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5572
用户名:  千里烟波
昵称:  千里烟波

日历

2021 - 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1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7-02-27 17:25

油条和豆浆的爱情


 

 


 

她叫豆子,我叫麦子。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和她一起生活在田野里。

她就生长在我的身边,隔着一个田垄,每当风走过,我就朝着她招招手,她也朝我点点头。有时候我们也会窃窃私语。说到开心的时候,我们会开心的微笑,说到伤心的时候,我们都在风里颤抖。

 


“豆子,我爱你。”终于有一天,我鼓起勇气和她说了我的心声。

“麦子,我也爱你。”她的脸红了。

“我想和你一辈子在一起,永远都并不分离。”

 


我们的爱情就这样和我们的身体一样日渐滋长。

可是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一个下午,那个阳光很灿烂的下午,一把镰刀把我们从地里割了下来,我和我的兄弟们躺在一起,而她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抓着,没有任何力气的挣扎!

我被放到了脱粒机里,我在脱粒机的呼喊,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听到。“刷刷”的经受着脱粒机的折磨,我脱离了我的身体,其实,最痛的是我的心——在很早以前,我就听说过人们会把豆子的黄褐色的皮肤给剥落下来,那她一定很疼!

 



 

我好象死了,一定是,因为我就躺在晒谷场,炙热的阳光在我身上肆虐着,我的眼泪在窒息的空气中挥发。一天又一天,我翻来覆去。我干瘪得没有任何的水分。

一天中午,我又遇见了她,是她吗?躺在不远处,她变了个模样。发黄的外套,没有精神的面颊爬满了皱纹。

我叫唤着:“豆子!豆子!”

她微微弱弱的转过头:“麦子……麦子……”

“我好难受,稻子,我好困呀!”她嗓子已经沙哑了,“我可能快要死了……”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她已经晕厥过去了。

烈日挂在天空,我也说不出话来,我看着她,我的眼泪已经被晒干了。

快到黄昏的时候,阳光已经不再那么刺眼了,甚至还有点凉凉的风,我听到了她轻轻的呼唤:

“麦子……”

我睁开眯着的眼睛,远远的望着她干瘪的身体。

“麦子,我要是死了,你一定要好好的,无论我们来生是否还能相遇,你一定要记得我爱着你。”声音很脆弱。

“恩,我会的,豆子。如果有来生,我依然选择爱你!”


就在这个时候,豆子被装入了口袋里。我看到了“幸福豆浆厂”的标记。

我知道我怎么呼喊也不能阻止这场刻骨铭心的分别——也许是永别了。

我再没有见过她。

后来我也被装进了麻袋里,黑暗伴随着我。在黑暗里,在没有她的日子里,我经历了第一次死亡。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流浪在各个陌生的地方,经历着不同的磨难,我的世界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我从谷仓被搬上车,再到打米机里的时候,我第一次看到我自己裸露的身体。经历了粉身碎骨获得重生后,我想到了我最亲爱的豆子。

我的麦子兄弟们劝我说,别太痴情了,你们不可能的,豆子和麦子都一样,最后就会在人们的享受中死亡的。

我不信,我一定要见到我的豆子。

兄弟们摇摇头,酣酣的在米袋里睡去。我在浑浑噩噩的压抑中,我梦见了我和豆子在一起的日子,那时的阳光很灿烂,风也很轻,我们一起从一粒种子成熟,在雨水里她用她的叶子挡着我的身躯,怕我感冒了;在狂风的时候,我用我的手扶着她,怕她脆弱的摔倒了;有的时候,我会低下头亲亲她,有的时候,她会挨着我……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和兄弟们又被拉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那里的空气浑浊得让我窒息。随后,口袋被打开了,我听到了机器的轰鸣声——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声音的我,好象没有怎么在乎了。我甚至希望听到机器的声音,因为那样我就有短暂的时间从黑暗的口袋中走出来,这样我就有可能遇到豆子,即使我知道这样的机会是微乎其微。

口袋被打开了,我四处观望着,除了白茫茫的一片,我没有看到豆子。我还没有注意,我和我的兄弟们被倒入了机器中……



从机器出来疼痛的走出来的时候,我看看我自己,已经成了白色的粉末。

开机器的那个老伯伯和我的主人说:“这机子磨出的面粉白吧?”

于是,我成了面粉。

 

 


 


我变成面粉后,我见到光明的时间多了,但我想此时豆子定是不认识我了。因为经历了这么多的时候,我已经面目全非了。

我躺在早餐店的小摊上已经麻木,被一个小姑娘加了酵母水揉捏着。一个小时后,我的身体膨胀了起来。之后,小姑娘用刀把我切成了一条一条的,放在了白色的案板上的时候,我看到了在早餐店门口的“幸福豆浆专卖”的字样。

  是豆子去的那个豆浆厂的名字!


“麦子!麦子!”

声音那么的熟悉。

是豆子,我朝思暮想的豆子!顺着声音方向,我看到一个小的透明塑料袋子在食品架上,是豆子吗?她怎么变成了液体?

“麦子,麦子,我是豆子呀,你不记得了吗?我现在叫豆浆了!”

是豆子,真的是豆子!因为那个声音绝对不会变的。

我激动得身体发软了,终于瘫在了白色的案板上,眼泪顺着案板流了下来。

“麦子,等会我们就会见面了,看见了吗,那个油锅。”透过透明的塑料袋子,我看见了豆子在里面幸福却心疼的说,“你跳下去后,我们就会在一起了。”

我看的确有着一个沸腾的油锅,油星四溅,滋滋的做响,刚才和我裹在一起的兄弟有些已经在里面痛苦的呻吟了,在里面浮浮沉沉着。

“麦子,你怕吗?”

“我不怕,豆子,为了你,我什么都不怕,我经历了孤独无助的黑暗,经历烈日的暴晒,经历脱皮的痛苦,经历了粉身碎骨,经历了菜刀的残忍,我都在想,我会见到你的,一定会的!”

“吱————”我毫不犹豫地跳下了油锅。

 

 


 

“老板,我要一份豆浆一根油条。”是一个男孩子的声音。

小姑娘把豆子从食品架上拿了下来,又用夹子把我从油锅里捞起来。

一张桌子上,坐着一对情侣,,男生用戴着手套的手拿着我,醮着已经改名叫豆浆的豆子,往女孩子的嘴巴里送着。女孩子甜蜜的笑了。

笑容很幸福。

我就这样和豆子在幸福中死去。

这对情侣,他们知道我和豆子的爱情历程吗?

 

 


类别: 小说 |  评论(23) |  浏览(405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3 条评论
[匿名] 冰心小妹妹(未登录用户) 2007-04-03 18:07 Says:
【评论未审核】
lilyfairy 2007-03-30 20:48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RUMI(未登录用户) 2007-03-30 18:40 Says:
【评论未审核】
千里烟波 2007-03-29 11:54 Says:
【评论未审核】
芷若茗 2007-03-29 10:07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12(未登录用户) 2007-03-27 13:30 Says:
【评论未审核】
千里烟波 2007-03-26 11:12 Says:
【评论未审核】
千里烟波 2007-03-26 10:52 Says:
【评论未审核】
想你中南海 2007-03-26 09:21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风一样自由(未登录用户) 2007-03-25 22:08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飘飘(未登录用户) 2007-03-25 20:32 Says:
【评论未审核】
千里烟波 2007-03-25 13:04 Says:
【评论未审核】
天蓝杉 2007-03-25 09:09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李半仙儿(未登录用户) 2007-03-25 01:05 Says:
【评论未审核】
莫言休 2007-03-24 23:11 Says:
【评论未审核】
安心 2007-03-24 16:45 Says:
【评论未审核】
荒野 2007-03-24 11:54 Says:
【评论未审核】
千里烟波 2007-03-23 17:10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525(未登录用户) 2007-03-23 13:47 Says:
【评论未审核】
千里烟波 2007-03-23 12:41 Says:
【评论未审核】
« 1 2» Pages: ( 1/2 total ) 23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