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689
用户名:  红了绿了
昵称:  绿了红了

日 历

2021 - 5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1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3-05-08 08:24

恋物癖淘宝记



















 

我有一个疑似同行,叫做李欣频,是台湾著名的广告文案天后。李天后罹患一种收藏恋物癖,不可控制地四处搜刮各种异乡饰品、明信片、手工布艺、铁漆存钱罐、二手图书……因为她自嘲体内有一座私人博物馆,需要她不断地在旅途中掳掠所有一见钟情的对象,因此一直要旅行,一直要血拼

倘若说收藏恋物癖是一种病,我一定也有,而且一定是先天性的

乱世黄金,盛世收藏。只是我一介布衣女人,一个平民写手,不敢妄言收藏,只敢偶尔淘淘点便宜旧货,哄哄自己高兴而已。近年淘的“宝”日积月累,常常得到周围朋友的喝彩,因此忍不住要来晒晒我的宝贝,扯扯我的淘宝故事。

 

2005年,在附近的一座侗寨里,很意外看到一个弥勒佛的木雕老佛像,木质沉重,雕工粗拙,但是意态十足,佛像笑容可掬,佛印清晰可见,嘴角还有镂空的大酒窝。才区区30元。至于为什么这种木雕老佛像会在侗寨里出现,问了半天,都未果。

2006年,在贵州山里遇雾,误入一座苗寨,误入一户淳朴人家,110元求购得一对银镯子、一只银项圈,银饰上精雕着细致繁复的花纹。临走,看见原主人眼里的浓浓不舍,犹豫了一下,终归抵制不住诱惑,还是把它们带走了。

2007年,去号称中国第一古商城的湖南洪江古城,那时洪江游人稀少,店肆罕见,我在一条老巷子里的一家老药铺,求买到一只当年的半古董级的黄铜小药戥,秤杆上缀着极其精细的白银刻星,满秤是10克,店家说是当年的老药号称药用的。我用汗湿的手指濡湿小药戥,它懒懒地发出暗哑的光泽,如同刚刚苏醒。不知道这个药戥子曾经在哪家药号里卖过中药,它又曾在哪个小伙计白净的手里称过多少斤两的药材呢?

黄铜小药戥,售价人民币仅仅20元。

如今,它还挂在我的个人工作室里。依旧那么懒懒地暗哑。

2008年,在北京潘家园看见一只状如火腿的巨型葫芦,花100元购下,一路扛着它,转到天津,折到唐山,旋回北京,再返柳州,十分地鞠躬尽瘁。路过我身边的河北人都惊诧地忍不住问我:“这是嘛?火腿?”嘛就是河北话,什么的意思。我每次都乐得合不拢嘴,不厌其烦地向路人介绍,这是一只老葫芦云云。

 

近几年,尤其是今年,在本地淘宝、淘旧货几乎到了上瘾的境界。

我就用春秋笔法,简单讲讲我在柳州的淘宝奇遇。

1月,跟一个画家、一个设计师朋友去郊外的一家缸瓦厂找坛坛罐罐,打算给柳州菜饮食文化博物馆做室内装饰。去到缸瓦厂一看,马上捡了一大堆歪歪扭扭的罐子、缸子、盆子,大大小小得有30多个,高兴得说话都结巴了。没想到老板那天比我还高兴,全送了我,一分钱没要。扛回来放在工作室里,光线一打,那种土窑的窑变产生的丰富色差,使得我捡回来的次品劣品散发出一种重金属的光泽,朋友们来看见,无不以为是老铜盆子、缸子,极大地满足了我的虚荣心和骄傲心。

还是1月,在一个旧货市场里,偶遇一只老箱子,长一米,宽半米,高半米,箱子的八个角全打上了老式金属扣子,箱体箱板完好无缺,一定曾经是谁家的嫁妆箱子。我一看见就发肉紧了,小心翼翼地问店主多少钱?正在打扑克的店主头都不抬,说:“30!”1分钟不到,箱子就是我的了。我还顺手在那家买了两个黑铁铸的画框,连同画板,才5元一个。逃也似上车就跑,生怕店主返悔来追我。

2月,有朋友说家里的老缝纫机没地方放了,又不会用,想丢掉还嫌重,我忙不迭说别别别丢,给我吧。于是千辛万苦央人把缝纫机运来,一看,哈,鱼峰牌的!拉开抽屉一看,还有一只缝纫机的机油尖嘴壶!前不久,一位做手工的美眉借我工作室拍摄电视采访,三下两下就帮我把老缝纫机给修好了。如今,我偶尔性起,往缝纫机前那么井然一坐,左手一挂针,右手一旋轮,脚下前后那么一踏板,缝纫机就“踏踏踏踏踏踏”动起来了!

还是2月,我又去旧货市场,邂逅4个老椅子,木制,有靠背,做工精致扎实,都起了包浆了。坐上去比很多昂贵的椅子还舒适。每张椅子10元。如今,这4张老椅子,就在我工作室里,每当有人来,我总是号召人家去坐一下。我说很舒服的,你千万坐一下。但是,很多人不信,不屑。我们常常因为外表,错过很多美好的东西。

3月,在一个遗弃的画室里,捡到一只生锈的牛铃铛。

也是3月,在旧货市场,扛回一张2米长的红漆老马凳,很有简约风。

我很喜欢去旧货市场里溜达,尽管每一间门面都凌乱不堪,甚至暗淡不堪,但是我超级喜欢那种感觉,因为每一个角落里说不定都藏着一两件惊喜,逛着翻着,总觉得有什么惊喜在什么角落地等着你,你即将发出一声接一声的惊叹。

那种感觉,很小说。

4月,在石尚1966,偶进一家卖木雕古玩和船木家具的店,看中那家拙态可喜的木雕娃娃,店主听到旁边的朋友跟我说话,就问你是绿了红了吗?原来遇着朋友的朋友了,当即厚脸皮讲价,又扛了若干个回家。

5月,雨后的一天,路过一爿很小很小的路边门面,看见里面有一些老搪瓷用品,心里一喜,钻进去一看,大喜过望!原来那里还有大大小小的口盅,带盖子,印双喜,当下把店里存货翻了个够,又翻出印双喜的高足痰盂2只,孔雀牡丹花样的托盘3只……在老板喜上眉梢的笑脸中,前前后后买了几十样,一下子被朋友们选完送完。没想到,有那么多的人那么地怀旧,旧时光总能给人一点温软的情怀。

我把痰盂当花瓶用,插了几卷书画卷作品,特地拍了照片发微信,引来几十个热赞。

痰盂承载的是书画,它就是儒雅的文具。

往往,我们承载什么的时候,我们就是什么。

 

    一定会有读者朋友急了,要追问红绿你到底在哪里淘的宝贝?到底在哪里?

    我意志坚定地告诉你,打死你我都不会吐露半点情报的。免得今报一出,众多布衣王侯蜂拥而至,捡漏的捡漏,淘宝的淘宝,水涨船高了,我还怎么淘得到又便宜又漂亮的宝贝呢。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13) |  浏览(2255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3 条评论
红了绿了 2013-06-19 11:34 Says:
【评论未审核】
沙田村夫 2013-06-15 12:18 Says:
【评论未审核】
红了绿了 2013-05-10 09:15 Says:
【评论未审核】
树缠滕 2013-05-09 20:30 Says:
【评论未审核】
红了绿了 2013-05-09 12:09 Says:
【评论未审核】
红了绿了 2013-05-09 12:08 Says:
【评论未审核】
刘心乔 2013-05-09 10:26 Says:
【评论未审核】
树缠滕 2013-05-08 21:54 Says:
【评论未审核】
树缠滕 2013-05-08 21:53 Says:
【评论未审核】
红了绿了 2013-05-08 08:54 Says:
【评论未审核】
红了绿了 2013-05-08 08:47 Says:
【评论未审核】
刘心乔 2013-05-08 08:41 Says:
【评论未审核】
红了绿了 2013-05-08 08:24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