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8205
用户名:  象州的松树
昵称:  松树

日历

2021 - 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1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2-05-04 08:29

工作在底层

“招业务经理一名,待遇优厚!”

那年我是冲着这行字去那家公司应聘的。到了那里一问情况,就知道什么叫上当受骗什么叫大失所望了。原来的这个业务经理不过是个噱头,公司真正要招的人说得好听点叫外勤业务员,说得难听点叫跑腿打杂的。比推销员还不如,推销员跑累了可以在办公室泡杯茶看看报吸吸烟。我的办公室在哪呢?老总说:“就在背包里呀。”原来,因为撤销了柳州地区成立了来宾市,这家公司刚从柳州迁到来宾,但很多业务还需要在柳州办理,与其公司成天安排人员出差,还不如在柳州找个跑腿划得来,我佩服老板的精明。那时我刚在国有企业失业出来,人穷难免志短,先混碗饭吃要紧,我一咬牙,答应下来了。

于是,我天天早上都背着一个大大的工作包出门,包里还有一瓶水。有时是去汽车站接公司托运来的业务资料,有时是把办妥的材料托送回公司,有时就直接上业务单位办事情。别人朝九晚五,我也朝九晚五,我天天忙,不是在人家的办公室就是在车站或者在公共汽车上,午休时间到了就近随便找个地方打个盹:汽车站候车室、证券公司散户大厅、鱼峰山公园的石凳都留下过我迷迷糊糊的身影。

不到一个月,原来在国有企业办公室养得白净的我顿时黝黑起来,和以前判若两人。早上出门的时候,经常遇到老同事,他们问我,老见你背着包,晒得这么黑,忙什么业务呀。我不想明说,含糊混过去。流言就有了,据说,有传说我搞传销拉保险的,也有传说我在跑九八代办检车、办证的。

我这种工作性质要偷懒很容易,没人管没人看的,有些事完全可以不急去办或者找个借口推下一天去,这样就可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在家睡个昏天地暗。但我还是敬业的天天主动去办事。老板看上了我这头勤快的牛,便借机给我加工作量了:“听说你还能写文章,这段时间办公室缺人,你星期一、星期三回公司,在办公室帮帮忙吧。”可是他却不提加工资,而是给我描绘了一幅蓝图:“公司业务发展很快,明年公司还得增设几个部门,提几个人做部门经理,我们会考虑你的。”

 我一向不会推脱不会讨价还价,只能应承下来。就这样我这个跑腿的又兼职办公室文员来,我暗暗叫苦——那时我还不会用电脑不会打字,有得我累的。于是我只能火线上岗学打字,刚开始打字慢,别人下班了,我只能继续在电脑上打字写材料。后来,打字快了,却发现我也还得加班,原来学得会捡得累,我打字不是障碍了,老板交给我写的东西更多了。

后来,我没能熬到老板提我做部门经理的这一天,跳槽到现在的这家公司。告别的时候,看得出来他很惋惜我的离去,也确实很快就将给我升职加薪。老板说:“我希望你留下来,升职的事马上就办”。老板的惋惜,使我满意,但我谢绝了。离去的那一天,是个明朗的天,我微笑着与每一个同事告别,同时也告别了在公司底层的艰辛。


类别: 心情 |  评论(0) |  浏览(235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