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482
用户名:  婉若清扬
昵称:  清扬

日历

2021 - 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1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8-28 08:00

风过留痕<一>

   风 过 留 痕


——转自一个朋友的回忆,那年那月,那人那事,岁月流逝,痕迹依然……


     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孩子,能有幸步人大学校园,实乃我苦读加巧读的回报。当父母手捧通知书时,他们的脸涨得通红,嘴里唠叨着,祖坟冒烟了,祖坟冒烟了!


去城里上学时,是父亲送的。他挑着担子,一头是母亲当年的嫁妆红木箱,一头是尼龙袋,里面装着生活、学*的必需品,妈妈恨不得把家都装进去。父亲是个干农活的好把式,挑这点东西不在话下,但因为我家非常偏僻,要翻过三座山,趟过两条河,才能到通车的小镇,所以父亲在途中也歇了两次。我一直都是个孝子,要替他挑一段路,他坚决不许,我也没再坚持,最终还是他一路挑到了小镇。


我不得不承认农村的孩子比城里的孩子要笨,至少在为人处事上,没有他们老辣;还有在追女孩方面,他们更是高手;再有高人之处就是混世的本领了,他们可以混得让老师不管,学生胆寒。这是我到校一段时间后悟出来的。


如果说我能放松自己的心态,安心地学*,我的大学生活也许将平静地度过。但是学校里就有那么几个学生混子,天天西装革履,双手插在裤兜里,叼着烟,吐着烟圈,胳膊弯还挎着个花枝招展,满嘴是油彩的女学生。他们整天在校园里及附近的大街上游荡,每每看见本校的同学,他们总是傲慢地把头一甩,作潇洒状。若是遇见了邻校或是社会上的混子,他们就扎堆在一起大声地说笑。那种样子是君临天下、舍我其谁的。每当我经过他们时,总觉得自己很渺小,于是脚步放快,赶紧溜走。


当时还有一个老乡会,是专为同乡学生组织活动解决困难的。记得我们的会长姓王,个头挺高,他不混,但和混子也认识。他常向我提起他和某某学生混子在一起吃过饭,喝过酒,颇以此为荣。其时,我也没想过自己要当混混,只是仰视会长,想着,你老人家什么时候禅位给我呀,我也跟混混们喝几杯去,这是多光彩的事呀。


那时我的个头真小,二年级了才一米六四,形象更不好,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一眼就把我看了个穿。他们都是这样关心我的:“云浪呀,家里收成好吗?”听听,听听吧,有问城里学生家里收成的吗?也难怪他们这样问我,都1990年了,我还是常穿着一身黄军装,背着黄书包穿梭在校园里,活像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文化遗留。


说起这身黄军装,我是特别珍惜的,这是我舅舅送给我的,听说他是某部队的军官,家乡人常提起他,且说时都带着敬意。我很为有这样的舅舅而自豪,遗憾的是直到我上了大学,也不曾见过其一面。父母也常在聊天中说,要是浪儿考不上大学就当兵吧,找他舅舅去。舅舅的印象仅此而已,他也没有给过我任何恩惠,只有这套黄军装能唤起我对他的记忆,它清晰地告诉我,我还有个舅舅。


大一、大二时,生活是三点一线式的,平淡无奇,成绩不算出众,也绝不差,那时从不需要为补考费尽心思。虽然当了两年的城里人,身上的穿着也有所进步,但我还是没有脱俗。我自认为我并不太丑,有时我独对明镜,端详良久,也颇为自赏。我把头发随意地拔拉着,再洒几把水,试着做出各种发型,然后仔细地看,越发觉得我真不丑,甚至比那些常游荡的混子们更帅气几分。


真怪,我怎么老是把自己和那些混子们相比较呢。说起混子们,他们确实神通广大,外加魅力无穷。举个例子吧。本宿舍室长张明,城里人,比我帅气多了,且穿着入时,手头宽裕。他喜欢上了艺术系的同年级女生罗娜,约了几次不见成效,女同学对他不来电。体育系一小伙,叫李狂,人高马大,练柔道的,牛气十足,他经常叼着烟,说着满嘴脏话,是本校赫赫有名的混子之一。偏偏这小子也喜欢上了罗娜,他一约即成。看把那个罗娜给乐得,天天抱着李狂的粗臂蹦来跳去。罗娜的女同学们都羡慕的要上吊。


我不明白当时的校园风气怎么这么差,小女生们不爱我这样的才子,就是喜欢混混,且喜欢那些混得洒脱的像港台剧混混片里的混子才够味。可能真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吧。我说这话有点偏激,也不能一棍子打死,好姑娘有的是。也许我当时的目光短浅,或是我的视野里都是混混们了,再或者就是混混们的混让我这个农村孩子犯了忌妒。但我不能看见他们,一见我就烦,更烦的是挎着混混们胳膊的女生们的脸。


我很想弄清这帮家伙是如何发迹到今日之人人惧之敬之的地位的,却无从查起。


大二快结束时,发生了一件事,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每年六月是毕业生们滚蛋的日子,那些个夜晚,有哭声,有歌声,有砸玻璃声,还有大骂声……吵得我们睡不着。


体育系的李狂也该滚蛋了,他约了罗娜,在田径场附近的树丛中抱着啃。罗娜紧抱着李狂的腰,任其胡作非为。她高昂着脖子,上身往后倾着,拼命地想挤出几滴眼泪。这个李狂可不是好家伙,他欲火中烧,动作也大了起来。他抄起罗娜的裙子,把手伸了进去。罗娜一撤身,娇娇地说,不要嘛!李狂的泪下来了,眼里流露出几分假惺惺的真情,尽量装出一份生离死别前的肝胆欲裂的昏昏然状。他一边狂吻着,一边做着极其下流的动作。


我确信他已经脱下了罗娜的内裤,并试图把她放倒。罗娜近于哀求,哭声变得发自内心了!既然罗娜不乐意与这个混蛋苟合,只能说明他想强奸。要不是张明的及时出现,这混蛋几乎就要得手了。张明大呵一声,你干什么!李狂从没有听过别人对他这样无礼,觉得面子上下不来。罗娜趁这空溜了!


类别: 其人其事 |  评论(0) |  浏览(235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