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55816
用户名:  玉林华戈
昵称:  玉林华戈

日历

2021 - 6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1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6-07-18 15:32

樊科枢:多才多艺  诗书并臻

樊科枢:多才多艺  诗书并臻
    □本报记者 梁智华
   
   
    引子
   
    凡是到过玉林文化艺术城的人,只要稍微留意一下就会发现,各个侧门的两旁都有用格木雕刻好的一副书法对联,对联作者为一人,书法作者为一人。这些作品都是玉林文化艺术城面向社会公开征集并千挑万选出来的,无论是对联,还是书法,都是上上之品,十分难得。特别是能被采用价值昂贵的格木雕刻,并永久悬挂,供人观赏,其难度和珍贵可想而知。其中,有一副“根雕古木留香久;锦绣通花聚客多”的书法对联,用隶书题写,雄健俊美,古拙灵动,深受行家好评。这副对联的原作者为罗陆艺,书法家就是本文所要介绍的主人翁——樊科枢!
   
    博览群书    兼收并蓄
   
    樊科枢,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在北流市六麻镇凤凰岭北麓的一个山村。这个村的水既流向北流江,也流向南流江。因此,在参加工作后,他既自称为 “凡夫” 、“二流子”,也自称为“凤岭山人” 、“无为轩墨人”。记者与樊科区是多年的知己,从20世纪80年代后期共同供职于一家大型中央直属企业开始认识,至今已差不多30年了。那时候,我们同在一幢办公楼上班,他在二楼办公室秘书科任科长,我在三楼党委宣传部任企业报编辑、记者,交往甚密。后来,他调回北流市工作,先后在该市人民政府办公室、撤县设市领导小组办公室、市委政策研究室、清水口镇党委工作。此后,他作为清水口镇招商引资领导小组具体工作人员,长期到南宁与北流建工集团、广西全汇达建筑工程公司、广西万缘东盟进出口公司等企业联系开展招商引资工作,期间还兼任中国清华紫光集团创办的“中国—东盟经济合作俱乐部”文化交流局和广西书法家协会“时代画廊”负责人;之后,他又回到玉林,应聘到玉鑫资产经营公司工作。而我呢,则调回玉林日报社,风平浪静地工作至今,不像樊科枢那样经历丰富。
    樊科枢出生在乡下的一个书香世家,其曾祖、祖父都是当地的“墨水人”,其父亲是建国后第一批小学校长,兼通中医、诗词、书法、易理等,当地人家婚丧嫁娶等,都少不了要请其父题写匾额、对联、中堂和相关文书;樊科枢还亲眼看见父亲为乡亲们医治好了不少疑难杂症。当时樊科枢的家里,可以说是书的世界!尤其是他家二层木板阁楼里,无论是箱子、柜子,甚至装稻谷的大木制谷仓的上面,到处都是书!其父在农村那种木架床上横架一块长木板,就成了一个简易书架,上面也堆满了书,樊科枢有好多次就在睡梦中被掉下的书砸醒。这些书除了父亲和一个姐姐、四个哥哥的课本以及连环画之外,更多的是曾祖、祖父留存下来和父亲购置收集的大量的关于文学、书法、医药、针灸、风水、麻衣相法等等方面的发黄的线装书!包括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张仲景的《伤寒论》、《陈修园十八种》、《医宗金鉴》、《辩证奇闻》,还有《康熙字典》、清末民初出版的完整全套《辞海》等众多工具书。樊科枢父亲酷爱读书,可谓满腹经纶,诗词歌赋、医卜星象都有涉猎,退休后依然手不释卷,无论去哪里都随手带着一本线装书,村头村尾、清晨黄昏,人们都会看见这个老头戴着老花眼镜旁若无人埋头读书或摇头晃脑吟哦朗诵的身影。那时村里没有幼儿园,父亲就是启蒙老师,从三四岁开始就教樊科枢识字读书、练毛笔字,而且读的、写的都是繁体字,还教他背诵唐诗宋词、毛泽东诗词和《百家姓》、《千字文》、《千家诗》、《增广贤文》、《声律启蒙》等,给他讲各种古今名人故事、历史典故,至今樊科枢还记得很多诗联,如《北流望夫石诗》(石作佳人在路旁)、《乾隆游江南诗》(庐山竹影几千秋)等,尤其对那首《扇子诗》 “一片白云在手中,五龙摇动好清风。花开黄菊相离别,红了石榴又再逢”,和《水烟筒趣联》“左摇扇,右抽烟,风生云涌;前屙尿(读“虽”),后放屁,雨骤雷鸣”印象特别深刻。几百首唐诗宋词和毛泽东诗词,李白《将进酒》、王勃《滕王阁序》、王羲之《兰亭序》、范仲淹《岳阳楼记》、欧阳修《醉翁亭记》、孙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等他都能随口吟诵,顺手拈来。在父亲的言传身教、悉心培育下,自小“眉清目秀、聪明伶俐”的樊科枢耳濡目染,兼收并蓄,融会贯通,打下了深厚扎实的国学基础、文字功力、书法功底。
    其实,樊科枢的父亲非常希望樊科枢跟他学医,谆谆教导“不管哪个朝代、谁当皇帝,只要一技在手,都可立命安身!”所以,樊科枢很小的时候,就跟随父亲学习了很多关于中医中药方面的基础理论知识,如《药性赋》、《汤头歌诀》、《奇经八脉》、《针灸要领》以及《五行八卦》、《四柱八字》、《地理捷要》等。但是,樊科枢并不喜欢学医,却痴迷文学、书法,宣称长大了要当文学家、书法家。为此,父子多次争执,最后父亲索性由他去了。那时候,樊科枢嗜书如命,到处疯狂地找书来看。家里的书看完了,就四出借书来看,邻居的、亲戚的、同村的、外村的,大队图书室的,大书、小书(连环画),新书、古书,什么书都看,如饥似渴,饱览群书!他上下学途中在看,吃饭在看,蹲茅厕在看,打柴、烧火、煮饭、喂猪甚至为生产队放鸭子时都在看,跟随大人走亲戚也在看!许多村人至今还记得樊科枢小时候矮小身子却抱着“大部头”书本东颠西跑的样子。樊科枢从小学开始,就阅读了大量的古今中外名著,从《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西游记》四大名著,到《白蛇传》、《封神演义》、《乾隆下江南》、《《岳飞传》、《隋唐演义》,到《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静静的顿河》、《卓娅和舒拉》、《悲惨世界》、《唐吉可德》、《安娜托列妮娜》等等,从中汲取养分。难能可贵的是,樊科枢那时记忆力很强,看过的书他都记得住情节,经常在茶余饭后或假期在生产队劳动中给父老乡亲“讲故事”。丰厚的文化积淀,使他在日后的文秘写作、诗词和书法创作中如鱼得水,游刃有余。
   
    师法古人  化为自我
   
    在对文学书籍如醉如痴的同时,樊科枢从小对书法就表现出与生俱来的浓厚的兴趣!他家里那些古籍的绝大多数封面和扉页上,都是各种精妙绝伦的手书体书法题签;更重要的是,里面有大量的手抄体线装书!樊科枢小小年纪,就依样画葫芦,经常趁大人不在时拿父亲搁置在一旁的毛笔,蘸着墨汁,在报纸、哥哥姐姐的课本作业本甚至那些古籍线装书上乱写乱涂,家中大门后、墙角处、课桌饭桌底、木箱面……到处都留有斑斑墨迹!家中面积达几十平方米的二层木板阁楼就是天然“黑板”,樊科枢隔三差五就在上面用粉笔“大书特书”,过几天被大人踩踏抹净后又再重新写上,他那精美的硬笔书法特别是那绝妙的“空心字”就是这个时候奠定的基础。他经常拿那些古籍、线装书上的书法来临摹、学习,仔细观看父亲平时“写大字”时的用笔方法,有时还会对某个家门口的春联、婚联一看就是半天。那时无论何时何地,他都会用右手中指在膝盖、衣襟上画个不停,即使在泥地、沙地上,他也会拿根小木棍划来划去。大约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他从某个亲戚家偶得一本黑底白字的唐人小楷《灵飞经》,如获至宝,百看不厌,细心揣摩,临习不辍。这应该是他一生中购置积累收集学习的几百本(种)书法字帖中的第一本吧!
    早在30年前,樊科枢就认识到汉字书法是中国传统艺术的基础,是艺术表现的最高形式之一。数千年来,众多书法家抒发情怀、张扬个性,创作出一幅幅精妙之作,留下了弥足珍贵的物质和精神财富,但也为后人树起了一座座难以逾越的丰碑。这些物质和精神财富是中华民族宝贵的文化财产,更需要后人去不断传承、发扬、创新。那么,后人又该如何突破、创新呢?他没有让自己陷入困惑之中,反而更激发了他的创作激情,他潜心研究前人的书法名作,静心品味书法透出的精致内涵和美韵,流连忘返于各种书画大展,研读、临习和揣摩王羲之、欧阳询、颜真卿、苏东坡、张旭、怀素、黄庭坚、陆游、赵孟頫、董其昌、王铎等名家大师其作品之神采意味。
    为此,一有空闲时间,樊科枢就展纸挥毫,直画如剑,笔走蛟龙,曲笔似藤,点若危峰坠石,撇如兰叶拂风。樊科枢个子不大,但痴迷书法的“野心”却大,他临遍欧、赵字帖,写尽大仿本。由于习练书法需要相对一定的投入,而当时工资不高,没太多余钱让他购买笔墨纸砚,无法令其在痴迷的习练中持续下去,他就在河边用树枝在沙子上习练,或到单位搜寻废报纸用来练习书法,一张废报纸写完正面用反面,报纸湿透了晾干继续用。樊科枢说,那个时候不但对中国书法的传统文化的传承已有较高层次的认知,而且心中还有崇高的理想,那就是勤学苦练毛笔字能够,最终实现自己对未来的向往。
   古人认为书法的三个过程是先求平正,再求险绝,复归平正。先求平正,是解决技巧层面的问题;追求险绝,即是求情、求趣、求险,这是解决格调方面的问题;复归平正,便是心手相应,物我两忘,这是解决心态和精神方面的问题。樊科枢是一位较有天赋的书法家。他慧根深广,有良好的艺术感觉,对艺术和文字都显露出不凡的才气与悟性。近年来,他深入传统,尊重时贤,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以汉碑作为主要的创作方向,主攻隶书、行草,千锤百炼,琢磨规律和每种风格的审美取向,数十载执著不悔,不断地对书法进行打磨,越写越有劲,越写越入迷。“我所追求的,是一种不激不厉,跌宕多姿的艺术空间,所信奉的,是一种先与古人合,后与古人离的艺术信条,所延续的,是一种高度重视线条精度和纯度的艺术语言。”在采访中,他就深有感触地对记者这样说道。
   而在如何突破、创新的道路上,樊科枢苦苦求索着,他既师法古人,又不拘泥于古人。他记住一位大师的话:“似我者死!”他习书法,先从《张迁》、《礼器》、《乙瑛》等汉隶碑贴人手,在笔法上既注意“篆法”这个讲究中锋紧裹的正宗基本笔法,又兼顾为后来各种新笔法的变化之源的波折和出锋之法。上可追溯到篆,下可延伸到楷,上下逢源。他知道,汉清两代隶书为历史上两次高峰期,他在学习中讲究原汁原味,但是决不拘泥于走古人老路,他心里十分清楚任何艺术只有走创新之路,博采众长,化为自我,才是艺术的生路。他常面对着自己的作品,自省自悟。在南宁期间,他广泛与广西众多书法名家来往,虚心向他们讨教学习,多次得到林建勋、刘德宏等老师的悉心指点,书法艺术和审美水平都有了长足进步。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经过一番勤学苦练,樊科枢的书法越来越成熟了,顺利加入了广西书法家协会。他的书法,字体潇洒而不浮滑,端庄而不呆板,绵里有针,左右穿插,上下呼应,虚实交加,相互辉映,笔韵含蓄,字含心声,为广大观书者所接受。他的行草书,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尤其注重大小、粗细、轻重、快慢、枯湿、方圆、点线、浓淡、断连、欹正等阴阳变化关系,动静结合,刚柔相济,生动空灵,充分体现中庸平衡的哲学思想。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创造性地用“拖笔”写隶书对书法的贡献!他认为,所谓书法,其实就是书法家用笔蘸墨在宣纸上按一定法度进行运动而得出不同图象的结果,简称“人——笔——墨——纸”的关系。墨、纸是相对固定的,最重要的就是人和笔法!同样的笔、纸、墨,不同的人写出的东西肯定不同,即使同一个人用不同的笔法写出的东西也不同,所以赵孟頫曾有“用笔千古不易”之感叹!如何把毛笔的功能发挥应用到极致,驱动、驾驭毛笔蘸墨后在宣纸上划拉“线条”使之构成尽可能完美的艺术作品,是历代书法家孜孜不倦追求的目标。樊科枢通过数十年的刻苦实践探索,发现在古人前贤总结的“中锋”、“侧锋”、“偏锋”诸笔法的基础上,在书写隶书中的“波嵥”长捺时,还可以把毛笔“躺下来”自右向左地“拖”出去,进而形成意想不到效果,丰富了隶书的写法,使隶书字体更活泛、更有生命力!他甚至在行草书创作时也把“拖笔”有机地穿插在其中。记者观看樊科枢在写隶书时,有意拉长字体或压扁字形,其结构十分注意疏松和均匀,一般上长下短,字形上下通透开放,向上向下都有开口,讲究气韵流动,加强下部笔画的支撑效用,使字体在飞动中获得稳定感和厚实劲。尤其是他在用“拖笔”写隶书时,逆锋起笔,以篆入隶,折笔娴熟,轻重缓急,粗细变化,均错落有致,在笔势上如惊鸿掠波,左右开弓,略有篆书狭长、更超隶书扁平,气贯长虹,挥洒自如。正如古人所谓:“……劲者如武夫,媚者如美女;欹斜如醉仙,端者如贤士。”
   
    热心公益  不求报酬
   
    樊科枢不仅是一个书法砚田耕耘者,而且还是一个书法活动组织者。在新千年之后,他在南宁积极联系广西万缘东盟进出口公司,分别在玉林、南宁等地投资、组织举办了多次很有影响的经济文化活动。他作为“广西书坛‘三皮匠’”发起人和广西中青年实力派书法家之一,直接组织举办了“广西书坛三皮匠书法展”、“广西中青年实力派书法家九人展”,以及“岭南之夏——两广书法名家精品展”、、“纪念毛泽东诞辰113周年广西老年书法大赛”、“广西少年儿童书法大赛”、“广西妇女书法大赛”乃至“万缘杯”中国—东盟商品展销会等,一时间声名鹊起,誉噪书坛。2012年,他积极协助陈咏组织玉林市青年书法家协会挂牌仪式,并出任副主席兼秘书长;2015年,北流市硬笔书法家协会改选,他出任主席。他为促进玉林的书法事业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作为一个书法家,樊科枢知道,一个人的成功有很多内在因素:道德、志向、事业心、勤奋、基本功、创造性诸多方面。大凡我国历史上有所成就的书法家,其学识都是比较丰富的。人才学家倪平曾说:“任何一个人才,都以学问为内涵”,“知识是形成才能的元素,才能是知识的贯通和运用。”郭因也说:“不能绘画,不是画家。只能绘画,也不是画家。”“不会写诗,不是诗人,只会写诗,也不是诗人。”所以,他在习书的同时,十分注重自己的知识修养,主动调整自己的知识结构,扬长补短,从而使他在书法造诣上有了更大的进展。
    樊科枢在书法方面取得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但他在诗联、音乐方面也有很深的造诣。一有闲空,他就会开动脑筋吟诗作对,填词写曲,所创作的诗词、散曲、楹联作品曾多次在区内外报刊上发表、获奖,并曾获得过平桂矿务局十大青年歌手、北流市首届“青歌赛”十大青年歌手等称号,目前他是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国散曲学会会员、玉林市诗词楹联学会副秘书长、北流市诗词院副院长。
    2013年,在由广西党委宣传部和广西楹联学会组织举办的“广西癸巳年春联大赛”中,樊科枢以一副“大会宏开,九天日月呈新象;小康在望,万里江山乐太平”的对联斩获银奖。同年,广西灵山县面向社会举办“广西楹联第一村”大芦村景区楹联有奖征集大赛活动,他几经思考,创作了“大国遗风,芦草根根排对偶;古邦雅韵,村庄户户挂诗联”这副对联应征,结果因构思巧妙,对仗工整,并在上下联不露痕迹地嵌进了“大芦古村”四个字而赢得了评委们的一致好评,最终过关斩将,脱颖而出。
    2014年夏天,北流青少年诗社挂牌成立,他得知消息后,按捺不住心中的激情,写下了一首题为《北流青少年诗社成立感赋》的七律:“谁言小草根基浅,嫩叶相连映碧天。圭水秋波皆画谱,容山晓嶂尽诗篇。前村俚语后村学,上里童音下里传。待到峥嵘尖角露,蛙声一片颂青莲!” 中国著名诗词评论家钟振振点评:“此诗近似白居易体。‘小草’、‘嫩叶’、‘童音’,切‘青少年诗社’。第五句用宋人杨万里‘小荷才露尖尖角’诗意。末句‘青莲’双关李白。具见巧思。”此诗获评2014年度玉林市诗词佳作。获奖后樊科枢即兴创作了一首《七律·获奖感怀》:“漫将热血育珠玑,秃笔成泥发渐稀。半世追求文学梦,苍颜犹抱美人归。”把获奖比喻为抱得美人归,足见其想象力。
    2015年,记者与樊科枢先后应邀参加玉州区迎春诗词吟诵会以及陆川县新春诗歌朗诵会,我一时兴起,当场就创作了《【中吕·山坡羊】参加玉州区2015年迎春诗词吟诵会感赋》和《【中吕·山坡羊】应邀赴陆川县观赏2015年新春诗歌朗诵会》两首散曲,前者曰:“迎春盛会,全场满位,声声雅韵情充沛。曲儿飞,舞儿随,骚人墨客歌丰岁,旧友新朋皆自醉。诗,也秀美;词,也秀美。”后者曰:“全场诵调,惊人才貌,激情吟唱都精妙。射灯瞄,志尤高,文朋诗友争先道,身手纷呈赢叫好。场,还未了;人,早醉了。”而樊科枢呢,也不甘示弱,也当场步韵唱和两首散曲,其一《【中吕·山坡羊】步原韵和梁智华先生》云:“诗人雅会,座无虚位,霓裳曼舞声情沛。彩灯飞,影花随,桃红柳绿春闹岁,吟得九洲江水醉。歌,也俊美;心,更俊美。”其二《【中吕·山坡羊】步原韵和梁智华先生》云:“做事低调,频呈新貌。精神物质齐臻妙。干群瞄,热情高,九洲江畔铺宽道,文化陆川风景好。场,虽散了;情,尚未了。”后来,我们的这4首散曲一并发表在《中国当代散曲》和《当代散曲》两本杂志上,得到了业内人士的一致好评。
    也许正因樊科枢多才多艺,玉林市很多协会都喜欢找他抽空帮主持各种各样的活动。而樊科枢呢,一点架子都不摆,会很爽快地答应。像玉林市诗词学会举办的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诗歌朗诵会,玉州区诗词学会举办的会员大会,玉林市青年书法家协会举办的会员大会,以及“双田之夜·陈星州艺术沙龙”等活动,均属于义务性质,没有任何报酬,他都二话不说就一口应承下来,并尽心尽力把事情办好,深得业内人士的赞赏。
    如今,人到中年的樊科枢,正想像他的名字一样,力争成为相关学科的枢纽。他说:“人生没有终点,只有起点”。愿他在书法艺术以及诗联歌赋这条道路上不断探索,不断发展,一年比一年收获更加丰硕的成果。
   
   
    附件:本人以前为樊科枢刊发在博客里的一篇博文——
   
    题赠玉林书画家系列嵌名对:
    赠樊科区
http://blog.gxnews.com.cn/u/55816/a/1128963.html



樊科枢在玉林市青年书法家协会乔迁暨创作基地成立大会上主持会议。


玉林人民广播电台建台18周年时,樊科枢应邀参加庆典座谈会,并在直播中心现场书写由我为玉林电台特意创作的贺诗、贺联书法作品。


樊科枢书写的由我创作的送给北流市勾漏洞风景名胜区的藏头诗《北流勾漏洞风景区》:“北下南国一洞天,流连胜地作家园。勾魂美景千般秀,漏夜真丹万载传。洞府缤纷迎笑脸,风情烂漫展娇妍。景深如画赛仙境,区域明珠刮目看!”



樊科枢为卓旗山庄题赠的嵌名对联:“卓山书画传珠海;旗手文光射斗牛。”


樊科枢(左)向广东省中山市中华诗词楹联学会会长邓仲锦(右)赠送由其创作的书法作品:“诗联天下。”



樊科枢正在街头免费为市民书写春联。


樊科枢向容县瓦坎田景点赠送由其创作的嵌名联书法作品。


樊科枢向容县瓦坎田景点赠送由其创作的嵌名联书法作品。


类别: 名家专访 |  评论(0) |  浏览(755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