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38167
用户名:  风沙潇潇
昵称:  风沙潇潇

日历

2021 - 6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 2021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21-05-17 13:37

我1979年高考的那些事(连载之一)

纪实散文:

1979年高考的那些事(连载之一)

刘平生

 





在中国,高考无疑是一年一度的一件大事,涉及国家、政府和各部门,于个人来说则是主宰命运走向的重大事件,一朝中榜考上了,那就犹如鲤鱼跃龙门,基本可以改换门庭光宗耀祖,对农家子弟来说,能够改变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因此谁不心向往之?但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想要考上大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在刚刚恢复高考的197719781979这前三年,因为“文革十年”而滞留了数百万的初、高中生,大家都要高考,于是形成了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奇观,而高考录取率却很低,请看数据:

1977570万考生,录取27万人,录取率4.8%

1978610万考生,录取40.2万人,录取率6.6%

1979468万考生,录取28.4万人,录取率6%

这三年,也就是人们称的“新三届”,新三届里藏龙卧虎,人才辈出。

百度:“资料显示,1977年,广西自治区高考报考人数达到454871人,再加上报考艺术院校的16536人,总共471407人。这个数字是文革前1965年高考报考人数的8倍多。从录取率来看,40年前的那场高考,可能是史上竞争最激烈的高考。资料显示,1977年高考,区内外高校在广西共录取6958人,录取率约为1.5%。当年高考分为文科、理科(含理、工、农、医),其中文科竞争尤为激烈。文科231306人报考,只录取了979人,差不多是250人里挑一个。”

(资料表明录取率包括中专生)。

广西是一个“老少边山穷”地区,相对落后,录取率比全国平均数还要少。正是因为考上大中专学校太难,以致在那个年代,家里出了个大中专学生,是至高的荣耀,人们称之为“天之骄子”,关键是国家包分配,而且是国家干部待遇,谁不稀罕?笔者就是1979年参加高考的,有幸成为冲过独木桥的一员,以才百分之几的录取率来说,已经近乎百里挑一了。到了1980333万考生录取率8%1981259万考生,录取率11%1982187万考生,录取率17%1983167万考生,录取率23%。从此,录取率开始了两位数时代。1984164万考生,录取率29%1985176万考生,录取率35%。从1999年开始高考扩招,录取率达到56%2011年以后达到72%--76%。因此近20年来,考上大学已经不稀奇,而不少大学生毕业找工作都难,亦成为常事。

以上数据显示,1980年开始考生数每年减少,至1984年最少,才164万人。原因是滞留十年的学生已经在前两、三年考过,不再参加高考。且从1980年始采取预选制,高考前就筛掉一大批,只有40%的考生有资格参加高考,考生数自然骤减。

四十年过去,如烟往事已忘得差不多了。近日偶尔翻看旧物看见这本已经发黄的日记,正是记录了1979年的点点滴滴,当年的一些人和事如电影回放般重现,笔者个人的这些遭遇和经历,既是典型的也具有那个时代、那一辈人的共性。

 1979年对笔者一家来说是十分不平常的一年,这一年好事连连,惊喜一个接着一个,可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黑五类”变成了“红五类”,我父亲的“右派”问题得以平反,“官复原职”,我们子女按现在时髦的话,一夜之间成了“官二代”。父亲是解放前参加革命的老干部,享受离休待遇,在2019年建国70周年大庆之际,国家颁发给“共和国解放勋章”,以92岁高龄见证如此荣誉,也算一件幸事。可惜我的母亲过早离世,无缘享受这迟来的荣耀,作为解放初就参加第二野战军的女战士,退伍后也是县里的干部,因此说我是“官二代”、“红二代”应不为过。我三兄妹的身份瞬间转变成了“知青”,政府优先安排工作,某单位领导亲自上门招聘我,说明天就可去体检,此时我正在补习班复习准备高考,征求同学海林和晓珠的意见,他们异口同声的说,当然是先高考,考不上再去就业啦,正合我意,便婉拒了领导。最终我考上广西财经学校,之后分配到地区财政局工作,接着在职参加广西师范大学主考的自学考试,获得汉语言文学专业大学文凭。

这是一本白色塑料封皮手掌般大小的笔记本,今天看其内容觉得有一定的可读性,关键是其真实性和历史性,还有平果高中学生当年预考及高考分数、录取等一些数据,具有较高的参考价值,笔者在高考前后的心路历程,一定程度代表了那一代人,是那一代人的众生相,笔者觉得应该与读者分享。

日记开篇是197931日,写了一首七行很稚嫩的散文诗:

春天来了

七九年来了

未知的一年里

有多少未知的事呢

世界上还没有发明

“已知”的专家

所以  先谓之X吧。    X代表未知数)

 

接着写了一些励志的给自己鼓劲的话,还抄了《中国青年》杂志的豪言壮语,以及时髦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语句。因为这时我已经开始复习准备高考。

日记摘抄:“197935日,两日阴雨。昨天到坡造(平果县所属公社)高中参加了补习班入学考试,语文,我考的情况不会错,数学就差了,出的题目几乎是没学过的高中题目!语文知识都是较浅的,译了一段古文,《曹刿论战》的后段,觉得容易。作文题:《当我听到反击越南侵略者消息的时候》。我也基本发挥了,就是数学差矣。昨晚看了印度电影《流浪者》,一部好影片啊。另外,好消息,也是特大好消息,从31日起,我们全家恢复吃商品粮了。……这还仅仅是个开头,更好的日子已经在向我们招手。”

这年的春节过后,我毅然放弃从事了两年多的裁缝职业,去补习参加高考。日记记录了补习班入学考试的情况,我的语文还行,而数学就呵呵了,因为没有读完初中,而自学基本是不可能的。另外,我们居民农场在文革时撤销,称坡龙大队第25生产队,近年多次上访终于得到政府批复,多数人恢复城镇居民身份,供应商品粮。这意义重大,意味着居民可以经商,适龄青年按知青待遇,优先招工安排工作。这在当时是件大好事,因为那时城乡差别实在太大。

我父亲因“右派”问题,父母退职(不是被开除)回到湖北枣阳县老家务农,因不习惯那里的生活,母亲执意要求返回广西平果县坡造乡跟外婆住,于是从19638月起落户在坡造居民农场,其实就是地道的农民,因家庭出身不好,1968年我本应就读初中,但大队不批准(那时大队的权力大过天),到了1969年,弟弟也要读初中了,大队仍然卡住我兄弟俩,我母亲屈身去哀求大队干部,才勉强允许我兄弟俩上初中,被安排在同一个班,本来被安排在同一个班也没什么,但这却给我带来了灾难。怎么回事呢?在圩日(北方叫赶集)附近农村有中午到街上人家里煮饭菜吃的习惯,我父亲利用自己家在街上的便利,做帮群众煮饭这个小生意,我兄弟俩每个圩日就得一人轮流顶替父亲去放牧生产队的牛群,因此不能到校学习。班主任老师谢某某发现这种情况,他不是好心的私下找我们谈话,或者家访了解情况,而是在全班同学前冷嘲热讽,让我们兄弟颜面丢尽无地自容,回家跟父亲说,父亲一冲动就让我停学专职去顶替放牛。如果我兄弟俩不是在一个班,就不会被这位坏心眼的老师觉得我们频繁缺课,就不会讽刺打击我们,我就不会失学了。我因此而成为正宗的牧童,又过两年母亲贫病交加过早的仙世了,为此我15岁多就参加生产队劳动,走上了长达9年的职业农民的道路。全家人的种种波折和苦难一言难尽。

日记:“311日,晴转阴。街上出榜了,我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大街上,补习班考生第一名,小小的光荣,可笑。给罗平的信写到:让我们狂欢吧,朋友,难道你不为我最后一个挣脱这折磨我们半辈子的可怕的“野人坑”,能够抬起头来,真正过人的生活而感到快慰吗?是的,虽然现在还是这么的寒酸,脸上带着刚从“监狱”里出来般苍白的面容,但我已看到春天来了,真的来了。春风带着花香,和着暖人的阳光,多么芬芳……一嗅到就会醉的啊!”

 

好事接踵而至,使我看见了黎明的曙光,喜悦的心情难以自禁,写信跟已在1978年考上广西交通学校的好友罗平分享。如今看这段日记,有点小惊讶,这些语句有点绚丽哦。要知道,作者只是初中肄业哦、!日记中记到,参加补习班考试的27人,录取16人,我的总分第一名。除我之外其余参加考试的全部是高中毕业生。“不应该冲昏头脑,这是塘中无鱼虾子贵,不值得骄傲。”

日记:“321日,见到罗平热情洋溢的回信,高兴极了,有鼓励、有鞭策,这就是真正的友谊之花……

日记:“41日,晴天。昨天爸爸从平果县城回来,带回了我们盼望欲绝的特大喜讯:县委对爸爸的问题作出了结论,根据中央文件指示精神,推倒右派的结论,恢复政治名誉,恢复原来的工资级别。这些是我难以想象的事情啊!我还来不及回味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党啊,华主席、邓副主席,是你们救了我们啊!亲爱的妈妈,您知道吗?你知道这个消息了吗?昨天我们去给您扫墓,也带去了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您安息吧!”以下还有一段较长的缅怀母亲的话,那时是华国锋当主席,邓小平为副主席,日记显示笔者对党和领袖的崇敬之情。悲催的是,父亲当年划成右派,竟然是因为县里没有完成上级分配给的指标而多划了几个人,天大的冤枉啊!错划右派的结果是我们家破人亡呀!

日记:“413日,这是一个不好的日子,外婆与今天下午640分和我们永别了……有生以来是您疼我最多,可是我在您跟前没有尽到孝心,我是多么痛心啊!幸好小舅今早回来,您也能看到我们一家出头了。但是临别前您没有留给我们什么话,我们也没能和您告别,这是我们心中多么遗憾的一件事啊!”值得安慰的是,外婆临终前已经得知我父亲平反、全家即将返回平果县城的好消息,83岁高龄离世,九泉之下应该瞑目了。

日记:“423日,……听说今年预考两次,第一次51012号,第二次679号。全国统考比去年提前了十几天,不过,预考两次积累了经验,对统考是有益的。只是又听说今年高中应届毕业生也能报考中专,这使我凉了半截,这意味着将要拿出更好的成绩,压倒更多的人才行,这多么令人失望啊!”这篇日记包含两条信息,

一是有预考两次的措施,无疑对我们十分有利;二是不利的消息,应届高中生也能够报考中专。说明19771978年是不能报考的,目的就是让出份额给滞留了十年的考生,可见国家良苦用心!可惜我没有在前两年考,没考的原因说来话长,本文就不赘述了。其实我最应该在1978年参加高考, 78年题目比79年浅显些,录取线也更低一些,200分左右就能够上中专,县市级的中专才100多分就得了。如今需要跟蜂拥而至的应届高中生竞争,难度加大了。我们这些离开学校、远离书本多年的“泥腿子”怎么跟他们争?

日记:“55日,得到平果高中的同意,上午向黄校长(坡造中学)要了介绍信,将于明天到平果高中插班复习,这是脱离坡造的开端,近十五年生活的地方,从此将要离别,昨天晚上思绪万千,夜不能寐,新的生活环境将是如何?能很好的适应它吗?但相信这二十多年的辛酸苦辣颠沛流离的生活经验,将使我不会被异境的风云变幻所吞没,我要竭尽我的心力去应付它。……

在坡造高中补习快两个月时,有一天遇见黄海琼老师,他惊讶于我还留在坡造而不是到县城去住。我说我不在这里去哪里?我还在坡造中学补习呢。黄老师说:嗨呀,你怎么不开窍呢?既然你父亲已经官复原职,你的家就已经是在县城了,你应该到平果高中去补习呀,还有,你的好友克平的父亲张老师已调去平中当主任,去找他帮助呀。

我这才醒悟过来,是呀,我有条件去县城更好的高中补习,那复习的效果肯定要好得多呀。我为什么还傻乎乎的呆在这里?其实这不能怪我,人们说贫穷限制了思维,谁让我当了这么多年的“黑二代”呢?都已经习惯成自然了,它限制了我的想象力,觉得考上坡造高中补习班就已经满足了。没想到一夜之间鸟枪换炮我已经是“红二代”,我还有更加优越的资源可以利用。

黄老师真是我的贵人。事实证明公社级的高中跟县级高中相比,实在天差地别。坡造高中在文革前就是一所初中,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来了,一夜之间拔高成为高中,所有的教师还是初中的那些人,甚至不如,因为一些优秀教师被打倒、被批斗、靠边站了,在初中的基础上每届增加两个高中班,但师资力量严重不足,为此竟然招进一些刚刚毕业不久的所谓高中生来当老师,结果发生某年轻女教师因素质实在太差,上课被学生嘲笑而哭鼻子,最终灰溜溜“下课”去干了别的。

而笔者所读的初中,则是原来的小学,也是硬生生办了两个初中班,老师还是原班人马,补充了几个高中生当老师,勉强凑合名曰龙马小学附中。虽然读的是初中的课本,但教师并不具备教初中的水平,加上经常以毛主席语录、报纸代替课本,要求背诵“老三篇”;还有数不清的劳动,真正上课读书的时间非常有限,再加上将原来的三年减为二年(高中亦然),因此,所谓的初中、高中毕业生哪里达到标准?讲一个例子吧,听一位1974年毕业的平果高中毕业生黄某讲,该届有城镇子女和农村子女各两个班,他们农村子女两个班部分觉得成绩好的1977年参加高考,结果连中专一个也没考上,零蛋,说起来真惭愧,黄某说。这可是县级高中哦,学生都是城关公社保送的“根正苗红”子女。

那么公社高中的水平如何呢?再举一例:笔者在坡造高中补习的某天,校长上地理课(专业的地理课老师不够用,只能不熟地理专业的校长来充数),讲日界线的问题,正确的回答是:以经度180°为界,东12区比西12区日期要早一天。凡从西向东越过该线,日期减一天;相反,从东向西越过该线,日期加一天。但校长正好把问题讲反了。而绝大部分同学不知对错毫无反映。笔者确定校长这样讲是错的,就给校长提出来,校长楞了一下,但还是谦虚的说待他回去仔细研究再答复我。次日校长在班上承认我的意见是对的,要求同学们更正原来的讲法。我认为校长的态度是很好的,没有因为我是一个学生纠正他的讲课而不快。这道题如果搞错,高考可能就要失掉几分呢。

有的同学说:哇!这位老哥够胆,敢给校长提意见。在这些学弟学妹眼中这是不得了的事情,而对于我这个“老牛”来说,这很自然哦,否则将错就错吗?会误人子弟的,况且我也做不出“吃独食”这样缺德的事。

 

                      

 


类别: 生活 |  评论(1) |  浏览(5764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唐芳 2021-05-26 17:51 Says:
厉害了,当年的你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