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55816
用户名:  玉林华戈
昵称:  玉林华戈

日历

2021 - 6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1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6-12-26 21:34

张贻强:画竹成痴  “岭南板桥”

 张贻强:画竹成痴  “岭南板桥” 
    □本报记者  梁智华
   
    “直挺腰身向碧空,襟怀若谷自从容。何时我握板桥笔?学画琼枝入韵中。” 对于广西科技书画院玉林分院常务副院长张贻强创作的墨竹作品,记者早就有所耳闻,知道他画竹别具风格,骨法以自然为师,造型以意念为先,下笔如神,“成竹在胸”,并出版有《张贻强墨竹集》等书,素有“岭南板桥”之美誉。特别是近年来先后参观了他在广西图书馆和玉林市图书馆举办的个人墨竹画展后,记者对他更是由衷佩服,刮目相看。这首题为《欣赏张贻强“墨竹画展”有感而作》的七绝,就是记者于2016年8月在广西图书馆参观了他的“墨竹画展”时,在现场信笔写在留言簿里的感想。
   
    坚持画竹  用心揣摩
   
    据研究,我国画竹始于唐代。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卷十记:“萧悦,协律郎,工竹一色,有雅趣。”自唐至今,大师不乏,高手时出,现当代也有以画冰竹、雪竹抑或画自我个性之竹而扬名者,但作为一个古老而新颖的绘画题材,历经数代画家苦心经营,竹之个性样态不言画绝,然迄今能给后学者几多创研空间却也是可想而知的。这就是今天人们谈起中国画创新而底气不足,直呼太难了的原因。张贻强敢为常人之不敢为,绝不是因为无知,而是为力扫时弊、发扬优良传统的探索。
    张贻强出生于1945年9月,其故乡地处桂东南,门前屋后,溪边河畔,到处都能看见竹的身影。在他儿时的脑海里,早就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象。也正因前缘深种,所以当他刚开始有意识地提起画笔的时候,竹那鲜活的身影便争先恐后地跃然纸上。1964年,高中毕业后,他为了响应“上山下乡”的号召,去了玉林市仁东大路村插队。在“战天斗地”的岁月中,他也会忙里偷闲,挤出时间坚持画画。
    1975年,张贻强从乡下回到玉林市家具厂上班后,由于空闲时间相对多了一些,张贻强画竹的兴趣更浓了。每天上下班,他都要经过南流江边的一片竹林,必停下仔细观察,风雨无阻,若因有事岔开了路,那么一定要绕过来看一会。在观赏自然界中的竹的过程中,他发现有类似文同的弯竿的竹,有与李衎“新篁图”非常相似的竹。以前曾怀疑郑板桥“兰竹园”中“一枝枝小竹竿,三五片竹叶”的竹子是否存在,在自然界中他也找到了。通过对生活的观察,他感到古人的经典均来源于自然,绝非空中楼阁。在自然界中有好几百种竹子,作画一般归纳为两种形式,一种是扶摇直上的,一种是矮小的丛竹,它们各有特点。细看大竹丛,密不透风,粗看小竹丛,疏能走马,往往有几株新篁破土而出,或冲出丛外。特别是小竹丛,竹竿无论竖生或横生,小枝条都向上的。竹,无疑已经成了他四时不变的挂牵,一日不见,心里总会感到空落落的。数十年如一日,他画竹成痴,爱竹成癖,书房、客厅、画室挂满了画的竹子,阳台上、花架上种的都是竹子。满室雅韵,一派清风,品画论艺,气定神闲,当真似苏东坡在《于潜僧绿筠轩》中所说的一样了:“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2005年,张贻强从玉林市家具厂退休之后,更是专心画竹,多年来对历代画竹名家颇有研究,分析其思想根源,笔墨成因。皆因他对竹子情有独钟,观竹之皆动吾情,倾之笔端成吾画,他从八大的冷逸、石涛的姿纵、板桥的清奇,在博大精深的笔墨空间中汲取营养,前人之长,师法取之,个人之悟,笔端扬之。他认为,只有游刃于自然非自然之间,才能创作出心竹神通的作品,只有我心为我,自有我在,才能驰骋于书画之王国。在传统中创新,在继承上发展,为此他常常食寝两忘,殚精竭虑,亟盼能画出生动的个性之竹。继承传统讲求的是对传统的学习、接受和阐释,师古人如乘“渡河宝筏”,否则便是“赤身击水”。发扬传统必须彻底弄懂古人的笔墨技法,更要领悟其精神内涵,同时把自己的个性情感注入其间,方能构建自己的艺术风范,在这一点上,张贻强是深暗其旨的。为此,他在研究古法的过程中,认真揣摩历代画竹大家的笔墨技法和艺术渊源,品察名家作品中妙笔神韵,兼收并蓄为己所用,并把郑板桥的笔墨技法合理有效的融于写竹创作中,悟得传统向当代语言转换的途径,从而形成属于他自己的墨竹语言符号。
    在家人的眼里,张贻强画竹近乎走火入魔。年逾花甲,仍虚心不弛,力求在功力和技法上再上一层楼。他有一个习惯,任何人品评过他的作品,无论职业和职务,只要言谈对他有一点启发,他都会陷入深思,反复琢磨过后,在速写本上记下感悟,以备随时翻阅,以此激励和鞭策自己。
   
    画如其人  坚韧不拔
   
    清范玑《过云庐画论》云:“今人喜学梅竹,殊不知其难,正莫可名状,而竹尤甚焉。盖梅可改救,竹则一笔有乖,全幅俱废,古称专擅,亦尚寥寥,而可易视乎。”极言写竹之难。竹画在气韵,气韵在生动,生动在胸襟之修养,修养则体现境界不同。如此,方能得高古、疏淡、空灵、大气。
    有基于以上认识,张贻强特别注重修炼画外功,他的藏书足够开一个小型的图书馆,画室里目光能及之处,全部被书本占满。他坚持每天习练书法,以线条骨力入画,为墨竹取势。师传统,得心源,他追摩先贤名画之精髓,力求画作兼具“空、真、朴、简”之韵。空,空灵,点到为止,惜墨如金;简,简约,拨冗而现;真,不雕饰,笔畅意工,见性写心,不矫揉造作,无忸怩作态;朴,朴野之气也。
    张贻强画竹,追求竹子的精神气质,修炼笔墨功底。尽量在有限的题材中不倦探索,力求形象与心灵的统一。以形传神,以神达意,方能画出竹子的天然风骨。他告诉记者,竹子一年四季都是有变化的,春夏秋冬,风清雨露,画的精气神也要因晴、因风、因雨、因霜而不同,更要求提笔洒脱,生机盎然,笔到意到,象外有形,不能只看枝干的搭配,“个”字“介”字的重叠,画中有“情”,形神毕肖,赏心悦目;画中无“情”,形同白纸,味同嚼蜡。为此,他常常以古人的法度体悟自然法则,通过对自然景物进行全面的审美观照和把握,感悟宇宙天地的造化生机。他的墨竹作品有古典的优雅静穆之风韵,又有现代的深厚伟岸之气魄。他画晴竹,青森映目,空灵秀雅尽在疏爽之中;写雨竹,滴沥潇湘,呈现出温润空蒙之态;绘新竹,丛篁密筱,翠烟如织,尽显绵邈多姿之情态。
    对于张贻强的作品,玉林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陈家波作为他的挚友有着比较深的了解,曾高度评价过他的作品与为人:“贻强喜好书法绘画,尤擅画竹。观贻强墨竹之作,不论巨制长卷、斗方条幅,或浓墨,或淡染,枝节跃然,或袅袅婷婷,叶秀见翠,傲娇向明月;或苍然直立,任风吹雨打,气节透纸而出,催人感怀;或‘扶疏多透日,寥落未成丛’, 疏密有致,佐静添幽;或如美女临水梳妆,自叹身世飘零多风霜,令人心生怜意。既有‘岁寒三友’相聚,也有与丑石为伴,不一而足,各是趣意盎然。世人常言‘人生如画’、‘人生如戏’,意指人生的多姿多彩或变化无常。与贻强相识久矣,其为人谦恭,意志坚韧,历经波折,终达幸福生活。对贻强来说仍 ‘人生如竹’,其为人处事有竹之通达,虽生活经历曲折如竹之多枝节,但不畏寒苦,昂然向上。”
    在绘画的世界里,虽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但张贻强从来没有停止过自己跟自己的博弈,一次次无情的砥砺,他给自己定下了“四个一”的铁标杆,从未降低:下一定功夫——始终如一坚持向传统学习,研读历代经典画作,有目的地临摹前人精品,锤炼笔墨功夫,为创作打下坚实的功底;用一定时间——始终如一地坚持深入生活,体验社会,坚持写生,积累素材,从写生中发现美与感悟,从而创新形式,使作品更能体现现实文化精神与文化情怀,即具有当代性;树立一种观念——始终如一地坚持以书入画,把对书法的练习作为终身的必修课,不断体会和运用书法。确立“书法水平有多高,画的水平就有多高”的观念;明确一个道理——不断提高画外功夫,加强修养和综合素质的提高,用一定的时间学习画论、文学诗词和其他艺术,为画好画提供养分。
    古人言:“画乃心声,画如其人”,品画格可察画家之性情操守,从张贻强画作中不难看出他的真性情。张贻强好读老庄之书,以古人心境处今时,以圣贤的方法鉴道器。纸上的风光,笔端的气韵都是性情与心灵的传写。这一切使张贻强的心神得以远游在广阔的大自然之中,使其艺术事业扎根于丰厚的沃土之上。如今,张贻强正以其个性墨竹画作追求的逐步实现,向世人展示出一个令人敬佩的,致力于为中国文化艺术发展而不懈前行者的勇气和魄力。
   

张贻强近照。


张贻强正在创作墨竹画作。
 


张贻强创作的墨竹作品。


张贻强创作的墨竹作品。


张贻强创作的墨竹作品。



张贻强创作的墨竹作品。


张贻强创作的墨竹作品。


张贻强创作的墨竹作品。



张贻强创作的墨竹作品。



张贻强创作的墨竹作品。






类别: 名家专访 |  评论(0) |  浏览(537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