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482
用户名:  婉若清扬
昵称:  清扬

日历

2021 - 7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1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9-08 08:59

风过留痕〈三〉


虽然天还是那么热,我依然坚持穿西服打领带。我把自己想象得无比潇洒,迈着轻松的脚步,吹着欢快的牧羊曲(我放过羊),信心十足地走进了9月的校园。


校园里已有许多学生在干着他们自己的事。我发现许多人在注视着我,还有不少女生也频频回首,甚至有几个洋气的小姐对我吹起了口哨。


在茫茫人流之中,我一眼就看见了她。我对于她的敏感程度是百发百中的,只要她在场,相信我一定能在一分钟之内感觉到。她就是王小洁。她的穿着很简单,白色牛仔,红色的短袖衫,原先的长发变短了,像五四时代的女生头。我喜欢她,不管她怎么打扮,我都喜欢。看见她,我觉得校园是家,温馨而亲切。她简直就是一杯酒,清爽而怡人,不对,像露珠,想饮之。


她也看见了我,她的眼神告诉我,她并没有把我和那个土包子云浪联系到一起。我甚至看见她的眼里闪了一下光,里面更多的是欣赏的成分。当我把目光完全射向她时,她只和我对视了一秒钟就匆忙躲开,但那一束微笑分明是送给我的。


我忽然想起了曾经做过的梦,我梦见穿着黄军装的我一夜之间高大起来,我拄着文明棍,走着八字步,随者如云,观者叹服,这是一个丑小鸭变白天鹅的故事。现在的情形真像是在梦里了,我飘飘然起来,这种感觉真好,这是从没有过的良好感觉。这一刻,我意识到,我再也不能做土包子了,坚决不做!


高潮应该是开学典礼上,我们中文系的学生被安排在一个方阵里。大家都直勾勾地看着我,表情是陌生的。小女生们偷偷地看,窃窃私语,这是谁呀,怎么从没见过,帅呆了!还是张明给我作了介绍。“哇,有没有搞错,土包子云浪!”女生们惊呼。这些猪脑子,她们竟想不到人是会长高的,也是会变帅的。


会后,本班最调皮的小姐周帆跑过来,冲我一抱拳,“土包子,姐我以前多有得罪,看见你今天的进步,我由衷地欣慰,如有不弃,陪我上街吧!”


这丫头长得倒不丑,就是嘴皮子太溜,在土包子时代,她就没正眼看过我,且每次拿我开涮时都是撇着嘴,一副不屑一顾的神态。她是一个典型的小资产阶级嘴脸。因是家里的独生女,跟惯宝宝似的,娇惯成性,容不得半点委曲。


今天她对我如此客气,实令我受宠若惊,我连说,岂敢,岂敢!这丫头还真厚脸皮,说着说着她就凑了过来:“浪浪呀,陪我上街嘛!”她还动起手来,想挎我的胳膊,可把我吓坏了。长了这么大,我还从没有这样的礼遇,我的脸刷地红了,急忙躲开。我相信我闪身的动作在于周帆看来都是迷人的,她惊叫,“你简直帅呆了!”


这时,我看见小洁了,她正从会场出来,远远地看着我和周帆在打闹。小洁一直都不知道我喜欢她,可我知道,她一直被我暗恋着。


看见小洁,我慌了,我快走几步,和周帆隔了一段距离,我不想引起小洁的误会。因为我想追她,而且我天真地以为现在有了追求的资本。


小洁微笑着走过来,看看我,又看看周帆,不住地点头。我想解释,可我解释什么呢!我很无辜很无奈地摊摊手。周帆又凑上来:“浪浪,陪姐姐一次吧!”我吓得向后一退,故作正色道:“帆帆同志,我没空呀!”周帆盯着我,忽然转身就走,且走得一步一跺脚,几步后,她回头,作咬牙切齿状,“云小子,你个土包子,不给姐姐面子,记住,我生气了!”说后又撇撇嘴,笑完了才走。她这一笑一骂令我浮想联翩,是暗示?是调侃?还是另有阴谋?


小洁只是笑,站着没动,见如此收场,方咯咯地笑起来,她说道:“云浪,你就陪她去不就行了吗?”


当时我想说,要是小洁你请,我就去了。可那时没现在脸皮厚,我心里想到了就是组织不起合理的语言来,也没这个勇气,只是干着急。我竟然不知道怎么去接下一句。现在回想起来,我的脸一直是红着的,在小洁看来,我的脸红是因为周帆的原因,其实我的心里都是小洁。小洁像是笑岔了气,说道:“你还害羞呀,人家早走了!”


“我…我…”我越想说点什么就什么也没说出来!我对自己失望极了。小洁也觉得失望,见我老是脸红着并不答理她,很无趣地说:“快开饭了,我先走了!”


唉,我怎么这样笨呀,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喜欢的姑娘站在面前,她已经主动和我说话了,我却一句说不出。


同学们对于我的改变着实评说了几周时间,人人见我都大感惊奇,连最年轻的女外语老师见我都不住地说:COOLCOOL。近些日子,中国大地上到处在说“酷”,可能就是这位女老师的首创,而我就是这个“酷”的原型。开学的前几周,我是飘着过来的,整天晕乎乎的。不管我到哪里,都是女生们目光的聚焦点。那种感觉真好呀!


这个社会就是不公平,土包子时代,没人理我,即使理了,也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可现在不同了,我的社交活动日益增加,请我的多是些女生,要我参加什么这聚会、那舞会的。我的虚荣心被极大地满足了,我成了大忙人。


我这人天生没有艺术细胞,女孩子们常感叹,这么帅的浪哥怎么不会跳舞呀!没关系,女孩子最高兴见到我不会跳舞了,她们有的是耐心,争着抢着来教我。


其实大家都知道了,我喜欢的是小洁,我总希望在舞会上遇见她,若是她能教我一曲,睡不着觉的就是我了。但是她对舞会这类活动不感兴趣。


我终于摸清了小洁的活动规律,于是我决定展开追求的攻势。但是我没想到,正因为我喜欢上了小洁,从而得罪了另一个校园大混混,一场战斗已在不知不觉中酝育……



类别: 其人其事 |  评论(1) |  浏览(238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游客] YE(未登录用户) 2009-09-18 15:17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