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48782
用户名:  唐芳
昵称:  唐方

日历

2021 - 6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1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7-02-21 10:07

读书时间:《致国人的一封信:无数人惊出一身冷汗》



    昨天花了两个小时读席亚兵的一篇关于“中美博弈”的长文。认识一下席亚兵这匹黑马:1971年生,陕西宝鸡人,北京大学文学硕士。出版有诗集,翻译多部外国文学作品,发表诗歌评论数十篇。现居北京,在一家杂志社工作。昨天他以《致国人的一封信:无数人惊出一身冷汗!》檄文,棒喝中国知识分子。

席亚兵从9个方面论述在这场博弈中,中国知识分子应该站在什么立场上看中国,从哪个出发点看中国,不同的出发点和利益立场会有完全不同的结论。中国知识分子应该忧什么?他认为“作为中国知识分子,必须回答自己在这种博弈中站在哪一边。是站在推动中国强大繁荣的立场上,还是站在推动中国动荡衰败的立场上?这是判断是非的界限,也是判断是否人道的标准。标准很清晰,是一块试金石,大家在感到迷茫的时候,就用这个标准在心中细细衡量一下。”

他提出看中国,站在哪里看?看中国要看到树木更要看到森林;看中国,制度红利你不能视而不见;看中国,不要掉进博弈对手设计好的话语陷阱;中国崩溃了,你和你的父母子女都逃不脱;中华民族永恒之痛;国家强盛是人权的前提;共识之内与共识之外;不折腾,折腾就是自作孽不可活。看中国,看全局,看生存,看发展,看大义。义者,利之和也。他认为,生存和发展是最原初的普世价值。在这个世界上不存在超越生存发展的普世价值预设。在这里有两个基本点:第一,国家强盛,这是中国人生存发展的大根本,舍此一切无从谈起。第二,十三亿中国人的现实生活幸福。这是最高的普世价值,也是衡量是非的基本标准。

观察中国问题,首先是立场问题,我们跟那些没有中国的国家民族立场的人没有共同的立足点,也不会有同样的结论;其次是方法论问题,看中国必须基于最基本的事实,才是客观的有效的方法论。我们不要掉进博弈对手设计好的话语陷阱。有些口号,不论其理论上多么美好,在实践中都可能是巨大的话语陷阱,使中国陷入经济停滞,社会动荡分裂的陷阱之中,因而绝不能成为考虑中国问题的出发点,更不能成为社会实践的出发点。一个知识分子,当他提出某种口号的时候,他的思维不能够停留在口号本身,更应该想象一下这个口号后面的现实境况是什么?又代表了谁的利益?这是最现实最根本的问题,无法回避。

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的博弈对手有了明显的紧迫感,他们的代理人更是见缝插针抓紧一切机会大做文章,把小问题做成大问题,把局部问题做成整体问题,从每一件事情上都推导出“推墙”的结论。博弈很激烈,也很残酷。面对这样的前景,某些人口口声声的良知,责任,道义,人权关怀,又在哪里?如果他们没意识到这种前景,那是目光短浅,随波逐流,没有往深处想;如果意识到了,还要往那个方向推动,那就是丧尽天良!已经有极少数人正在竭尽全力地为中华民族的博弈对手代言。他们那些关于人权的表述是令人怀疑的,他们不傻,也不缺乏最起码的想象力,他们心里非常非常明白,在这些话语的后面,只有中华民族的灭顶之灾,而根本没有人权和普世价值可言。

       中美博弈难道真的象有些人描述的那样,是由于意识形态原因吗?美国怎么不去遏制君主制的沙特(前不久还一次处死47个异见者)?当今美国与俄罗斯的博弈是因为意识形态分歧吗?是大国之间生存空间和利益空间的争夺啊。除非中国不崛起,不在经济和货币影响力方面挑战美国,否则不论中国有着怎样的政治体制和意识形态,都不可避免地发生剧烈的博弈,如今日之俄美关系。明白了这个道理,就有必要重新考虑自己的角色。从自身利益出发判断事物,双重标准,这不奇怪;奇怪的是,中国有那么多知识分子把美国看成真理和正义的化身。美国这个以自身利益判断一切的国家,连最亲密盟国领导人的电话都要监听,还来到南海耀武扬威,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好吗?这是真天真还是装天真?他们从美国立场和美国利益出发,可以理解;你们也从美国利益出发,不能原谅!那些从美国立场判断一切的人,你们置十三亿中国人于何地?

     世界上有人不愿看到中国强大,这不奇怪,利益使然。守成和崛起大国之间的冲突,在人类历史上从来就无法避免。奇怪的是,还有一些中国知识分子,总是在配合那些不希望中国强大的人的利益和战略目标。如果有朝一日中国走上了他们设计的道路,中国人民将坠入一场巨大的灾难。到那天经济凋零社会动荡,经济停滞,该办的大事办不了,那是中国可能承受的吗?

     国家强盛是人权的前提。一个中国知识分子,他既不应该是所谓左派,也不应该是所谓右派。他只能是中国派。在今日中国,左和右表述截然相反,结果则是殊途同归,陷中华民族于万劫不复。不论左派右派,都有必要基于十三亿中国人生存发展,成为同一命运共同体中的理性人。今日中国人的生活水平,虽然远说不上完美,但却是我们的父辈,祖辈,祖祖辈辈没有拥有过的。这是最普遍的真实,最高的价值,最深刻的本质。中国人民能够同意让其毁于一旦吗?因此,绝对不能让少数走极端的人引领社会前进的方向。从历史的经验看,一旦进入动荡,有点政治资本的人都是老子天下第一,没有几十年是安定不下来的。这是中国承受不了的,中国人民付不起这样的代价。到那天,知识分子特别是人文知识分子就是社会最弱势的群体,发国难财的人肯定有,但跟你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珍惜中国的发展,珍惜手中的果实,不要坠入自己挖掘的陷阱,也无权把千千万万普通老百姓带进陷阱。陷阱很深,太深,深不见底。醒醒吧。

    我们只能从结果来推断动机的合理性。为了拯救树木而摧毁森林,那是傻瓜。中国人不是傻瓜,他们不会做这样的选择。所谓公知应该基于中国人民生存和发展的现实,不去推动那种明知是绝路也不得不走的局面的形成。一辆巨大的列车,上面坐有十三亿人,包括数亿老人孩子,我们能够眼睁睁看着它冲下悬崖吗?个别人铁了心要站在中国人民根本利益的对立面,那就没有妥协空间,只能跟他作殊死博斗。为了国家民族,消除社会动荡之源。      

好好生活是梦想,祖国强盛是信仰。没有信仰,就不可能有梦想。这个信仰不是抽象概念,而是十三亿中国人民的现实的日常生活幸福,以及作为中国人的自尊感。这是中国人,特别是知识分子魂牵梦萦的梦想,这个梦想在受尽欺辱的历史记忆中更是无限珍贵。我们已经站在梦想之门的门口,没有人能够打到我们,除非我们自己。难道我们能够容忍千年梦想在看到希望之光时毁于一旦?

     我期望着中国经济总量成为世界第一那一天的到来。回想鸦片战争,回想甲午海战八国联军,回想九一八和南京大屠杀,我对那一天充满了期待。想到自己能够看到这一天,就感到心潮激荡,热泪盈眶,一辈子充满意义。这一事实也将促使世界对中国的制度选择做出彻底的反省:哦,中国人的选择是有道理的,也是聪明智慧的。

      这是一个中国知识分子的家国情怀,在中美博弈的关键问题上如果没有站对立场,他不可能有这样的忧国忧民忧思的一腔热血,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席亚兵不过中国知识分子中的一个代表,对于他的观点智者见智,仁者见仁。

无独有偶,当天也拜读了师傅新作《仕之忧》,与席亚兵的《冷汗》相比,两者关于中国知识分子的责任论述有异曲同工之妙。仕之忧。仕是谁?忧什么?作者回答:仕就是知识分子。“中国从古至今,最患得患失大谈功过是非成败的是知识分子,他们如果依附在体制內,就要与在所依附的体制内斗,斗争的目的要么是争权,要么是维权。权力之争会导致朋、党、团、伙相斗,如何不忧?创造财富的手段是如何调动人们的积极性,被调动的人群能力不同、抱负不同,效果必不同,发动者还要与被调动的人斗,如何不忧?分配财富就更难,体制内的分配都难摆平,何况体制外的社会群体?就算有人在创造财富时功劳大,分配财富时少要一点让给别人品德高,但眼看不劳而获者、投机取巧者多吃多占,造成创造财富的力量更难调动,焉能不忧?凡人一生,就算没有‘达则兼济天下’的抱负,‘穷则独善其身’也不易。人生活需要物质保障,如果自己饥寒交迫,如何达到助人给予人的‘仁者爱人’?若是无力助人,难道就是无仁无义?就算可以洁身自好,但面对周围有人使坏,不管不闻就是助坏,助坏必遭指责,如何不忧?可见,仁者不忧,是圣人之道,凡人必忧,仕者更忧。”从这个论述来说,知识分子不是国家的当权者,作为依附群体,他们虽有抱负,只能忧‘均贫富’。凡人只忧衣食住行的物质层面。

师傅也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一个代表,师傅的仕之忧与席亚兵中知识分子之忧,出发点和立场都一样,都是为中国的前途命运、人民疾苦而忧。这是我读到两篇文章最大的感想和收获。


类别: 思想 |  评论(0) |  浏览(1434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