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48908
用户名:  黎文东
昵称:  黎文东

日历

2021 - 5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1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1-06-16 20:50

小说:一个孤儿的异乡生死恋(二)

文/黎文东

(二)他乡遇梦中人

 

犯罪嫌疑人一点红画像贴出来后,便有不少人来报案,说他们确实认识这个女人,但至于她姓甚名谁,他们并不知道。

最先来报案的是“翡翠美容院”的老板,说她曾经在她的美容院呆了好多年,但至于她姓甚名谁却不记得了,因为一直以来他们都叫她一点红,这是美容院为了招引客人而为她起的名字。由于人长得漂亮,一点红曾经是美容院的一个招牌,但不知道为什么,两年前她却辞职不干了。

还有一个超市老板,拿着一张身份证复印件来报案,说这个女人叫张菲雯,是他们超市的一名售货员,3月14日是她的轮休日,但休息日过后却不见她来上班了,我们一直在找她。警方立即上网查看,但在网上并没有查到张菲雯的任何资料。警方立即打电话到身份证的发证机关查证,结果发现身份证是假的。

来报案的人,不下十个,但各个都说他们认识是认识,却不知道她姓甚名谁。一点红的身份一时成了一个谜。

而死者官飞宇,经过警方查证,是家住XX省XX县XX乡XX村XX屯的一个孤儿,一直寄于一个堂叔家的篱下。对于他的死,村人都漠不关心,他们都说,这个苦命的孩子,死了也好,对他是个解脱。据堂叔说,官飞宇两岁时他妈就因嫌弃家里穷而跟一个有钱的老板跑了,他爸原本就是一身的病,自从他妈跟人跑了后身体就更加一日不如一日了,在他八岁的时候也散手西去了。这个孩子,一生下来就苦命。他是在2005年2月10日左右离开家的,那时他只带了两件衣服,问他去哪里,他说想出去混混。

 

 

2005年2月14日,官飞宇来到了F市。那是一个情人节的下午,到处都飘扬着情人节快乐的气息,一对又一对的情人从官飞宇的身旁走过,这些情侣们还时不时地咯咯笑,生怕别人没注意到他们似的。

官飞宇提着袋子傻傻地站在火车站的广场上,时不时就有人过来问他要不要住宿,官飞宇都一个劲地摇头。从车站出来的人们,都集聚到了车站前面的这个小广场上,然后又纷纷地四处散去。以广场为起点,左一条道,右一条道,前面还有四条斜伸向远处,但此刻的官飞宇并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往前往左还是往右?官飞宇感到很迷茫,心情也很灰暗。

这个时候,一个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他居然碰见了多年不见的梅姐。梅姐似乎也看见了官飞宇,还在朝着他笑。官飞宇上前和梅姐打了个招呼:“梅姐,你怎么在这儿?”梅姐抿着嘴,笑了笑,然后和他开了一个玩笑,梅姐说:“我是专门来接你的呢。”官飞宇之所以认为梅姐是在开玩笑,是因为梅姐根本不知道他会来F市,连官飞宇自己事先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F市,所以梅姐是绝对不会知道自己要来的。

梅姐伸过手来要帮官飞宇提袋子。“不不不,”官飞宇忙挡住梅姐的手,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迷途的羔羊遇见了救星一样,心情顿时好了起来,“还是我自己来提吧,才一个袋子,里面才装了两件衣服,又不重。”

梅姐就依了官飞宇。梅姐还是对着官飞宇笑。

梅姐是几年前就出来“混”了,一直没有回家,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没想到自己却在这儿碰见了她,官飞宇一想到这心里就特别高兴。梅姐比以前白了,但比以前瘦了些。梅姐现在的穿着很时髦,完全“城市化”了。梅姐原本就是个漂亮的人儿,如今又“城市化”了,那就更加漂亮了,最要命的是梅姐眼睛里藏着的那只会吃人的小妖,现在似乎更能会吃人。

以前在村里,梅姐眼睛里的这只小妖就知吃掉了很多人,就连能做梅姐父亲的村长都被她吃。当然,两年前才16岁比梅姐整整小了6岁的官飞宇也不例外地被那只小妖吃掉过,而且还吃得很彻底,把官飞宇的整颗心一点不剩地都吃掉。现在,这只经过多年修炼“妖气”更精的小妖,又突然活灵活现地蹦到面前,官飞宇确实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

官飞宇的心跳在加速,血液在膨胀……

梅姐揍上前来,几乎与官飞宇头碰着头,接着嘴巴一抿,双眼又故做一瞪,然后才嘻嘻地说:“走吧,先到姐那儿落个脚吧。”

于是,官飞宇便傻傻地跟在了梅姐的后面,像在梦中。梅姐带着官飞宇拐进了一条小巷。梅姐说:“穿过这条小巷就到了。”

小巷并不长,大概两百米,但小巷两边都是花花绿绿的发廊。每个发廊的外面都坐着至少两位既漂亮又性感的小姐。那些小姐们都在骚首弄姿,但那倒也成了一道诱人的风景,令那些不安心的男人们心潮澎湃,想入非非。

梅姐突然抓住官飞宇的手。梅姐的手很暖,手被抓住的刹那,一股暖流从梅姐的手心传到了官飞宇的手心上,瞬间就扩散到身体的每个细胞,刚刚稍微平静下来的血液又沸腾起来。自从董事起,官飞宇这是第一次被女人牵手,而且还是自己喜欢的女人牵的手,这一突然降临的幸福让官飞宇不能自己。梅姐还故意撇着嘴说:“她们都在朝着你笑呢,我不能让你被她们迷住,她们那些人都不干净,所以我要把你抓牢来。”若不是在大街上而且又刚刚从大山里出来没有见过世面,官飞宇一定转过身来抱住梅姐。官飞宇说:“我们这样,她们在笑话我们呢。”官飞宇似乎很不适应在大街上和女人牵手,于是竟想挣脱梅姐的手,但梅姐抓得很牢,没有让官飞宇挣脱掉。

梅姐一直都在笑。梅姐的笑很迷人。一个骑着摩托车的男人,只顾着看梅姐,虽然车子开得很慢,但还是几乎撞到了人行道上。也许,大街上有些车祸就是这样产生的。

官飞宇觉得自己此刻真地很幸福,以前在村里自己虽然也很喜欢梅姐,但那时在梅姐的眼里,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未成年的小孩,而且还是个孤儿,梅姐根本瞧不起。所以,那时即使对梅姐有多喜欢,也只能把它深藏在心里,哪知道事隔多年后,梅姐竟然主动地来牵自己的手。

不知哪个发廊里正播放着林忆莲的歌:“我怕来不及,我要抱着你……”梅姐也哼哼地跟着唱起来。此刻的官飞宇与梅姐,不仅自己在相互地吸引着,而且两个加在一起还组成了一块强劲的大磁铁,其磁场布满了整条小巷,将整个小巷里的人都齐齐地把目光望向了他们。


类别: 文学 |  评论(0) |  浏览(481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