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55816
用户名:  玉林华戈
昵称:  玉林华戈

日历

2021 - 6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1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5-12-30 00:20

原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钟家佐为我题写的5个书名,实在太难得啦!

 今天收到原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钟家佐为我题写的5个书名,实在太难得啦!



钟家佐为我题写的书名之一:五步斋绝句。



钟家佐为我题写的书名之二:五步斋律诗。





钟家佐为我题写的书名之三:五步斋词作。




钟家佐为我题写的书名之四:五步斋散曲。



钟家佐为我题写的书名之五:五步斋联语。

 

 

附件:

钟家佐与玉林的诗缘
    □本报记者 梁智华
   
   
    诗书双绝,使他声誉鹊起名噪全国
   
    说起钟家佐先生,无论是诗词界,还是书法界,大家对他都比较熟悉。因为,他的诗书创作激情澎湃,奇思妙想,出人意表,常使人们受到深刻的启示、身心的震撼和无形的陶冶。在最近于容县召开的由中华诗词学会主办的“钟家佐诗词研讨会”上,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宣奉华就这样评价钟家佐的诗书成就:“捧读他的诗书佳作,犹如置身高山绝巘之上,大壑深谷之中,仿佛看到云蒸霞蔚,雾霭缥缈,风云磅礴,气象万千。”尤其是当中华诗词学会常务理事、湖南省诗词学会副会长熊东遨,用“大眼界、大情怀、大气象、大手笔”十二个字来总结钟家佐的诗词特点时,因用词准确、观点鲜明、恰如其分,马上引起了与会代表的共鸣,赢得了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钟家佐先生是广西贺州仁义人,而记者也恰好出生于贺州仁义,可谓是老乡了。我最早认识钟家佐先生,记得大约是在20 世纪80年代初,是从他的书法开始的。那时,他应邀为合面狮水电站题写横额书法,寥寥六个大字,铁画银钩,苍劲有力,当时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到了2006年的首届两广诗人(容县)雅集和2007年的中华诗词作家北流歌诗笔会,以及后来的多次采风活动中,我都有幸见到钟家佐先生,并随着交往的深入,对其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
    1930年,钟家佐先生出生于贺州市信都仁义村。贺州山水秀美,又与广东毗邻,兼有桂粤两地风情,人文鼎盛。他习字很早,6岁的时候就有幸得到他的舅公、解放前“信都县第一笔”、书法家马葆光的教导,先是临摹字帖,再独立练习。钟十一二岁的时候书法就已小有名气,习作常被学校贴到中堂供人欣赏。到了20世纪80——90年代,他终于完成了“从写字比较好的干部”向“书法家”转变或可称为“飞跃”的过程。这二十多年里,他虽先后曾任自治区党委办公厅主任、秘书长、常委以及自治区政协副主席等要职,但无论政务多么繁忙,他都用尽一切业余时间,哪怕是回家等饭吃前的十来分钟都要展纸挥毫。他刻苦研磨,如饥似渴地吸收各家精华,找遍名帖临摹,进步飞快,并逐渐奠定了自己的风格,并曾担任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三届理事,广西书法家协会三、四届主席,现仍任名誉主席,参加过多次北京书法展和中日书法展。他的作品在山东、河南、甘肃、湖南等多个地方被制成石刻,其中有一幅“琼崖仙谷”四个大字在浙江天台山还被放大成40多米的大型摩岩石刻,涂以鲜艳的朱红,使先生的千钧笔力、书法风韵傲立苍穹,永伴名山,为天台山胜景增辉添彩。
    钟家佐先生不仅书法自成风格,独树一帜,而且他的诗词也值得特别一提,写得相当出色,笔端所指,无往不胜,才思敏捷,气吞山河,体现了先生深厚的艺术修养和出众的创造才能。一直以来,先生的家乡都有吟诗作对的传统,他自小便耳濡目染,至今已写下了上千首古体诗词,先后出版了《钟家佐诗书》、《醉石斋诗稿》、《钟家佐诗词选》、《海外诗踪》等著作。在中华诗词界,他曾任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现任中华诗词学会顾问、广西诗词学会会长。
    钟家佐先生很有点太白遗风,一生好入名山游,不但遍游了祖国的大好河山,还在改革开放以后多次出国,游踪已经遍及世界五大洲。因此,在他创作的大量作品中,旅游诗词占了很重要的篇幅,并大多以山水诗见长,擅长在吟诵山水中融汇价值取向。这是与他从小受儒家思想影响,立志“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分不开的。这一点,在他的《水调歌头·三访长白天池》里说得再清楚不过了:“大地当书卷,山水是吾师。”所到之处,所见之物,必触景生情,必以诗赞之。
    记者拜读过钟家佐先生的几本著作后,从中发现:在我国南边,他曾到过称为天涯海角的海南岛;在西边,他曾到过世界高原的西藏;在北边,他曾到过火焰山熊熊烈火正燃烧“的新疆。可以这么说,大半个中国,都曾留有他走过的足迹。在国外,他的游踪也不少。他还有钟嵘在《诗品》里称道的我国第一个大量创作山水诗的谢灵运那么勤奋。谢灵运“遇目即书”,钟家佐也是每到一个地方,都有高吟豪唱。《醉石斋诗稿》及其活页续篇之一之二,以及《海外诗踪》共收录了他创作的诗词作品700多首,山水田园诗就占了百分之七十,可谓够多了。在他的笔下,这些山川胜景活了,诗人赋予它们诗的生命,诗的灵魂。让这些旅游诗也总是借景抒情,即景寓志,表达了诗人强烈的是非爱憎之感,这些作品的现实意义和社会价值是那些为写景而写景的空洞无物、苍白贫乏的旅游记录诗所无法比拟的。
   
    数次雅集,使他与玉林结下不解诗缘
   
    在这里,记者撇开钟家佐先生所创作的其他旅游诗词不谈,仅仅说说他几次亲临玉林推广诗教,参与两广诗人联谊等活动时,在游览玉林境内各个景点后创作的几首诗词,权且算是一位诗书大家与玉林结下的一种“诗缘”吧!
    先看钟家佐先生在2006年7月在游览了兴业县龙泉岩后,即兴创作的一首《水调歌头·兴业龙泉岩》,全词如下:
   
    谁舞龙泉剑,劈出此奇岩。潜龙破壁飞去,曾否几回还?似见蜿蜒跃动,利角穿崖裂石,鳞甲尚斑斑,豪气惊心魄,触目尽奇观。
    玲珑柱,琼花幔,雪珠帘。缤纷万象,更听流水作歌弹。才赏江南秀色,又叩蟾宫仙阙,欲去却留连。孰料僻乡里,别有一重天。
   
    龙泉岩是广西省级风景名胜区,位于兴业县城隍镇境内西南面鹿峰山,是以山岳景观和溶洞景观为主、田野风光及森林景色为辅的风景区。风景区主体部分是鹿峰山,为石灰岩山体,山势嶙峋,峥嵘挺拔,奇峰怪石,断岩峭壁。鹿峰山中部为龙泉岩,岩洞长1256米,分上下两层,上层有“龙宫宝殿”等5个厅堂,下层有一条暗河蜿蜒而流,横穿鹿峰山而流,其出口因淤泥壅塞,只见流水不见山洞,因而来去不明。岩内石笋千姿百态,由众多的钟乳石、石笋、石幔、石花组成的“龙宫宝殿”、“千年古榕”、“南国风光”等景观蔚为壮观。沿石级往上攀登,有一倾斜宽阔的大厅,地面涌起一从从石柱、石蘑菇,洞壁上有石帐、石帘,似舞台上的立体布景。再沿石级而上,又有一半圆形倾斜大厅,景物更加繁多,有如百叶窗帘,工整雅洁;有如绣花雕刻,千姿百态;有如田园阡陌,更有一处仙人床、仙人椅和几个仙人的脚印。再登上52级台阶,进入一大龙宫,上下左右都是立体雕塑,琳琅满目。洞中溪流弯弯曲曲,长约1000多米,可淌水游览。溪水清澈,深不过膝,水底为沙石。沿途不断有钟乳悬挂,千姿百态,更有无数蝙蝠,被游人惊动,哄哄声震。龙泉岩以洞奇、水清、石美为三绝。景区自然景观特点主要表现为奇、幽、险、壮、秀五个方面;人文景观主要有李宗仁屯兵遗址、北帝阁、华龙泉、华龙寺等。翻过龙泉岩的山坳便可到达李宗仁屯兵遗址,山上有一根百年古藤从悬崖峭壁直落深谷,甚为壮观,为鹿峰山一绝。而钟家佐先生创作的这首《水调歌头》,可谓想象大胆,别有天地,道别人想道而未道,把龙泉岩的景观写活了。你看,他把破壁飞去的潜龙写得多么有声有色啊,“似见蜿蜒跃动,利角穿崖裂石,鳞甲尚斑斑”。那由静而动而飞的神态,不仅跃然纸上,栩栩如生,而且宛然似一幅神龙破壁图,令人驻足,令人留连。
    2006年初春,首届两广诗人雅集在容县真武阁举办。钟家佐先生按耐不住欣喜欢畅的心情,展开丰富的联想,即以《容县真武阁》为题,挥笔写下了一首七绝,诗曰:
   
    楼台四柱却悬空,杰构高标存古风。
    独立南天称一绝,人工还胜鬼斧工。
   
    真武阁是一座完全木质结构的建筑物,整个楼阁共有三层,屹立于容县城东绣江之滨。相传建于唐代乾元——大历年间(758年—779年),因诗人元结任容管经略史时所建而得名,台上原有建筑早废,明代万历元年,为奉祀真武大帝以镇火灾,建成三层楼阁。现在人们所见到的三层纯木结构真武阁,是创建于明万历元年(公元1573年)的原物,至今已有400多年的历史。她在建筑方面最突出的特点是悬柱奇观。全部建筑不用一颗铁钉,技术之巧妙奇绝,为世人所折服。真武阁用近三千条大小不一的南方特有的格木构件,以巧妙的杠杆结构方法,串联吻合,相互制约,组成一个优美、稳固的统一整体。二层楼上,出现了四根头顶千斤,脚不着地的承重大柱,承受着上层楼板、配柱和庞大的屋顶的沉重负荷,这是“杠杆原理”所造成的悬柱奇观,将从底层通到二层的八根通柱,变成二、三层的支点,在通柱上分上下两层横贯七十二根挑枋,这些挑枋象天平上的横杆一样,外面长的一端挑起宽阔的瓦檐, 里面短的一端跳起二层的内柱,使它头顶千斤, 脚不落地。这种在我国的古建筑中应用较多,而真武阁则用得特别巧妙奇绝。400多年来,真武阁象一架精确的的天平,经历了多次风暴和地震的考验,被人们赞誉为“天南奇观”,“古建明珠”,“天下一绝”,“容州滕王阁,绣江黄鹤楼”,更有传说是鲁班建造的“神仙楼”。真武阁当之无愧地与黄鹤楼、岳阳楼、滕王阁并称中国江南四大名楼。钟家佐先生创作的这首《容县真武阁》,开头就把真武阁“楼台四柱却悬空”的最大特点点明了,所以才会产生“杰构高标存古风”的效果。到了转合句,他在结尾处更是画龙点睛,别出心裁,真武阁能够“独立南天称一绝”,当然是因为“人工还胜鬼斧工”啊!
    2007年春节过后,中华诗词作家北流歌诗笔会在北流市举办,期间组委会组织与会代表游览了大容山和勾漏洞等景点,使得诗人们游兴大增,诗意迸发。回到宾馆后,钟家佐先生马上利用晚上的空闲时间,打开大脑的闸门,让思绪的潮水汹涌而出,先后创作了二首题为《登大容山》、《北流勾漏洞》的七律。其中,《北流勾漏洞》全诗如下:
   
    当年葛令炼丹砂,崖下岩中曾作家。
    独自登仙传有术,众生普渡惜无槎。
    千秋雾锁天边月,一旦云添锦上花。
    绿野楼台新世界,圭江激浪笑喧哗。
   
    而在《登大容山》一诗中,钟家佐先生是这样写的:
   
    直上东南第一峰,登临纵目趁长风。
    群山匍匐衣襟下,万象缤纷指掌中。
    田地敞怀开画卷,古今挥笔涌诗雄。
    我来蹑足云山路,独立悬崖问太空。
   
    这二首七律,不仅韵律精严,对仗工整,而且写得豪情激荡,直抒胸臆,远远胜出苏东坡的豪迈、雄放的气概。如果先生没有阔大胸怀,必难写出如此奔放的好诗。“绿野楼台新世界,圭江激浪笑喧哗”,这是多么令人振奋的景象啊!尤其是在《登大容山》一诗里,诗人与景物已经融为一体,写景即是写己,真正做到了天人合一了。你看,全诗句句都有作者的感受,句句都是自己情思的抒发,我与外界已密不可分,相互难割。首联交代事由,但写得不俗。颔联最佳,以意出象。颈联亦妙,以象广意。意象联构,形成主旨的线形流动、发展。在此积势之下,尾联当然应更跃上意境之高点。但前面已经从时空两方面大肆挥发挥,如果再来重复,抽象概括一下,全诗就走了下坡路,甚至使势蓄尽泄。先生巧妙之处也就在此,他避开继续正面擂鼓,以致沦于“三鼓而竭”的境遇,反而采取了淡化、虚化、不定化的语气,去“独立悬崖问太空”去了。因突如其来的设问,反倒使读者回顾全篇而承其气势,从心中作了回答,又因立意模糊,反启发了读者多方探究的余味。这一结尾,真是十分难得,真是高明之至。
    到了2014年,钟家佐先生更是多次莅临玉林,举办诗词讲座,积极推广诗教,促进创建全国诗词之市工作。一是在3月初来到北流市,参加该市在少年宫召开的创建全国诗词之市工作座谈会;二是在4月中旬再次来到北流市,参加该市在陶瓷城三楼举办的创建全国诗词之市活动推进仪式;三是同样在4月中旬来到北流市,参加该市在公立明瑞高中(原北流卫校校址)举办的北流市诗词院揭牌仪式,并为全市诗词爱好者举办了一次难得的诗词讲座;四是在5月上旬来到侨乡容县,检查该县的诗教进校园的工作。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7月初在北流举办的第五届两广诗人雅集活动中,他又陪同中华诗词学会常务副会长李文朝、中华诗词杂志社副主编林峰和刘庆霖等领导和嘉宾来到北流市,不顾自己已是85岁的高岭,一起下乡采风,一起酬唱互和,在当地一时传为佳话。
    因在第五届两广诗人雅集活动中,记者也是一位特邀佳宾,所以有幸亲眼见到中华诗词界两位大师级别的唱和情景,至今还宛若发生在昨天,历历在目。那是7月3日,组委会安排部分嘉宾参观历史上十大名关之一——鬼门关。鬼门关,位于北流市西郊,界于北流、玉林之间。历史上曾这样记载,鬼门关两侧为海拔170米之泥盆纪(距今4亿年)灰岩形成之嶂林,中为10多米宽的隘口,双嶂对峙,中成关门,形势十分险要。在过去,鬼门关曾一度是通往钦州、合浦、海南、越南之干道。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南段,至圭江登岸后,即经此关入南流江,再抵合浦出海。今日泛珠三角、泛北部湾经济圈或广西“沿海一极”之发展格局,大多也是依靠此关来周转输渡。。因“其南尤多瘴疠,去者罕得生还”故名。许多历史名人所以跟鬼门关有关系,无非是因为戍边、贬官、流放南蛮之地而途经。汉伏波将军马援平交趾叛乱,唐宫廷诗人沈佺期因贪赃、谄附被流放驩州,宰相李德裕因党争失利被贬海南,宋大文学家苏轼因文字狱被贬儋州,都曾出入此关。沈佺期《入鬼门关》开头四句便是“昔传瘴江路,今到鬼门关。土地无人老,流移几客还?”李德裕《鬼门关》道:“一去一万里,千之千不还,崖州在何处?生度鬼门关!”也正因为历史上有这么多骚人墨客的再三吟咏,所以使得鬼门关远近闻名,遐迩天下。
    而早在此之前,钟家佐先生就多次来探访过遐迩天下的鬼门关,创作有一首题为《鬼门关》的七律,并被入选到《玉林历代诗词选》、《玉林市旅游文化诗词集》等书,全诗如下:
   
    客里相逢畏此关,骇言隔夜发犹寒。
    曾惊榛莽遮天暗,尚剩狰狞怪石顽。
    远溯蛮荒悲瘴疠,今称南国好河山。
    攀缘危壁寻陈迹,万辆穿梭一瞬间。
   
    当天上午,钟家佐先生陪同李文朝先生一行慕名来到了鬼门关,当李文朝先生登上附近险峻的山巅后,极力远望,但见一马平川,风啸草低,一派旷远宏阔的气势。一时间,李文朝先生感慨顿生,诗意迸发,遂以《鬼门关口占》为题,即兴口吟了一首七绝:
   
    古贤生度鬼门关,瘴气险山非等闲。
    浩荡东风天地换,吟诗偕友任回还。
   
    在欣赏完李文朝先生即兴口占的七绝后,钟家佐先生的大脑里马上浮现出自己以前创作的那首《鬼门关》七律,再联想到自己多次探访鬼门关的经历,像李文朝先生一样诗情膨胀,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的创作欲望,以《步韵李文朝将军《鬼门关口占》》为题,放嗓高吟了一首七绝:
   
    人生几过鬼门关,却有英雄视若闲。
    此日邀朋寻旧径,飘然万辆凯歌还。
   
    钟家佐先生和李文朝先生为鬼门关的唱和之作,使得站在旁边的北流市领导如获至宝,马上叫人赶快抄录下来,作为圭臬之作。是啊,如今,鬼门关虽然尚在,但一条高等级的玉容公路已将古时的蛮荒之气尽数扫荡,到处车流如龙,人来人往,早已不是昔日人们谈之色变的鬼门关,而是“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喜看稻  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的全新景象,令人心驰神往。目睹此情此景,又怎能不令人思绪万千,像李文朝先生和钟家佐先一样发出“浩荡东风天地换,吟诗偕友任回还”以及“此日邀朋寻旧径,飘然万辆凯歌还”的慨叹呢?
    细细品味,钟家佐先生和李文朝先生的这两首即兴七绝,尽管只是信手拈来,但却一如行云流水,又似丁冬山泉,诗味隽永,情景交融。后来,他们的这两首七绝,在当地不胫而走,人们争相传阅,并纷纷酬和,和诗竟然多达几十首,可见大师们号召力之大,诗词魅力之强了。
    因近水楼台之缘故,钟家佐先生在亲临玉林期间所创作的有关本地题材的诗词作品,我都能先览为快,确实是我的荣幸。纵观他这些不辞辛劳、深入基层、亲近山水的旅游之作,我深切地感到,都是他在“群山匍匐衣襟下,万象缤纷指掌中”的新境下,由景入情而发出的性灵之韵,天籁之声,是我国当代诗词创作中可贵的佳作珍品,确实值得我们一咏三叹,久久地研习、体味、效法。
   
    咏玉风景,达到臧克家大师的“三新”高度
   
    我清楚地记得,我国现当代诗坛泰斗臧克家大师在其出版的《臧克家旧体诗稿》一书中曾说过这样一段话:“我写旧体诗,是为了追求‘三新’。所谓‘三新’,即思想新,感情新,语言新。我个人认为,无此‘三新’,难乎称为社会主义时代的旧体诗。固守陈规,不能新变,何以‘代雄’?如果旧体诗与时代脱节与人民生活无涉,只能聊备一格而已。”我个人认为,如果把臧克家大师这段话套用到钟家佐先生身上,以此来衡量他的这些吟咏玉林风景的佳作,以及进一步来衡量他所有的旅游诗词,无疑都已经达到了臧克家大师所要求的“三新”高度了。
    但愿钟家佐先生能够沿着这条道路,按照臧克家大师的“三新”标准继续走下去,为祖国的大好河山纵情讴歌,为我们奉献出越来越多精美的旅游诗词,正如他自己在《八十抒怀》这首七律里所表达的豁达心境和高远志趣一样:
   
    儿时幻梦忆犹新,倏忽衰岭步八旬。
    对镜萧疏关塞远,开怀荡坦友情亲。
    且斟杯酒酬风雨,自许平生鄙鬼神。
    品茗笑谈桑海事,放歌高唱九州春。



钟家佐在由中华诗词学会主办的“钟家佐诗词研讨会”上发言。


钟家佐(右三)为北流市诗词院成立举行揭牌仪式。



钟家佐(左三)深入北流市民乐镇检查诗教进村情况。


在参加北流市创建全国诗词之市工作座谈会期间,钟家佐深入到该市少年宫检查诗教工作。


在参加北流市创建全国诗词之市活动推进仪式期间,钟家佐(左一)参观当时举办的诗书展览。


钟家佐在北流明瑞高中清华楼五楼会议室进行诗词知识讲座,向与会人员分享了自己在生活、工作中诗词创作的经验。


钟家佐及其夫人罗有群众深入容县六王古泉村考察千年古藤后留影。


在钟家佐诗词研讨会晚宴上,我向钟家佐(右)敬酒。


我在钟家佐诗词研讨会会场留影。


本报记者潘静新在甲午岭南雅集活动中采访钟家佐(右)后与其合影。。


我与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广西诗词学会第一会长钟家佐正在交谈。


我与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广西诗词学会第一会长钟家佐(左二)等人合影。


我与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广西诗词学会第一会长钟家佐(左四)等人合影留念。


类别: 平庸故事 |  评论(2) |  浏览(355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雪斋 2016-01-01 09:15 Says:
【评论未审核】
wei符号 2015-12-31 09:35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