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680
用户名:  微风绿柳
昵称:  微风绿柳

日历

2021 - 6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1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0-03-21 08:27

2010年第5期《小小说大世界》目录

  2010年第5期《小小说大世界》目录

  

  ●获奖佳作

  长吻的魔力/王培静4

  月亮湖/高海涛6

  老女人的镜花恋/朱雅娟8

  要钱/邓耀华10

  

  ●时代窗口

  雪落无声/齐占海12

  人质/境悠然14

  无处安放的村庄/汪夕禄16

  

  ●百味人生

  谜一样的小石子/秋风17

  铁哥儿们/闫建军19

  爱心测试/蒋育亮21

  

  ●人间温情

  一个人的镇长/张爱国22

  

  ●爱海泛舟

  韵事/昆荣24

  放手/王世虎26

  你是我的男人/蓝月28

  邂逅/贺向花30

  

  ●那年那月

  童年该死的瞌睡/马孝军32

  老爱情/邴继福34

  南山小尼/天井36

  

  ●人在职场

  下乡/张志清38

  一双破袜子/王春迪42

  年份酒/刘东华44

  

  ●校园风景

  跳山羊/马立坤46

  

  ●官场百态

  典型/刘玉行48

  上学走什么路/廖艳华50

  考察报告/厉周吉52

  

  ●无花蔷薇

  谁的爹重要/刘怀远54

  吴迟的形象/刘建超55

  这事你不懂/李德霞57

  五行/七平59

  一垄麦子/王振东61

  

  ●啼笑皆非

  素质/曾祥伍63

  我是教授请让路/安宁65

  只是一种姿势/张殿权67

  对门/龚宝珠69

  

  ●原创新人

  风铃的干扰/邹臾含71

  当家/戴春兰73

  

  ●评论片羽

  扎根生活 关注社会/彭育彩76


  扎根生活 关注社会

  ——蒋育亮小小说漫谈

  文/彭育彩

  

  很喜欢读蒋育亮的小小说。

  有人说,小小说是一门高雅的艺术,作者创作出来的作品,只要有个别人能读懂,就已经很不错了,没有必要苛求大多数人读懂。对此自欺欺人的论调,我一直颇不以为然。如果作者不需要拥有读者,那他大可以将小小说写进日记本里孤芳自赏,何必发表出来折磨读者呢?渴望得到审美愉悦的读者,对于那些脱离生活、一味追求新奇晦涩、玩弄所谓的文字技巧的“精品”,是不会买帐的。凡是远离民众、小资情调太浓的作品,最终必然会导致调高和寡,失去读者,成为某一部分人的圈子艺术,直至淘汰出局。

  蒋育亮的小小说生活气息浓,通俗易懂,为普通老百姓所喜闻乐见,这是我最为欣赏的。如哑子婶(《哑子婶》),就是千千万万农村妇女之中的一员,她因“换亲”陋俗牺牲了自己一生的幸福,在似乎波澜不惊的柔顺中,内心却有着对美好爱情的热烈向往和勇敢追求。《爱心测试》中的孩子,富有爱心,看到街上丢了钱的老奶奶,很同情,马上叫爸爸慷慨解囊支助老奶奶。酒王(《酒王》),因酒量大而闻名乡里,因酒量大而立了奇功,因酒量大而成为英雄。这些小小说,关注的都是身边平凡人的平凡事,在读者中,容易引起共鸣。百花园杂志社的杨晓敏主编说得好,小小说是平民艺术。平民艺术的质朴与单纯,简洁与明朗,在蒋育亮的小小说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蒋育亮小小说的选材方向,路子算是走对了。

  蒋育亮的小小说来源于生活,却高于生活。他的小小说关注社会问题,但绝不满足于停留在文本浅层上的旨意,而是蕴涵丰富,令人回味无穷。

  先说《哑子婶》吧。

  哑子婶帮我缝制了一个漂亮的书包,书包上有两只小鸟在自由飞翔。哑子婶对我说,你要好好学习,像小鸟一样飞得更高更远。我想不明白,哑子婶为什么要缝上两只小鸟,哑子婶意味深长地一笑,说:“有伴啊!”那意味深长的一笑,跟满狗爹当年的笑一模一样。

  这段文字,对哑子婶虽着墨不多,但信息量却是非常大。两只小鸟,是哑子婶对昔日情人的怀念,对美好自由的向往,对幸福生活的憧憬。读着这样的文字,我们对封建社会遗留下来的“换亲”陋俗,自然就会深恶痛疾了。

  再说《爱心测试》。

  如今,社会上骗子多,人们的善念,都因被无耻骗子的反复玩弄而麻木了。一般人,即使遇到真正需要帮助的有难者,也不敢再轻易出手相助了。我们生活在这么一个缺失爱心的社会里,是多么的悲哀。只有孩子,才会纯真无暇,才会愿意去帮助那些遇到困难的人。是孩子,让人们看到了人性复苏的希望。可是,如果孩子有朝一日发现,他所帮助的人并不值得他去帮助,他该会多么的失望啊!作品暗示人们,孩子的美好心灵,需要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来呵护。如何营造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人们不得不去深思。

  此外,蒋育亮的小小说还善于用凝重的笔触来展示主人公的复杂人性,以及由此延伸出来的让人迷惘的民众价值观取向问题。这类小小说比较典型的代表作有《失窃的路灯》和《那座消失的坟茔》。在《失窃的路灯》中,老者雇人盗窃价值近万元的路灯,源于孙子雨天傍晚过独木桥时看不清道路掉入河中被淹死这一悲剧。在警方看来,老者是不折不扣的罪犯,可在疙瘩屯的村民看来,老者是令人同情的。疙瘩屯一百多男女老少跪地为老者求情,说明了什么?县城广场灯光粼粼亮如白昼,边远山村独木桥旁黑灯瞎火。两相对比,你的内心,还会平静吗?陈大有(《那座消失的坟茔》),一个大毒枭,本来应是众矢之的,可是,因为他为村民办了不少好事、实事,所以村民不但不憎恨他,反倒对他感恩戴德,为他建造坟茔。在这里,如果用单纯的“好人”或“坏人”标准去衡量陈大有本人,显然是无法恰如其分地去评价他。政府没有给村民兑现修路的承诺,工作组即使给村民做再多的思想工作,都是苍白无力的。政府的正面影响,还不及一个大毒枭,这是不是让读者想到什么了呢?题外之意,不言而喻了。

  在蒋育亮的小小说中,反映老百姓对官员敬畏心理的官场小小说,也是可圈可点的。如《位置》一文,陈家凹村民的一个恶作剧理由:新来的蒋县长是俺们村的女婿,修桥的位置就选在了陈家凹村前。蒋县长的分量之重,不难想象。《小巷》一文则意味深长。干部小职员升为局长之前,小巷虽狭窄,住户却暖意融融。干部小职员升为局长之后,狭窄的小巷变得宽敞,心的距离却拉远了。

  总而言之,蒋育亮的小小说,扎根生活,关注社会,值得仔细研读。

  

  注:本文为作者在“蒋育亮作品研讨会”上的发言稿。


  附蒋育亮作品:

  

  爱心测试

  文/蒋育亮

  

  父母是地道乡下人。虽然早出晚归,精心打点着街上那个临时水果摊位,收入却仍然微薄,勉强只够养家糊口。

  孩子懂事,知道家里穷,从不乱花一分钱。

  父母给的零花钱,孩子日积月累,竟然攒下了好几十元。

  孩子说,等到他长大时,要用自己积攒的钱去上学。说这话时,孩子才6岁。

  父母十分劳累,但瞧着懂事的孩子,心里很是欣慰。

  这年春节,天气挺好。金黄金黄的阳光,温暖地洒照着大地。

  孩子兴高采烈地跟随摆摊的父母,来到街上。

  尽管父母不停呵斥,但第一次上街的孩子,却象出笼的雀儿,欢天喜地,满街飞窜。

  父母生意特好,无暇顾及孩子。少顷,回过神来,孩子却杳无踪影。

  急得父亲心急火燎,四处寻找。

  找到孩子时,孩子满面泪痕。父亲悬着的心安稳下来。

  爸在这,傻孩子,别哭!父亲将孩子紧紧抱在怀中。

  孩子却哭得更凶。一个劲地喊着“钱钱钱”。

  父亲摸摸孩子的衣兜,知道是孩子早上带来的日积月累攒下的几十元钱丢了。

  傻孩子,不要紧,爸妈再给你。父亲抚摩着孩子的头,笑着说。虽然父亲心里也很心疼那几十元钱,但看着孩子满面泪水,不忍心再去责备。

  孩子却愈发号啕大哭。用手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堆人群,口里仍然叫着“钱钱钱”。

  父亲抱着孩子,走到人群前。人群中间,一位满头银丝的老奶奶,呼天抢地的哭诉着。原来,老奶奶身上的200元钱,被小偷盗去。

  见父亲抱着孩子走来,围观的人群自发让出一条道来。“她家的亲人来了!”人群里发出放心的唏嘘声。父亲纳闷,孩子却在瞬间大声叫喊着“奶奶”跑了过去。

  原来,孩子已经来过一次。在众目睽睽中,亲热地叫着“奶奶”,满面泪水地将几十元钱塞给了老人。当时,围观的人群都夸奖这老人的孙子真懂事。

  “爸爸,钱!钱!”孩子扯扯父亲的衣襟,指着老人说。父亲迟疑片刻,掏出200元钱,递给老人。

  老人停止哭嚎,满脸感激。

  孩子转涕为笑,拉着父亲,犹如出笼的雀儿,欢天喜地的离去。

  父亲叹息一声,瞧着孩子欢天喜地的样子,将到嘴边的话语咽了回去。

  父亲要说的是:“孩子,你怎么知道这老奶奶不是在骗人呢?”  



  彭育彩的通联:(542803)广西贺州市八步区莲塘一中。

Tags: 微风绿柳   彭育彩  


类别: 发表信息 |  评论(0) |  浏览(197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