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69625
用户名:  姚小远2015
昵称: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6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1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4-29 15:29

一生一世,坐牢三次!(连载之23)


看守所管理规范,不像收审站,最起码表面上,大家遵守规则,不会有谁被扣饭。但是,每天清水煮出来的饭菜,缺盐少油,定时定量,对于有胃病的人来说,是最好的休养地方。大多数在押犯都是年轻人,每天三顿饭,没到饭点儿,就开始唱空城计。有段时间,我曾经练习打坐,没坚持两天就受不了。因为打坐也是运动,运动一下肚子就咕咕叫,只能放弃。

号子里大多数聊天跟吃有关。做贼的来钱容易,去的也快。没有抽大烟之前,也就是下馆子什么的。不过,八十年代末,市场经济还没有开始。宝鸡是内地,内地的贼大多土贼,吃个烧鸡,点个炒菜什么的就非常不错,最多也就是大鱼大肉,

香烟是号子里的硬通货,很多发生在号子里的无事生非,都跟香烟有关。看守所对于香烟的管控很严,狱卒们抽烟,大多抽到烟屁股。即使是烟屁股,丢到地上,还要用皮鞋去碾一下。

七号有一个叫张武夫的毒贩,甘肃人,胖墩墩的高个子,红扑扑的脸蛋,看起来很厚实很憨厚,爱笑。一次贾管带他们号子的人在院子里跑步,地上有根烟头。张武夫跑着步趁机弯腰捡起烟头,还是被贾管发现。贾管对他的处罚是,把烟头放嘴里嚼着吃了,再做二百个俯卧撑。张武夫做俯卧撑的时候,贾管用脚踩着他的背。

有些被打屁股,戴手铐脚镣被惩戒的,也是因为香烟惹是生非。可以说,号子里大多数战争,导火索都是香烟。

提审时候,有经验的犯人都会先跟警察或者检察院的要烟抽,有经验的警察或者检察院的也会用烟作为诱饵或者惩罚手段对付被提审的犯人。犯人会把要的烟抽剩下一段,带回号子里,大多数警察或者检察官会睁只眼闭只眼。看守所刘管或者后来那个十里铺派出所来的小警察把人带回号子的时候,有时候会搜查,有时候不会。大多数时候,这些烟屁股会藏在袖子里、口袋里,还有塞进衣领子里。一般情况下,提审回来带烟的成功率高,也有带回来一根两根的,不多。

开庭时候,也会有一些犯人带香烟进来。因为开庭出了看守所,回来时候检查的非常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就见出去开庭的将板鞋塑料鞋底掰断,将整包香烟藏在鞋底和鞋垫中间带回号子的。能把烟带回号子里的,都是号子里的英雄,会被牢头照顾,一般犯人也会讨好他。提审或者开庭都没有带回来香烟的,会被认为没毬本事。

号子里有同案或者关系好的在劳动号的,也会在劳动的时候从风门里塞进来一根或者几根烟。我听强建平说,有一个劳动号的跟女号的某个女犯人还曾经在风门里接吻。还有一种途径,就是看守所有关系的,这种关系一般都是领导的,可以从外面拿进来香烟。这样的就不是烟屁股或者一两根烟,而是一包起。听老犯们说,还有些烟是从外面送进来的。比如把烟丝藏进被褥、卫生纸里,甚至还有将牙膏挤空塞进去烟丝的。

带香烟的犯人回到号子里,会将带回来的烟头或者整根的香烟交给牢头,由牢头收藏和分配。不这样,就会被点炮翻把。所谓分配,就是用报纸将剥下来的烟丝卷成喇叭型烟卷,前面混得好的抽了一大半后,沿着顺序挨个一人一口抽下去,最后的人即使只剩下一段扁纸,还津津有味地、大口而且贪婪地吸上一口,很有滋味、欲仙欲死的样子。

因为香烟的来源有限,号子里断顿是常事。瘾上来的时候,我见过他们卷大蒜皮、荞麦皮(枕头芯子)、扫把的高粱杆、卫生纸包着牙膏、桔子皮当烟抽的。

 

写文不卖文,卖酒!

唯姚小远酒,不曾辜负任何人!

姚小远2020428日星期二    上海理道,我只是一只有理想、有文化的兔子

(请关注公众号兵荒马乱后的姚小远,相忘江湖,彼此温暖!

希望喜欢我的文章、喜欢我这个人的又刚好喜欢喝酒的读者,以后就不要喝其他酒,只喝姚小远酒好了!)

 





姚小远酒,一杯春夏秋冬,一杯爱恨情仇

没名没姓的年代,有名有姓的姚小远酒

世界在一杯姚小远酒里,我干了,你们随意!

姚小远酒500ml瓶装

42度(如春),每瓶130

48度(如秋),每瓶190

50度(如夏),每瓶170

柒年50度(盛夏),每瓶300

姚小远酒桶装

42度(如春) 2.5升  300元  5600

48度(如秋)2.5450元  5900

50度(如夏)2.5升  400元  5800

柒年50度(盛夏)2.5升  900元  51800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99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