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689
用户名:  红了绿了
昵称:  绿了红了

日 历

2021 - 5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1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3-05-06 09:06

我在1966的爱人

最近在石尚1966,我深深地迷上了一个东西。

也不是东西。

老红砖。圆柱形。那是一座水塔。

老水塔就在1966,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不知道站了多少年,也从来没有倚树打盹过,从来没有蹲下小憩过,从来没有拔地出走过。像三毛说的那样——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沈宏非拿到月饼之后,就得假装自己是被五步蛇狠狠地咬了一口,站在原地立马把月饼吃掉。我看到那座老水塔之后,情形跟沈胖子相仿,像是被五步蛇咬了一口,又像是被谁点了穴道,总之打了一个激灵。

我用目光热烈地抚摸老水塔。

我知道,老水塔也一定打了一个激灵。

老水塔外观很老很老,红砖已经斑驳,配得上方文山的歌词,无论是《东风破》,还是《七里香》,或者是《烟花易冷》,无论是那句“谁在用琵琶弹奏 /一曲东风破 /岁月在墙上剥落 看见小时候 ……”,还是那句“雨纷纷 雨纷纷 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我听闻 你仍守着孤城……”令人想起久远的一些感觉。

老水塔的面积很迷你,叫人想起旮旯那种逼仄的词汇。最多三个人就可以合抱了。右手扶着塔壁,只需要走区区9步,就环绕了整座水塔。

不知道是哪一位设计师给水塔做了简装,他一定很疼爱这座老水塔,只简单地装了3扇小窗子、1扇门,我想,他一定很小心翼翼。唯恐碰疼了水塔。扒在玻璃门往里看,里面什么都没有。小得放不下什么东西,最多能同时容纳5个人坐着,这5个人还得膝盖碰膝盖,所谓促膝就是指这样的距离。

我于是常常去1966,去看我的水塔。

我见一个朋友就跟一个朋友热烈地引见,我说我带你去看水塔。

我的水塔。

朋友们迅速分裂成两个阵营,一边看不上,异口同词说碗大的地方,要来做什么?什么也做不了。另一边则截然不同地反应热烈,有的建议做迷你螺旋梯子上去,还有的提议搞一个创意设计征集比赛、创意摄影比赛。甚而至于,有人认为应该上楼可以爬梯,下楼须顺绳而下溜,溜下得楼来,响亮地把绳子一甩。当然,甩的时候需小心,很容易甩到谁谁谁的脸上,引发怫然。最不约而同的就是,几乎个个要求分一杯羹,有的说要求分一层,有的要求给一把钥匙,想要进水塔鸠占鹊巢的绝不在少数,仿佛那真就是我的水塔。

真就是我的水塔就好了。

在一片此起彼伏的吵吵嚷嚷中,只有一个清醒的人指出,先把大雁打下来再说吧?大雁还在天上飞呢,你们在这里讨论要清蒸,还是要红烧,大雁就要飞过去了。是哦,等我们策划好了,那水塔早被其他人捷足先登了,那真就不是我的水塔了。

这个晚春,我在城市的这边,想念我在城市那边的水塔,我想说——

             我在1966没有爱人 

           但谁说要去1966 

           我就说你别碰我的老水塔

           那是我的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10) |  浏览(579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0 条评论
红了绿了 2013-05-08 08:54 Says:
【评论未审核】
gototell 2013-05-08 00:10 Says:
【评论未审核】
刘心乔 2013-05-07 11:05 Says:
【评论未审核】
相忘江湖@ 2013-05-07 01:09 Says:
【评论未审核】
黎文东 2013-05-06 22:37 Says:
【评论未审核】
mirage 2013-05-06 14:18 Says:
【评论未审核】
红了绿了 2013-05-06 10:35 Says:
【评论未审核】
红袖凭风 2013-05-06 10:33 Says:
【评论未审核】
红了绿了 2013-05-06 09:12 Says:
【评论未审核】
红了绿了 2013-05-06 09:07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