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48908
用户名:  黎文东
昵称:  黎文东

日历

2021 - 5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1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1-06-15 00:48

小说连载:一个孤儿的异乡生死恋

(一)公园惊现坟墓

 

    2007年3月15日,F市东郊的江龙公园内的螺丝山上突然冒出一座新坟。坟前立块“木碑”,上写“官飞宇之墓”。

    官飞宇到底是谁?他的亲人居然将他埋在公园内……

    天渐渐暗下来了,远处五彩缤纷的灯光将美丽的城市缀得更加美丽。街道上,车辆匆匆,行人也匆匆。忙碌了一天的人们,都在赶着回家。天黑了,鸟儿都会回巢,何况是人呢?可这时候,一点红走进了公园。站在公园大门边上的工作人员吴姐对一点红说:“小姐,都快到关门的时间了,你一个人进去干嘛呢?”

    一点红似乎怔了一下,然后指向公园里离大门约100米远的厕所说:“我上个厕所,不行吗?”

    “行,你快点。”

    “谢谢!”一点红往公园里的厕所走去了,脚下的高跟鞋有节奏地敲打着水泥地,发出“噔噔”地响声。随着那响声其屁股左一扭右一扭的,极具挑逗。她上身穿着的是一身黑色的紧身衣服,于是,其美丽的身体曲线便随着那屁股的左一扭右一扭而像一条光滑的蛇一样跟着蠕动起来,像块磁铁一样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风轻轻地吹着,柔柔地抚在一点红的脸上,也抚到了她的心里,痒痒的,抚得她不知不觉就落了满腮的泪。渐渐地,风就大了,厕所前面的竹林便唱起了歌。凄凄切切地,多么凄凉的一首歌!

    一个小时过去了,却不见一点红从厕所里出来,公园的门早就该关了,但就因为一点红上厕所没有出来,吴姐才一直没有关。守了一个多小时,吴姐才想到上厕所去看看。

风呼呼地吹得更大了,吴姐突然觉得有点冷。“这天气真怪,”吴姐自言自语,“今天还热得全身冒汗,怎么到了晚上风一吹就冷得让人打抖呢?”

    厕所里并没有人。一点红究竟去哪里了呢?站在大门口就看见厕所,吴姐明明看见一点红走进厕所了啊,而且公园里面这么黑,她现在又到哪里去呢?吴姐满心的疑惑,便试探性地喊了一声:“小姐,你在哪里?”

    没有听见一点红的应声,唯有风吹打竹林唱响的歌声。竹叶在不停地摇晃着,挂在厕所顶上的照明灯,蜡黄的光穿过了竹叶的缝隙,斑斑点点地洒落在水泥地上。吴姐加大了音量又喊了一声:“小姐,你在哪里?要关门了哦。”仍没听见一点红的应声。

    风忽大忽小,竹子也摇晃得忽快忽慢。竹林唱起的歌声也忽大忽小,忽快忽慢,吴姐突然觉得这歌声很阴冷很吓人,一种莫名的恐惧油然而生。吴姐在这里上了十几年的班,独自在黑夜里在这片竹林里走过或者待着也不下百次,却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吴姐逃也似的来到公园大门外,又伸长了脖子往厕所那边瞧了好一会儿,才极不情愿地关上大门。

    吴姐一夜都睡不着。

    第二天,吴姐在公园里逛了一圈,这儿瞧瞧那儿望望。吴姐总想她会在公园的某一个角落里碰上一点红。但遗憾的是,吴姐没有碰见一点红,却意外地碰见了那个叫做“官飞宇之墓”的坟。

    吴姐把在公园里见到一座新坟的事情告诉领导。领导过来看了随手就把那块木牌拔了去,说:“这不是我们刚把树移走而留下的一个坑吗?谁又把它填回来了,让哪个捣蛋鬼在前面立了块木牌,这哪会是坟?少见多怪。”可吴姐却认为里面必有文章。

    晚上,公园快要关门的时候,一点红又来了。这回吴姐拦住了一点红。吴姐说:“要关门了,任何人都不给进去了。”

    一点红疲惫的脸上挤出了一丝涩涩地笑,说:“阿姐,我上个厕所,难道就不可以吗?而且现在也还有十几分钟才到关门的时间呢。”

    “昨晚,你也是这个时候上厕所,结果等了一个多小时也不见你出来,为了等你我在这儿呆了一个多小时才关门。”

    “不会吧?”一点红一脸惊讶的样子,“昨晚我一上完厕所就出来了啊,大概就十分钟。”

    “那我怎么不见你出来呢?”

    “阿姐,进进出出公园的人这么多,你怎么记得这么多呢?你一定是忘记了。不过阿姐,昨晚如果真地是为了我让你等了一个多小时,在此我向你说声对不起,向你道个歉,同时也谢谢你的关心。”

    “好啦好啦,算是我老了眼花了我记性差了。你就抓紧时间上吧,这回我可到点准时关门的啊。”

    一点红道了一声谢,然后又往公园里的厕所走去了。一点红脚下的高跟鞋仍有节奏地“噔噔”地敲打这水泥地,屁股仍左一扭右一扭,腰肢也蛇一样的蠕动着,还边走边甩着瀑布般的长发。吴姐的眼睛就像被一根无形的绳子绑住似的一刻也离不开一点红,直到她走到厕所里面看不见为止。可是,十分钟过去了,仍未见一点红出来,这回吴姐是特别留心了的,确实不见一点红出来。

    吴姐本也想到点准时关门的,可还是忍不住到厕所里去看看。

    厕所里又没有人,怎么喊也没有人应。难道真地遇见鬼了吗?明明见到她走进厕所了啊,而且进去后就再也没有见到她出来过,难道她可以蒸发不成?如果昨晚是因为没注意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出来,那今晚可是百分之百地留神了啊。吴姐百思不得其解,这么大的一个人难道自己会看不见吗?她一个穿着高跟鞋走路屁股一扭一扭小姐气十足的人难道又能飞檐走壁,从厕所的后面翻墙出去了不成?真是世界上无奇不有,好多事情总是让人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这一夜,吴姐又彻夜不眠。

    3月17日也就是第三天吴姐又早早的在公园里逛,吴姐的目的很明显,那就是在公园的某个角落里见上一点红。但结果仍同昨天一样,没有见上一点红,只是昨天刚将木牌拔掉的那个“坟”前面又立起了一块木牌,上面仍写着“官飞宇之墓”。吴姐又把这事情告诉领导。领导这回不再像昨天那样随手就把木牌拔掉了,领导命人将其挖出来,结果还真地挖出了一具尸体。

    吴姐把这两天晚上公园快关门时一点红才来上厕所却不见她出来又不知道她去哪里的事情告诉了领导以及来办案的警察。一点红便成了此案的一条重要线索,警方开始布下了天罗地网“追寻”一点红……

更多精彩文章:


类别: 文学 |  评论(1) |  浏览(510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来不及带走的花(未登录用户) 2011-06-17 07:35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