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205
用户名:  象州的松树
昵称:  松树

日历

2021 - 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1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0-09-21 12:20

雨帽上的黄鳝

雨帽上的黄鳝


 


 


在我衣冠不整、过着一个月难闻一次肉味贫穷生活的时代,老街的著名中医梁草药最推崇的滋补佳品就是黄鳝。他常说:“夏令之补,黄鳝为首小暑黄鳝赛人参、”“吃一条鳝抵得吃一枝参”。是否正确,大家不得而知,但粱草药好歹也是老街的文化人,一方群众的相信他。似乎从我的同学水瓜的身上也得到一点认证。水瓜他爸不太喜欢农活,常游手好闲过日子,他家常缺米,却不缺荤菜。晚上,水瓜爸常去田间捉黄鳝、青蛙,而水瓜则常骄傲的在我们中间炫耀:“昨晚我又吃了5条黄鳝”。所以水瓜长得比谁都结实,肌肉一块一块的,可以一口气做20个以上的引体向上。


依稀记得,暮归的父亲在春耕、双抢季节,背着犁耙,赶着牛,头顶上的雨帽常常系着几条风干了的黄鳝。正在稻田耕耘的父亲,突然发现一条黄鳝犹如亡命之徒在浅水中乱钻,他会立即什么都顾不上,扔下犁耙,去捉黄鳝,黄鳝滑溜溜的,父亲往往要经过几个回合,在水田中跌倒几次,才能置黄鳝于死地。当然,也有黄鳝逃脱的时候,那时,父亲十分懊悔,叹息半天,才有力气去扶起犁耙,重新耕耘。那年头,家家都有营养不良的小孩,这么弄丢一条黄鳝,自然心疼得像丢了钱。捕获黄鳝之后,父亲身边没有容器收藏,往往就是找来一根草,往黄鳝鳃一穿,然后系在头顶的雨帽(农民不喜欢戴草帽下田,一则草帽贵且不经用,二是担心耕作中突然下雨)上后,继续劳作。而那黄鳝到晚上父亲回到家时,已经被晒干了。尽管如此,它仍能让我兴奋一场。


说捉黄鳝,我的大姑也有经典之作。一条食指粗的黄鳝被正在插田的她惊动而仓皇逃窜,大姑惊叫一声,丢下手中的秧苗就扑向黄鳝,黄鳝从她的指缝中滑脱,游向刚插好秧的地带,她奋力前冲,一时间,已插好的秧成片成片的人翻马仰、东歪西倒,她从田中央追到田头,却怎么也捉不住这条黄鳝,幸好她急中生智,捧起黄鳝往岸上死力一甩。这一甩,黄鳝到了草坪上,就只有遭人戏弄的份了。这一仗,使大姑全身都是泥巴,还花上半个小时整理被践踏的秧苗。


正是这零零星星的系在雨帽上的黄鳝,丰富了我们农家子弟的餐碗,也给予我们一份难得的营养,所以至今,每当进入菜市,看到在水盆里游弋的黄鳝,我常想起父亲头顶上的黄鳝。那时生活的印记,更是一份爱的铭文。


类别: 陈年谷 |  评论(0) |  浏览(413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