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680
用户名:  微风绿柳
昵称:  微风绿柳

日历

2021 - 6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1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8-01-16 10:23

赏析郑向阳的《村主任“辞职”》

  赏析郑向阳的《村主任“辞职”》

  文/彭育彩

  

  读了郑向阳的小小说《村主任“辞职”》,很感动。我觉得这篇小小说写得不错,具体说来,大致有以下几个优点。

  这篇小小说的立意好。

  村主任,是基层最小的芝麻官,官虽小,事却多,国家各级政府部门颁布的政策、措施,最终的贯彻执行都要靠村主任。文中的村主任石根,为了搞好“两基”工作,带头积极捐款,为了从老婆手中拿到捐款,还大费了一番周折,演了一场“辞职”的好戏。像石根这样的村主任,默默奉献于平凡的岗位上,他们的大公无私和任劳任怨,是值得讴歌的。从这个角度上来看,这篇小小说的立意是深远的。

  这篇小小说的人物形象很鲜明。文中的村主任石根和他的老婆香芹,让人过目难忘。

  石根工作能力强,“长得三大五粗,在大会小会上‘呱啦呱啦’地讲话作报告”,虽患有“气管炎”,但他不仅能在外做好村委的日常工作,还能在内处理好村与家的关系,让人钦佩。他买护手霜“贿赂”老婆的小聪明,他向老婆索要1000元捐款时的巧辩:“咱俩再加上女儿和儿子,村小学是咱一家人的母校,作为校友你说一个人该不该捐200?”他佯醉假装辞职诈得捐款的“狡猾”,无不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香芹人称“小辣椒”,家庭经济大权一手抓,但仍不失为一个通情达理的贤内助。作为女人,她爱美,“见了护手霜,高兴得眉毛也笑弯了”,作为家庭主妇,她不大手大脚花钱,石根的每次捐款,她都心中有数,这是她的精明之处。“我不跟你油嘴滑舌,要捐也行,就你自己捐,校友和村主任两样400。”这些语言,显示了她的“小辣椒”风格,“又到哪个鬼地方喝醉说胡话了,辞你的头啊!”骂中有情,爱责纠缠,“要不咱先把那一千块钱捐上……哎呀,起来起来,我拿钱给你!”香芹的“刀子嘴豆腐心”,对丈夫工作的支持,由此可见一斑。

  这篇小小说的故事情节波澜起伏,引人入胜。

  故事一开始是石根在“两基”动员大会上慷慨激昂认捐一千块钱,这是一起;接着,乡长善意提醒石根:“我说老石啊,还没跟你那位家长开家庭班子会研究研究,就在大会上自己拿主意捐一千块,这资金能落实到位吗?”这让石根感到明显的中气不足,男人的尊严勉强支撑着他的脸面,其实他的内心已经“犯难了”,这是一落;为争取老婆支持,石根买了护手霜,护手霜让香芹眉开眼笑,石根索款有望,这是二起;一听说要捐款,香芹的脸马上晴转多云,“拎起竹篮摘桑叶去了”,石根索款无果,这是二落;石根为谋捐款,假装喝醉酒要辞职,情节进一步低落;香芹中计:“要不咱先把那一千块钱捐上……哎呀,起来起来,我拿钱给你!”石根“骗款”成功,将情节推上了高潮。由此可见,《村主任“辞职”》一文虽短小,却也是一波三折,落笔不凡的。

  这篇小小说的语言幽默、风趣,口语化。

  “霜打的茄子”“气管炎”等来源于群众的幽默语言,调侃了村主任石根的惧内;“小辣椒”的外号勾画出一个说一不二的家庭主妇形象;“谁叫你在会上乱吹牛,我可不管!”这是一个小女人在耍小性子;“这个砍头鬼连‘家长’也敢哄了,回来看我不收拾你!”香芹生起气来也是如此的个性鲜明。这篇小小说将石根和香芹写得有血有肉,靠的是什么?就是幽默、风趣、口语化的语言。

  好文百读不厌,闲暇时,再多读几遍,也许还会有新的感悟。

  

  附作者原作:

  

  村主任“辞职”

  文/郑向阳

  

  石根是石头村的村主任,别看他长得五大三粗,在大会小会上“呱啦呱啦”地讲话作报告,神气着呢,可一回到家里就像霜打的茄子——蔫了,为啥?“气管炎”呗,他老婆香芹可是村里出了名的“小辣椒”。

  这天乡里开“两基”动员会,石根在会上表态发言,说回去后马上发动乡亲们有钱捐钱,没钱出力,一定要按照上级要求搞好村小学的“两基”建设。他还拍胸口表示,为了给乡亲们带好头做好表率,他本人捐款1000元。散会后乡长跟他开玩笑道:“我说老石啊,还没跟你那位家长开家庭班子会研究研究,就在大会上自己拿主意捐1000元,这资金能落实到位吗?”石根抓着后脑勺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我家那位是刀子嘴豆腐心,在我面前是有点儿脾气,我一个大老爷们哪去计较这些鸡毛蒜皮的事,你别听乡亲们瞎说,我石根说一不二,这资金一定能到位。”石根又凑到乡长耳边说:“实在不行我还留有一手呢,我的‘小金库’里也有几个钱留作应急资金,如果她不同意我就神不知鬼不觉地……”乡长一听也乐了:“你也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呀?”其实石根哪有什么小金库,他兜里的那几个烟钱还是香芹“特批”的呢。

  这不,石根一出乡政府大门心里就犯难了。刚才在会上说着说着来劲了,一不留神就夸下海口,动动嘴巴容易,可这1000元钱也不是小数目,得想个法子跟香芹开口才行。石根边走边琢磨着,抬头一看来到一间化妆品专卖店前。有了!石根一拍脑袋瓜子,现在不是流行什么护肤美容吗,给香芹买几瓶化妆品涂抹涂抹,找回当年青春的感觉,她一高兴说不定就点头“准了”。唉,结婚这么多年还真没给老婆买过什么东西呢。石根这么一想,心里有了几分温馨。买什么化妆品呢,石根左瞧瞧右望望,得,就买护手霜吧,咱香芹一年四季忙着农活把持家务,那双手粗得像树皮,也该护理护理了。石根把两瓶护手霜往包里放好,哼着歌儿就往家里赶。

  香芹见了护手霜,高兴得眉毛也笑弯了,捶了一下石根说:“什么时候学会心疼老婆了。”石根嘻皮笑脸说:“你才懂得!哎哎,别忙往手上抹嘛,还有事跟你商量商量呢。”待石根把捐款的事一说,香芹的脸马上晴转多云,她把护手霜往桌上一搁,进房间拿出一个本子来说:“你看你这几年捐出去的钱还少?我都给你记着呢。前年村里修水泥路你捐了2000元,去年村里搞文化活动室你捐了500元,上个月五保户张大爷生病住院你又垫了700多,现在又要捐1000,你以为钱是在地上捡得的呀。”石根嘿嘿笑道:“我这个村主任在村里也算是个领导干部,要起到带头表率作用嘛。再说这1000元钱也不是我一个人捐,是代表4个人捐……”

  “哪4个?”

  “咱俩再加上女儿和儿子,村小学是咱一家人的母校,作为校友你说一个人该不该捐200?”

  “……”

  “我是村主任,就凭这点芝麻官应该再捐个200吧?”

  “我不跟你油嘴滑舌,要捐也行,就你自己捐,校友和村主任两样400。”

  “不行不行,我在乡领导面前拍过胸口的……”石根急了。香芹扬起柳叶眉答道:“谁叫你在会上乱吹牛,我可不管!”说完拎起竹篮摘桑叶去了。石根看着桌子上的护手霜拍大腿道:“完了!白买了!”

  第二天石根起了个大早,直到晌午才回来。只见他手里拿着半瓶桂林三花酒,一进门满嘴酒气地喊道:“老婆!阿芹!我石根辞……辞职不干了!”香芹一把夺过酒瓶问道:“又到哪个鬼地方喝醉说胡话了,辞你的头啊!”石根醉醺醺地说:“咱村的‘两基’拖了全乡的后腿,我……我也不好意思当这个村主任了,早上我就到乡里交辞职报告了。”说完两手捂着脸伏在桌子上。香芹一听急了:“辞职这么大的事也不跟我商量就定了?这么多年的村主任说辞就辞啊,大伙儿都说你做得好呢……你倒是说话呀!”

  “无……无话可说。”石根嘴里嘟哝道。香芹急得一跺脚:“要不咱先把那1000元钱捐上,明天到乡里收回辞职报告,村主任还是要当!你村主任做得好,我这‘第一夫人’脸上也有光,哎呀,起来起来,我拿钱给你!”香芹说完走进房间里,石根偷偷瞄了一眼心里乐开了花:老婆哟老婆,你也有上当的时候,我清醒着呢,你以为我真的酒醉真的辞职呀!

  香芹从房间里出来,还没等她递钱,石根一把抢在手里笑嘻嘻地说:“谢谢老婆对‘两基’工作的关心和支持。”然后一溜烟跑出门外。香芹这才明白过来,喊道:“刚回家还没吃饭呢又到哪里疯去,钱丢了别再找我要!”石根回头笑道:“丢不了,我这就到村委开会布置工作去!”

  香芹站在门口两手叉腰,嘴里说:“这个砍头鬼连‘家长’也敢哄了,回来看我不收拾你!”

  

  彭育彩的通联:542803广西贺州市八步区莲塘一中。  

Tags: 彭育彩   文学评论  


类别: 原创作品 |  评论(0) |  浏览(153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