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689
用户名:  红了绿了
昵称:  绿了红了

日 历

2021 - 5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1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2-11-04 23:13

阿……嚏

刚写下题目,我以为会应声打一个喷嚏。

但,那个喷嚏并没有来应和我。

我曾经写过一篇小文,戏说接吻和打喷嚏有一个相同点,就是都要闭上眼睛。接吻闭眼睛是为了避免笑场,主动闭;而打喷嚏闭眼睛,却是被迫闭的,不得不闭的,从来没有人能亲眼看着自己打喷嚏。不信的,可以亲身验证一下,下次打喷嚏的时候,有本事就把眼睛睁得溜圆,一眨不眨。

作为一个资深鼻炎患者,或者说作为一个感冒爱好者,我是经常打喷嚏的。

我的喷嚏有时候是说打就打,毫无征兆,毫无预警,经常打得措手不及。但大多数时候是在喷嚏来袭前,鼻子忽地一酸,全身忽地一呆,整个人凝固若干秒中后,这才打出一个响亮的大喷嚏。

随之而来的,是涌出的两朵热热的泪花。

还有历时半秒的全身剧颤。

有时候,鼻子一酸,以为要打喷嚏了,连泪花都准备好了,但喷嚏就是打不出来,憋着十分难受。有经验的人说,这时候就要立马跑到户外去晒太阳,被太阳光一照,就打出来了。但在城市的楼房里,不是每时每刻都找得到直射的太阳光的。更有经验的人说,猛地抬头看着日光灯也是一样的。

我真的全试过。

有时,如愿。

有时,未遂。

喷嚏的气流我是深有体会的。我身边总有那么几个喷嚏爱好者,常常以迅嚏不及掩鼻之势狂打喷嚏,只要一发现对方脸孔及身体忽地僵硬起来,我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到一米开外,不然就有可能会被溅上一两滴唾沫星子甚至更糟。我曾经亲眼见过一个人打喷嚏,那急促的气流竟然把对面女郎的披肩发喷得飞扬起来。有一次,我拿着一迭打印纸走在路上,一个出其不意的剧烈喷嚏喷出一股小飓风,打得我手上的纸张散落一地,狼狈不堪。还有一次,我在厨房倒面粉的时候,不可遏制地打了一连串惊天动地的喷嚏,结果我们家的厨房当然“落了个白茫茫一片”,我去揽镜自照,发现镜子里惊现一个“白毛女”,连眉毛上都挂满雪白的面粉。

中国人自古就认为喷嚏带有思念的含义。《诗经》早早就把喷嚏入诗了——“寤言不寐,愿言则嚏”,意思很简单,就是我想你想得睡不着,我一说起你就要打喷嚏。《笑林广记》也有一个故事,说有个农人回家,跟老婆说他今天在城里打喷嚏了。老婆说那是我想你咧。第二天,农人挑粪过独木桥,忽地连打几个喷嚏,差点失足掉下去。这个人回家就骂老婆,说你要想我也要看看我在什么地方!北宋的梅尧臣有《愿嚏》一首:我今斋寝泰坛外,侘傺愿嚏朱颜妻。”意思是他现在在外面一个人素觉,想念家里貌美爱妻,希望她在闺房中大打嚏喷。苏轼也在《元日》里自嘲过:“白发苍颜谁肯记,晓来频嚏为何人。”意思是自己都这么老皮老脸了,怎么早上起来还连连打喷嚏,还有谁会在惦念一个老头子?直到现在,只要一打喷嚏,旁边人就会应声说,哟,有人想你了。但,我要求在厨房倾倒面粉的时候、吃饼干的时候、买辣椒粉的时候,拜托都不要思念我了。

我相信不是所有的喷嚏都跟思念有关,前几天我就遭遇了喷嚏的无端袭击,让我见识了喷嚏的力量。

那是一个秋光美好的下午,我刚敷上一张面膜,即连打三个喷嚏——

第一个“阿嚏”,面膜震松,仿佛被吓破了胆子。

第二个“阿嚏”,大半张面膜脱离脸颊,掉囊囊矣,岌岌可危。

我猝不及防,未及施救,第三个喷嚏毁灭性袭来,“阿嚏”一声,彻底摧毁了整张面膜!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9) |  浏览(801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9 条评论
红袖凭风 2012-11-07 15:28 Says:
【评论未审核】
汝梦小语 2012-11-07 12:34 Says:
【评论未审核】
奔跑者 2012-11-06 16:04 Says:
【评论未审核】
红了绿了 2012-11-05 12:31 Says:
【评论未审核】
xiaoshui1472 2012-11-05 09:37 Says:
【评论未审核】
红了绿了 2012-11-05 09:03 Says:
【评论未审核】
刘心乔 2012-11-05 01:10 Says:
【评论未审核】
红了绿了 2012-11-04 23:14 Says:
【评论未审核】
红了绿了 2012-11-04 23:13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