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55816
用户名:  玉林华戈
昵称:  玉林华戈

日历

2021 - 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1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1-06-13 10:34

沉沉的艾香


沉沉的艾香
    □梁智华
   
    今天下班回到家,还没打开家门,我就突然看见大门两边已被妻子悬挂上两束新鲜的艾草。当那种从小就非常熟悉的香气扑鼻而来时,我这才想到:原来,一年一度的端午节马上就要到了。
    回到家后,我的鼻孔里仍然能够闻到艾草的那股独特的芳香,并不由自主地想起了端午节,想起了我的母亲,想起了端午节里的那些毫不起眼的花花草草,扑鼻的名芝,沁人的曰兰,锋芒的是蒲,秀拔的叫艾,还有好多叫得出或者叫不出名字的药草。特别是那秀拔的艾草,就会像已经辞世的母亲一样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
    艾草,是一种极平常的多年生草本植物。每到初春时节,艾草遍地生苗,茎直生,白色,高四五尺,叶青色,各四面散开,状如蒿,每叶上五个尖,叶子柔软而厚实。七八月间出穗如车前子穗,细花,结实累累盈枝,中有细子,霜后始枯。无论是在路旁溪畔,还是在田头地角,抑或是在荒野土丘,艾草都能自由自在地生长着。
    对于艾草身上独特的芳香,我从小就有一种特别的情愫,喜欢它与众不同的香气,喜欢它那与生俱来的甘涩,更喜欢这不起眼的艾草给予自己的童年生活带来的无穷欢笑。在我的印象中,乡下老屋的四周,长满了艾草,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芳香。风儿吹过,艾叶哗啦哗啦地翻卷着。艾叶的正面与反面的颜色不同,正面是一般的绿色,而反面是淡绿色,加上细细的绒毛,几乎呈灰白色。因此,当艾叶翻卷时,就像不同颜色的碎片混杂在一起,在阳光下闪闪烁烁。与艾草接触多了,我还发现,艾草有着一个很有趣的*性,虽然长得不是很高,但身杆都长得像毛笔的笔杆一样,虽丛生,但彼此之间,又总是适当地保持着距离,既不过于稠密,也不过于疏远。不过有一点,却是很难得的,艾草那暗绿色的叶子尽管不会像满山青草那样滚着雨珠青翠欲滴,但它一直香着,不管是茎,是叶,是根,浑身上下都透出那种独特的芳香。
    我一直都觉得,艾草的芳香是浓郁的,但如果用沉沉的这个词来形容的话,也许会更加恰当一些。因为,艾草的芳香不是飘逸的,它缺少飘逸的那种灵气;艾草的香也不是浮动的,它缺少浮动的那种含蓄。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母亲在世的时候,就曾告诉过我,艾草是用来除湿去秽和驱鬼避邪的。
    在我的家乡,人们对艾草很有感情,每年端午节,家家户户的主妇们都会赶早出门,割上一担新鲜碧绿的艾草回家,挑上最好的一把插在大门上,然后把剩余的艾草放在门前的坪里晒干收藏起来。端午节那天,我们所有的小孩子手里都会拿着一把艾草,女孩子们则用艾草编了花环,戴在头上,红扑扑的脸,黑黝黝的发,还有不甚明亮的绿,合在一起,使她们平添了一份妩媚。而男孩子呢,则把手里的艾草当武器,追来扑去地“抓坏蛋”。大人们下地的时候,衣服上也别了艾草。就连灶台上的主妇们的衣襟上,都晃悠着艾草。有的大嫂、大妈,还以五彩花布缝制成各种花样的香包,内塞艾叶,袋子下端垂有穗带,佩于小孩胸前,既显示自己聪明手巧,又利用“艾”与“爱”的谐音,表示对孩子的疼爱。一时之间,整个村子里都是艾草的气味,清的、香的、凉的、爽的。
    在我的记忆中,母亲总是把艾草视如宝贝,对老屋四周长满的艾草似乎还不知足,还在菜园里辟出一角,种植艾草,母亲称它为“大叶艾”。有人问她为什么要种艾草,母亲说:“艾草干净清香,有药味,能驱虫害,晒干后还可作药用。”对于艾草的利用,我也不知道母亲是从谁那里学的,她竟然会懂得那么多:梅雨季节,她采几棵放置家中,调节空气;天气闷热,她放些新鲜艾草到茅厕里,除去异味;盛夏之夜,家里焚燃艾叶,驱逐蚊子;我和几个姐姐身上长了毒疮脓疖,她将艾叶熬成水喝下去或擦洗患处;若遇创伤流血,她则将干艾叶揉成绒状敷上止血。我至今还记得,小时候,每逢端午节,我和几个姐姐总是会被母亲逼着喝下一小碗艾水,说是喝下去会保佑一年健康平安。母亲放的艾草太多,菖蒲的味道又太苦,实在难以喝下,我常常是趁着母亲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倒掉了。不过,现在如有机会再喝艾水的话,即使加入冰糖,也不知是怎么的,我却如何也感觉不出当年的艾草的清苦与甘甜了,有的只是儿时的一种回味而已。
    母亲是在2007年农历五月初五下午四时因病去世的,享年八十三岁。母亲走得很平静,虽然来不及向我叨念一下心里话,虽然来不及向我交代她的身后事,但她仍然对人世感到了满足,所以很安详地合上了她的双眼。母亲走的时候,正是艾草遍野的端午时节,在火化她的那一天,我特地上街去买了一大束新鲜的艾草,请求殡仪馆的同志把这束艾草与母亲一起焚化,我在内心里默默地祈祷,希望一生都喜欢艾草的母亲,伴着艾香,直到永远、永远……
    眼下,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端午节。尽管,端午还是一样的端午,假日还是一样的假日,但由于身边已经再也看不到母亲的身影,再也听不见母亲的唠叨,再也不会被母亲逼着喝下一小碗艾水,我的心已经很难像从前一样快乐起来了。也许,端午节随着母亲已经远去了,剩下的,只有这沉沉的艾香,只有这沉沉的心事,只有这沉沉的怀念吧?


类别: 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5626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