从来不缺点炮的人。

离开十号的那些天,王副所长找了几个人谈话,表情阴阴的。之前,他跟我谈过一次还是两次话,我的一些建议,他还接受了。这些人被谈话回来,我能够感觉到他们的谈话跟我有关。从王所长对我的态度上,我也能够感觉到这些。那时候,我已经在十号站稳了,跟后面睡的和中间睡的人关系都好,已经具备向前面人挑战的实力和能量。我天生不是一个能够忍受欺压的人,到了一个新地方,我会隐忍一下,然后开始反抗。我的软肋还是言论的,我说过什么或者他们替我说了什么,都会成为我的证据,我知道这一点。

号子就是一间库房,有人离开,有人被送进来。李韬被送进来十号,平衡被打破。他应该是因为伤害被关进来的,在外面听过我演讲,好像也参加过我组织的有型,对我挺好。他进来之后,跟谁发生冲突,被戴上手铐脚镣调离十号。二狗被拉出去打二十鞭子打出屎来,提着被小镣穿着的手铐脚镣回号子,王副所长在门口提着一串钥匙点我的名,让我收拾东西,带我走进北院十三号,我跟二狗在窑洞里擦肩而过。

 

写文不卖文,卖酒!

唯姚小远酒,不曾辜负任何人!

姚小远202058日星期四五  上海理道,我只是一只有理想、有文化的兔子

(请关注公众号兵荒马乱后的姚小远,相忘江湖,彼此温暖!

希望喜欢我的文章、喜欢我这个人的又刚好喜欢喝酒的读者,以后就不要喝其他酒,只喝姚小远酒好了!)

 





姚小远酒,一杯春夏秋冬,一杯爱恨情仇

没名没姓的年代,有名有姓的姚小远酒

世界在一杯姚小远酒里,我干了,你们随意!

姚小远酒500ml瓶装

42度(如春),每瓶130

48度(如秋),每瓶190

50度(如夏),每瓶170

柒年50度(盛夏),每瓶300

姚小远酒桶装

42度(如春) 2.5升  300元  5600

48度(如秋)2.5450元  5900

50度(如夏)2.5升  400元  5800

柒年50度(盛夏)2.5升  900元  51800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92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