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607
用户名:  纳茜瑟斯
昵称:  曾蓝霄

日历

2021 - 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1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1-07-15 22:53

混搭《武侠》:非典型侠客,非典型功夫片




   

     一改快意恩仇功夫片风格,《武侠》混搭着悬疑、推理、惊悚、喜剧、家庭伦理和风光民俗,以非典型武侠的形象在流火的七月面世了。片中,我们看到了陈可辛对传统武侠片的颠覆和对类型片的探索与尝试,为2011年的电影市场吹来一缕清新的风。

 

    在国人的概念中,武侠电影总有一位侠士仗剑去国、路见不平、快意恩仇。在这个中国式的英雄人物背后,供放着小百姓对官府腐败无能、乱世动荡的现世寄托。陈可辛在这部非典型性武侠片中,塑造了两位非典型侠客——一个不会功夫的儒侠,一个曾经作恶多端后来幡然悔悟的武者。刘金喜,曾是恶行累累、残暴乖戾的“七十二煞”前二当家,后来变成了舔犊情深的父亲、温良憨厚的丈夫、秩序的乡村守护者。徐百九,精通穴位医理和各派武功的捕快,他抽丝剥茧还原事实的真相,近乎偏执地用法律来核定一切,最后以精湛的针灸帮助刘金喜假死换新生、对抗大当家,但这个儒侠却没有任何武功底子。传统武侠中那份“青衫仗剑载酒行”的清俊飘逸,“磊落江湖踏歌行”的豪迈洒脱,“笑赚生前身后名”的荡气回肠,“江湖一如催人老”的雄浑大气,都在《武侠》的片子里被陈可辛完全颠覆了。

 

    开篇,《武侠》将我们带到了一个田园风光、山美水秀的村落,镜头定格在一栋徽派的小楼房上,牛儿站在楼上屋檐慢悠悠地咀嚼着青草。(牛在楼上吃草,很搞吧,观众哄笑不过确实很有地域特色)。陈可辛的《武侠》就发生在这南方腹地的小村落里,润泽饱满,有文人气。与而张艺谋的武侠,塞外沙漠,风沙狂吹,干爽清冽、武者风骨,迥然不同。镜头同时引出本片的主人公:一个妻贤夫顺、父慈子爱的四口之家。清晨,刘金喜起床时轻轻抽回被妻子阿玉紧攒的衣角,并迅速用替代以被角塞会妻子手中,怕惊扰妻子好梦。刘金喜这一温情丈夫的形象就烙印在观众的心里。随着徐百九查案时不断问底追根,我们知道阿玉的故事。她的男人在某天清晨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只留下了阿玉和儿子。阿玉叮嘱丈夫“晚上回来吃饭”的话随着村落炊烟袅袅散去,被遗弃的不安全感却如重锤敲打着这个苦命女子滴柔软内心。她缘何熟睡间仍然紧抓着金喜衣角的脆弱心情,因此揭晓。

 

    阿玉是有故事的人,刘金喜也是有故事的人。两人的命运交集在山村那条纯净的河流。河流的清澈、乡村的明净、阿玉的温婉,涤荡着唐龙的暴力乖张、恶行累累——那是刘金喜的前世,也容纳了刘金喜的今生——隐姓埋名、结婚生子、卖纸为生。这自然是后话。

 

    某天,山村的宁静被俩个江洋大盗打破了。俩人本着贼不走空的原则意图雁过拔毛弄俩钱花。在纸坊伙计刘金喜的搅和下,在笨拙的腾挪跳跃和拉锯式的角力打斗中,貌似不会功夫的刘金喜没有死得很惨,俩贼人竟然一人撞死箱角一人淹死池塘。官府若有其事地验尸,刚核定死者是个逃逸在外的通缉犯,县太爷就简单武断地宣布:刘金喜是抓拿通缉犯的英雄。一时间,刘金喜被村民们齐声赞誉。一个不会武功的村民如何能撂倒俩个功夫了得的亡命之徒呢?捕快徐百九运用其中医、经络知识顺藤摸瓜抽丝剥茧还原事实的真相,也查探出刘金喜隐姓埋名了十年的真实身份——“七十二地煞”组织的二当家唐龙,曾制造过一起震惊地方的屠夫灭门案。

 

    “七十二地煞”大当家的寻子之行和徐百九带领人马抓刘金喜回去受审使故事发展到了高潮。刘金喜是跟官差回去受审还是跟义父回去过刀头添血、杀人如麻的日子?宁负天下人莫让天下人负我的大当家的暴戾本色如何能放唐龙一条生路?宁静秀美的小山村再度被暴力、血腥笼罩着……  

                                      

    徐百九近乎偏执地求索着刘金喜的前世今生,金城武的精彩出演推动着剧情并层层解密刘金喜的身份悬念,影片完成了尚算酣畅的叙事。甄唯武三大明星合作无间,金城武在片中负责帅,负责耍宝逗趣,负责带动剧情深入。汤唯不负众望,演活了一个弃妇的惊恐和不安,演活了一个妈妈的护犊情深,演活了抗击命运与刘金喜同进退的坚强!很多观众都好奇于解冻之后的她如何亮相,拉动票房汤唯功不可没。本来生活中就是好爸爸的甄子丹在片中本色出演,稳打稳扎地完成了刘金喜前生今生来世的乾坤大逆转,一如他扎实的马步和狠准稳的招牌功夫动作。

 

    影片还是存在一些硬伤,一个从小在走马行恶、凶残成性的义父的言传身教下,如何会因为屠夫小儿子临死前一声哥哥的呼喊,复苏了他内心深处的人性与善良?然后又如斗兽般狂奔至这么一个偏远山村,选择截然不同的另外一种生活?这个乾坤大逆转太急太快了吧。刘金喜和徐百九在池塘一次刀光剑影的交谈中,说一个人犯错,也是众生犯错,每个人都是同谋者。对话颇有哲理意蕴,但在后边的故事中表现却不彻底,张力不足。片子开创了“微观武侠”的拍摄风格,但是故事情节却俗不可耐,想是先有了拍摄理念然后才有作品的情节推进。

 

    虽然我并不认同所谓的微观武侠,认为那只是拉动票房的概念炒作,但还是为陈可辛的创新探索而击掌三笑。毕竟,创新难,突破更难,我们得宽容点,不是吗?


类别: 光影声色 |  评论(0) |  浏览(1038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