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48782
用户名:  唐芳
昵称:  唐方

日历

2021 - 10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21 - 10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0-03-11 21:51

先听坏消息,再听好消息



        先听坏消息,再听好消息

       --来自李约热的《人间消息》

唐俊叔叔的死讯着实让我震惊,这是一个坏消息,但我认为最坏的消息应该是季天冬的冷漠和不知所终的结果。

季天冬是个科学家,出身书香门第,研究自然科学,天生有一种优越感。父母在特殊年代蒙冤受难,加上有唐俊叔叔做同事,说明家境不一般,这是明证。

唐俊叔叔对季天冬来说是个敏感的名字。作为遗腹子的季天冬从小自卑,被很多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没少被人嘲笑,父母又说不清与唐俊叔叔的关系,或许是不愿意说,他们仅仅是同事关系吗?这些,在季天冬心里埋下深沉的痛并长成一块疙瘩,让他羞愧万分。他一直抗拒唐俊叔叔,以至于唐俊叔叔因抑郁症住院治疗,出于母命难为才去医院转一圈,甚至都不想停留一分钟。

按理说,唐俊叔叔不是一般人,大学教授,一生都扑在物理研究上。终身未娶,善良而且乐于助人,一看就是有过辉煌经历的高级知识分子。但退休之后的唐俊叔叔竟然改变研究方向,开始研究“人类灾难史”。正如他的学生小陆说,说是灾难史,其实是研究“人类的罪行史”,就是找出曾经的灾难现场,然后记录成册,留给这个世界的一份证据。从此,面对曾经的灾难现场,唐俊叔叔坠入黑暗,他封闭自己,拒绝所有人。

最终使唐俊叔叔崩溃的应该是去柬埔寨,小陆说。他们“在金边一个死难者纪念馆凭吊,一个透明的玻璃房子,密密麻麻堆满了死难者的头颅,从地上一直堆到屋顶,站在玻璃屋子面前,他感受到强烈的震撼和悲伤,唐俊叔叔一直都在发抖,泪流不止。”这些灾难与他曾经受过的屈辱相比要严重得多,万人坑的白骨已经成为历史的冤魂,而唐俊他还苟且活着。面对这些人类自相残害的灾难,他那些经历和屈辱又算得了什么,他们只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却又不值得一比。世界灾难深重,唐俊叔叔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当然,季天冬没有理由对唐俊叔叔负责,唐俊叔叔的离去对他来说不过是一种内心深处的解脱,但他必须要对周畅有个交代。这个能把一个研究人类学又喜欢古生物、青春无敌的女博士生培养成一个怨妇,那要有多大的能耐啊。

周畅,隔着书本我都能想得到她干练的短发、小圆脸大眼睛,一副青春无敌的样子,理智又聪慧。有自己热爱的专业,还能分出心来爱这个没心没肺又冷漠无情的季天冬。

季天冬凭着“有人发现疑似玛沙的踪迹”消息,便从南到北一直找寻它,甚至到南美的沼泽掘地三尺。他带学生深入大瑶山腹地圣堂山,一去数月。他对周畅不闻不问,生病也不管,没有当一回事,完全是一副让她自生自灭的样子。虽然他的冷漠有时候也很无奈,他知道“这么多年来周畅一直跟着我绑在一起,最美的时光都被我耗掉了,她对我的期待都化为泡影,从对我言听计从百依百顺到怒不可遏大声呵斥,她是多么绝望。”可想而知,任何一个女孩遇到这种混蛋男人都会发疯,何况她还那么全身心地爱他。好在,周畅有两个人生,一个坏掉了,还有另一个。对季天冬来说,失去周畅是一个坏消息,但对周畅来说却是一个好消息,毕竟,她能解脱了。

另一个坏消息就是季天冬终极一生研究植物玛沙,并没有给他带来成就感。对于玛沙这种古老的生物,这种见证人类成长的物种,突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这种长着老虎斑纹,质地像波斯地毯的植物,在征服了冰川、沙漠之后,谜一样地从地球上消失。“当它再次出现时,已经变成我和我的学生眼里雕塑般精美的化石。”季天冬曾信心满满地认为,如果他能够为人类重新找到玛沙,这个神秘的物种带给人间的消息,不管是好是坏,迟早都将由他一一证实,说不定那时的他将获得人类终身最高荣誉诺贝尔奖。

然而,季天冬和他的学生们在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之后,一直就没有找到玛沙的蛛丝马迹,甚至怀疑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存活过这种生物。正如周畅说的那样,“从古到今,有多少物种消失啊,如果每一种物种的消亡和重新出现都要细细考据,人间都要变成地狱”。季天冬却不管那么多,他的世界里只有玛沙。

已经把灵魂给了玛沙的季天冬,对自己所从事的事业充满敬畏,绝不容许任何人对他所做的事业有一丁点儿的不敬。关于玛沙的资料他有半屋子那么多,而用来寻找和鉴定玛沙的仪器就有一吨。从这点看,季天冬对研究玛沙是倾注了全部的心血。他迷茫过,他怀疑过,但他从没有放弃过。他这么多年来对玛沙执着的追寻,不过是一场“睡梦中的恋爱”。

也许正是这样,他已经没有空余的心房装下周畅了。经历过那么多的人和事,周畅在他面前介绍古生物化石时青春无敌的样子经常出现在脑海里,可那已经是很遥远的事了。读到这里,我终于原谅了季天冬,同情了周畅。我知道周畅已经变成俗人,而季天冬还保持对玛沙的那份挚爱。世上男女的情感不都是这样吗,初见时两情相悦,再看时已落花流水。

季天冬对于玛沙,那是怎样的一种情感呢,“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沉溺于玛沙的世界,什么人间烟火、人间悲剧都跟我无关。”甚至,他不止一次梦到,玛沙像老虎皮一样覆盖在人类的原野上,小孩在上面打滚,野兽在上面奔跑。但是,一个女人的离开,都让他怀疑所做的研究到底有没有意义。就这样一个我以为是冷漠无情的男人,竟然也被情感所纠缠,竟然也是一个痴情人。因为周畅的离开,让他开始对他的研究产生了怀疑,人类的情感太奇妙了,一些所谓的伟大的梦想和抱负,在人类情感面前,很多时候不堪一击。

这个时候,终于传来了好消息。我们看到季天冬柔软的一面,他心地善良,他是个孝子,只要妈妈让做什么,能做的尽量去做,而且不让她看出他的不情愿。当他经历了情感的挫折,经历了唐俊叔叔的离世,经历了他母亲内心的挣扎,所有这些,终于冲淡了他心中的怨恨。他选择相信母亲,他依然爱着周畅,他看到小陆眼含泪水而内疚,他更加坚定找寻玛沙的信念。

他很佩服小陆,佩服唐俊叔叔,他们都是了不起的人。他勉为其难和母亲一起处理唐俊叔叔的后事,虽然感到屈辱但最终放下了,不再纠结,不再怨恨。他想,这个时候唐俊叔叔是不是他亲生父亲已经不重要了,就算他是他亲生儿子,那又怎样?

当季天冬又重新回到寻找玛沙的时候,他接纳了小陆,帮助小陆继续完成唐俊叔叔的课题。从此,小陆跟着他们,他们研究玛沙,去寻找也许并不存在的玛沙,而小陆则去寻找曾经的灾难现场。

最后,作家李约热借季天冬的话说,“我想,我总得为老人家做一些事情,这个世界春暖花开,同时,这个世界寒风刺骨。有人沐浴春光,就得有人忍受饥饿。”生活在继续,研究在继续。玛沙最终成为季天冬心中的诗,是他缔造的精神理想国;而灾难现场也成了小陆的远方,支撑他完成唐俊叔叔未竟的事业。季天冬说,只要小陆没有停下来,我就不要停下来。

这便是来自人间最美的消息。









类别: 思想 |  评论(0) |  浏览(41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