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55816
用户名:  玉林华戈
昵称:  玉林华戈

日历

2021 - 7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1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4-06-12 11:10

坚守对梦境家园的歌唱

坚守对梦境家园的歌唱
——序古冬凑散文集《人在黄姚》
    □梁智华
   
    说起田园诗文,大家都知道,我国晋代诗人陶渊明的田园诗,以“平中蕴奇,枯木茂秀”风格而被后人所称道,并被誉为“田园诗派”之鼻祖。现代作家孙犁,自然无愧为乡土散文大师,阅读他的散文,就仿佛是欣赏一幅幅山水丹青似的,他那质朴、清新、隽永的风格无疑也赢得了广大读者的喜爱。而我现在借助于荧荧灯光正在拜读的古冬凑的散文,就感觉到他在学习和借鉴孙犁的创作方法,并有陶渊明的的遗风留韵。
    古冬凑生于长于工作于富有“梦境家园”美誉的广西昭平黄姚古镇,是一个当地有名的中学高级教师,曾先后担任过黄姚镇中学校长、文竹镇中学校长兼党支部书记、富裕中学校长,现仍然在黄姚中学工作。也许正是在黄姚当过多年教师的工作经历,从而练就了他那比较扎实的文字功夫,以及打下了比较厚实的生活基础。他来自于生活底层,来自于乡亲之中,来自于田园之间,这大概是他数十年来坚守对梦境家园的歌唱的主要原因吧。
    古冬凑熟悉农村生活,热爱农村生活,观察农村生活,因而对于乡土题材,他总是那样信手拈来,涉笔成趣,自然成章。无论是一条小河,一株榕树,一只奇兽,一簇野花,还是一个村落,一座山岭,一泓池塘,一架水车,无不在他的笔下灵活灵现,栩栩如生,犹在眼前。那一束束田园生活画卷,那一场场“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的田园意境,无不洋溢着泥土味、五谷味、汗水味,无不展示出家乡的风景美、风俗美、风情美。所以,只要你一读到他的散文,自然就会牵动着内心的情感和阅读的快感,自然就会勾引起读者对往事的回忆,对田园生活的向往和憧憬。
    一般来说,散文里最精粹的部分是情,凡文必以情取胜。用最简洁的文字、最真挚的感情写出自己的所见所闻、所历所感,是检验一篇作品是否美文的水准。而《人在黄姚》一书所辑录的每一篇文章,都堪称情景交融、文思并茂的美文。读着它,从中可以看到作者对生活、对大自然、对梦境家园等不同的感怀和精美的文字,从而陶冶其中,感怀其中,得益其中。凡是写散文的人都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写亲情的文章居多。古冬凑这个集子里写亲情的文章也占了一定的比例,尤其是写自己身边之人更是占据了不少的分量。像《怀念父亲》、《岳母》、《含辛茹苦的七叔》、《好人有好报》、《姑母二三事》、《令人难忘的一位老师》、《黄大爷传奇的一生》、《老谢五嫂》等文章,都成功地塑造了他自己身边的那些善良、憨厚、勤劳的农民形象。而这些农民形象,又何尝不是当今社会成千上万中国农民的真实写照呢?
    我一直认为,散文作为一种亮出自己灵魂的写作,应该说在本质上是一种真实的写作,既是心灵的真实,也是对现世描写的真实。所以,在创作散文时,我们追求的是感情充沛浓烈,视角新颖独特,语言精练圆润,能够闪耀出作者心灵的真实色彩,让人读后能感觉得到这它一种坚实地站在大地上的散文抒写。古冬凑的散文尽管不能说完全做到了这一点,但最起码可以看出他在这方面作了较大努力。他的文字表述多是感情真挚、不乏娓娓,给人没有那种无病呻吟、矫揉造作之感。
    散文的语言,可算是散文创作成败的所在。文学是语言艺术,散文则是艺术中的艺术。看人写散文的能耐,主要是看他语言到位不到位。如果语言不到位,即使是满脑子的奇思妙想,也做不出锦绣文章。语言对于散文来说是手段,也是目的。写乡土散文用什么样的语言最得体呢?如果过余文气,弄不好就会造成矫情失真,如果太直白,就会造成内容浅薄,难上档次。如此,关键是把握好度。就这一点讲,古冬凑的散文还是做得不错的。有三点值得我们借鉴和他自己继续发扬。
    一是描写生动传神,刻划细腻。如:
    “东潭水库的景色就像深闺里的少女一样娇美:春天,云雾缭绕,细雨蒙蒙,扑朔迷离。夏天,杜鹃烂漫,鸟语花香,泛黄的水面,水鸭水鸟在嬉戏;秋天,波光粼粼,碧波荡漾,轻纱般的薄雾悠然地游弋在山间峡谷之中,起伏连绵的山上红叶点缀。冬天,朔风掠过,蓝天白云,山头冰雪白皑皑的一片。”
    这是作者在《美丽的东潭岭》里描写东潭水库景色的一段文字,不仅生动形象,而且浅显明了,让读者看后顿生一种向往之情,恨不得马上要到东潭岭游览一趟,好好地看看这里的东潭水库。
    二是比拟准确到位,恰如其分。生动形象的比拟在古冬凑的散文里随处可见,信手拈来。如:
    “姚江北岸有棵广西榕树中稀有的龙爪榕。高大的臂膀垂下十几根水桶大的气根柱,像大象的鼻子,更像龙的爪,因而得名。它用悬挂的气根柱,辅助吸取空气中的水分。气根柱上密密麻麻的细小的气根须,在微风中飘拂,像关公的胡须。粗大的气根柱长的有十来米,短的有四五米,像巨人伸手给过往行人致意。
    姚江南岸有棵榕树造型颇为奇妙:弯弯的腰杆,弯弯的膝盖,弯弯的臂膀,如升腾的蟠龙,似婀娜多姿的舞女。它像一把古老的胡琴在奏着神曲。它的皮似裂岩,弯腰又似驼背的风烛残年的老妪。老妪在慢条斯理地倾诉幸运和不幸的过去。夏秋季节,它翠绿婆娑、遮天蔽日极具诗情画意。叫它舞姿榕似乎更恰如其分。近年,它够幸运的,参加了《寻宝记》、《英雄虎胆》、《美丽的南方》等多部电影和电视剧的演出。”
    这些文字都是描写《家乡的榕树》的,主要是突出“家乡的榕树美在姿态万千,在枝繁叶茂,婆娑亮丽;美在参天耸立,犹如巨伞,更似顶天立地的巨人;美在婀娜多姿,犹如翩翩起舞的舞女,魅力无穷。”真是观察得细致入微,比拟得恰如其分,既有远景,又有近观,动静相宜啊!
    三是语言通俗易懂,平易近人。
    散文的语言贵在自然朴素,不娇柔做作,让人读后能够回味无穷,从作者所写的一句看似平平常常的话,经过细细品味之后,却可以发现作者寄予的真谛。在《人在黄姚》这部散文集里,我们不难发现,古冬凑在创作散文时,散文的语言大多是以平易流畅的口语为基础,有时也采纳古典著作和外国文学中富有生命力的语言,然后提炼成生活中简洁明快琅琅上口的文学语,同时,他也会巧妙地运用一些妙语、警句以及精彩的比喻,让其像在石头里闪闪发光的云母一样,不时地在自己的抒写中,焕发出一种动人的光彩。
    当然,《人在黄姚》这部散文集也不是尽善尽美,同样也有瑕疵之处。不难看出,古冬凑的前期有些作品,散文韵味不够浓,有的甚至是应景之作。这也许是他当时想急于见报发表的心理,也许是他长期在基层从事教师工作的缘故。
    《人在黄姚》出版发行之前,古冬凑委托我为其新书写序,联系出版事宜,以及组织全国各地诗友撰写贺诗、贺联,因此我在这里唠叨几句,权作序言吧!
    
   


类别: 书里书外 |  评论(0) |  浏览(11557)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