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689
用户名:  红了绿了
昵称:  绿了红了

日 历

2021 - 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1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6-09 00:05

一阵哆嗦

  

一回想起自己的高考,我总是要打几个哆嗦。


以前的高考,比现在高考要凶猛多了,那时不仅仅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而且要连过两道鬼门关。第一道就是该死的预考,相当于第一道筛子,先把大部分考生先筛掉,余下的幸运者还不能松口气,因为还有一道更恐怖的筛子在等着你。


如今回想,我们都该感谢这种筛试,凡是那时被筛子筛过的考生,都像练过铁布衫,至少再面对一些考试和重压,都已然拥有了大无畏的精神。


 


20年前的我羸弱多病,随父母单位在一个僻远的山区小县的县中借读。终于高考了,第一道筛子筛过,全校220多个应届毕业生还剩不到10来个,我们班还剩2个,经常病假旷课的我居然考了个全校第一,而且我的数学只考了区区15分,老师、同学全都吓一跳。


预考分数一下来,绝大部分同学都含泪收拾行李回家,苦读十年,连高考的阵地都没有资格上,这对每个人的人生和青春都是沉重打击,很多同学的鸡蛋都放在这只篮子里,而现在,整篮的鸡蛋都被打碎了,蛋黄凄凉地淌了一地,散发出浓烈的蛋腥。


我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发呆,夏日燠热的阳光打在我的脸上,我一滴汗都没有出。第一次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哀伤与绝望,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残忍的筛子规则。我记得有一首诗这样写:


我的手背充满弹性


我的眼神长满皱纹……


 


侥幸过关的我们,接着就是体检和体育考试。


我那时才64斤,为了在报考师范院校时不显得太轻,我还在校门前的建筑工地里拣了许多小石子,沉甸甸地装在裤兜里,以致我边走边抽裤子,走路滑稽而缓慢。


体育考试也很惊悚。我一看前面是个超干瘦的女生,心想太好了,有人陪我补考了。推铅球的时候,那女生“嘿”地大喝一声, “哚!”,那铅球应声落到她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我也照样,也“嘿”地大喝一声,“哚!”那该死的铅球居然紧挨着前面那个铅球落地!体育老师跟我们开玩笑说,假如是手榴弹,你们俩都要被炸个稀烂。


我们一点都没有笑,高考对我们来说,就像这个沉甸甸的铅球一样,又冷又重又有铁锈味道。


 


为期三天的残酷筛选终于在一个月以后开始。在考场等待发卷子的时候,我放眼一看,每个考生的脸都白得不能再白。这一幕深深地留在我脑海里,以致到现在,我仍然不时做回这个相同的梦魇——考试卷子一发下来,卷面一片空白,我一题都不会做……心脏如同有人拿着小棒槌,被一阵紧似一阵地捶啊捶!


耶稣死后三天复活。我2个月以后接到一封信,是某校中文系的录取通知书。我给远方的同学寄明信片,虚弱地告诉对方:“我在筛上,笑傲江湖。”



往事宛如北风,尽令我打哆嗦。

Tags: 红绿   高考   随笔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9) |  浏览(46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9 条评论
小水 2009-06-10 15:39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红了绿了(未登录用户) 2009-06-09 16:40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清尘(未登录用户) 2009-06-09 11:38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mirage(未登录用户) 2009-06-09 09:58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fance(未登录用户) 2009-06-09 09:17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广结善缘(未登录用户) 2009-06-09 09:14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过客(未登录用户) 2009-06-09 09:10 Says:
【评论未审核】
红了绿了 2009-06-09 00:18 Says:
【评论未审核】
红了绿了 2009-06-09 00:08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