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65295
用户名:  蓝天陆地1
昵称:  陆增准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6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1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1-04-27 10:55

多方合力决战教育扶贫:一个也不能少



多方合力决战教育扶贫:一个也不能少

陆增准

学生失联,学生不回家,本与学校无多大的事,但学生不来学校,一个小学生,竟然不回学校上课,这问题就大了。这是我从教二十多年来,第一次在小学里碰到这样的事。一个小学生,一是父母怎么说都不会让她自己外出不回家;二是小学生也很难找到打工落脚的地方;怎么都不会想到小学生也会失联外出不回家不回校。

2020年,本就是不会再是平凡的一年,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汉爆发,全国各地停工又停产,学校也要求停课,停课不停学,正常开学,空中课堂随即产生。孩子在家学习,很多孩子长时间处于无人监管情况下,无法自律,问题也就产生了。和合小学的韦某某,第四小学的谭某某,都是13岁,一个跟母亲租住在出租房里,一个跟外公外婆住在村里,5月6日好不容易能正常开学,见她俩能正常回校上课。四小教育集团刚成立第一年,就出现了这样一个即将辍学的学生,两个校区,都出现了即将辍学的学生。

从家访中了解到韦某某、谭某某已经从3月7日晚开始离家出走,其中韦某某离家前有一些过激行为,让她的父母不敢采取更大胆的行为来制止孩子的错误行为(母亲重组家庭,其实两个孩子都来至于父母离异,母亲重组家庭情况),到5月6日开学,已经长长两个月未归,说失联也算不上,她们平时偶尔有跟父母QQ联系,但就是不知其住在哪,做什么事。班主任也反映,空中课堂第一周,两个孩子都还能正常交作业,但第二周开始,老师追久了,只是偶尔有交一次作业。其实老师心里也明白,那是抄别人已经交上来的作业。跟家长反映,家长只是回应再督促。

长达两个月,家长都没有去找孩子,孩子就这样失学了。5月6日,我们上门家访,了解到了让人震惊甚至愤怒的一幕,孩子从3月7日晚出走,家长至今未外出查找过。一个不负责任的家庭,让学校的工作很被动。家长给学校的一点希望是,通过与孩子的联系,说孩子同意下周回校上课。5月11日是周一,学生还是未见回来上课,咨询家长,家长说再联系孩子,不行周末再去找她。从周一就想到周末,真够可以的。我们觉得不能再等下去了,再等下去也由疑似辍学转为真正辍学了。所以根据我们从同班同学获得的一些信息,我们开车去大沙田,去玉洞,去学生经常出现的地方去找。

在探访中我们从当地的居民了解到,这两个孩子的三观已经完全不正,抽烟喝酒去迪吧,半夜两三点才回来……,开学了还在那闹,就不给住了。不给住了,也就不知了她们的去向。再找下一个点,再找下一个点。再寻找中我们发现,她们的租住点很多,也了解到了她们有一个经常在一起的团伙。找了三个点后,我们觉得这样找下去也没用,一是她们可能就不在那里,二是就是她们刚好在,只要她们不想让我们找到,往楼上别的房间一躲(每个点都是私人出租屋),我们也就不知了,只好撤了。

在去寻找的路上,我们想到的是如何劝说她们回校上课。但真正上门找了,才发现不一样。

撤回另想办法。不幸的是,原来她们还有跟班主任QQ,但我们去找过她们后,她们也不再回复班主任的Q了。在不断的查找办法中,我们从家长处了解到了同学与她的小姨(在深圳工作,最近在娘家休产假,产假结束即将返回深圳)比较亲近,有想去深圳的欲望。5月13日上午,学校动员了韦同学的小姨,以可以带韦同学去深圳的理由,想引诱韦同学出来跟学校老师见一面,但还是不成功。在与她的交锋中,发现她的套路还比我们深,可以看出她的背后有一个团伙在帮她化解我们引诱的计划最后韦同学的小姨说,她的事小姨不再管,帮她买了几件衣服,叫韦同学到万达茂来取,原来答应来,我们也布好了人手,想像“捉捕”一样捉住她呢,谁知她到点时回了一个Q,说没车过去,叫小姨去大沙田找她,又不给地址,说来说去,最后发了一个定位过来。小姨和她妈妈去那里找,发现也不简单,那地方跟本就没人。感觉得到韦同学她们可能就在附近,就到附近去不断打听,终于有一间超市的老板说看见过她们,还说她们经常到超市买东西。不断的努力,终于有了一线的生机。跟老板讲,见到她们时,偷偷打电话给我们,并帮我们拖住她们。第二天上午终于传来好消息,韦同学的小姨和她父母到大沙田找她们了。中午,从班主任传来消息,韦同学已经被小姨“捉”回来,但并未见另一个校区的谭同学。

  1. 家长把韦同学送来了学校。学校组织了平时跟她最要好,最谈得来的领导老师跟她交流,她也誓言旦旦说同意回来上课,但要再去大沙田一回,跟那边的伙伴说一声。我们要求老师或家长带去,她就不愿意了。因为她的不稳定,我们要求家长一定看紧她,并要求她的小姨先不回深圳等韦同学情绪稳定后再回。

    第三天早上,我们也从四小校区那传来好消息,说谭同学昨天半夜已经自己回家,目前在家里。但到了下午放学后,韦同学以跟着去医院看望住院的爷爷为由,从医院跑了。我们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比较幸运的是,韦同学并不知道谭同学已经回来,去了大沙田找不到人,我们除了如实告诉她谭同学已经回校上课,并警告她如果不回来,就要求当地派出所打掉这个团伙,她才同意回来,并叫家长去接她。

    一方面,我们也把这事报告了村委,当地政府。上级也很重视这件事,也非常及时,蒲庙镇农镇长在百忙之中,带领和合村委、龙岗派出所庄警官和学校领导等多人上门劝说,并亲自安排庄警官对接韦同学和谭同学,告诉她们如果有人来找她们就打电话给她,给她们足够的安全保障,解决了她们的一些顾虑。至此,两个校区两位同学的辍学才告一段落。

    回想起这件事,学校为了能抓好控辍保学,一个都不能少,是主要的筹划者、参与者,但真正起关键作用的还是韦同学的小姨,韦同学的小姨是一名大学生,也知道读书的重要性,积极参与了这件事,并起很重要的作用。而农镇长,在百忙之中也很给力,及时挟断了她们不健康的思想,再加上庄警官的安全保证,让她们真正脱离了辍学,远离了不健康环境,重新回到学校学习。

    据笔者了解,去年邕宁区还有三十多位少年儿童因各种原因辍学,今学期开学,人数已经降到了十人以内,更没有一人因为家庭贫困而辍学的,现在正在努力地清零。感谢教育者的付出,感谢政府的重视,因为有了多部门的合作,让我们的教育真正达到了一个都不能少。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61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