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3622
用户名:  落叶松
昵称:  风花雪月

日历

2021 - 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1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5-01-09 11:22

他们喝上肉汤了吗?

   提示:当年最令朝鲜人感到温暖的一句话是:“要尽快让朝鲜民众吃上白米饭加肉汤的日子。”(金正日语),接班人金正恩执政后也说了同样的话。

   表面看这句话带有关怀民意的温情,咋一听也是温馨感人。只是想弱弱地问一句:“给民众吃白米饭喝肉汤,那么肉跑到哪里去了?”

  赵海均:朝鲜逃兵的“可怜动机”

   日前,一名朝鲜逃兵持枪闯入与朝鲜接壤的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龙市一村庄,枪杀4名居民后逃跑,当天被中国警方击伤后抓获。毋庸置疑,朝鲜逃兵的罪行必将受到法律严惩,但他的动机是什么?我们注意消息披露中有这样一个细节,“吃了一些食物后逃离”,很可能是为了基本的生活。

   其实,这些年来,每年都有大批朝鲜难民偷越边境逃往中国,这些人被称为“脱北者”。据韩国统一部2011年底发布的数据,在韩国的“脱北者”有2.3万人,在中国的则高达20万人。据辽宁省社科院学者、朝鲜问题权威专家吕超的研究,在我国境内的“脱北者”人数超过10万人。大量“脱北者”在中国边境地区流动,还有几万人规模的“脱北者”长期居留在我国边境地区,“三非”问题(非法入境、非法居留和非法就业)带来极大安全隐患。

   绝大多数逃北者是为了找到食物而来到中国的。

   朝鲜从1957年开始实行粮食配给制。规定一般劳动者的口粮定量为每天700克,军人800克,老人500克。可是1973年开始以储备战备粮为理由,人们的口粮定量削减了10%。1987年以准备世界青年运动会为由,宣布人们的口粮定量暂时再削减10%。但世界青年运动会开完后,口粮定量的暂时削减却一直持续下去。进入1900年代,口粮定量又作了几次修改,到1994年一般劳动者口粮定量为每天450克。1995年北朝鲜以水灾为由,口粮定量减半,1996年口粮定量又削减三分之一,现在的口粮供应为每人每天100克左右。上了年纪的中国人想必对这种状况似曾相识吧?

   每天100克的口粮是无法维持生命的,于是朝鲜提出国家解决口粮的三分之一,单位解决三分之一,个人解决三分之一。单位较好的人可以从单位分到一些粮食,有钱的人还可以从黑市买高价粮。是无钱无势的人只好去 野菜,吃树皮。朝鲜的中央电视台则宣称根据科学研究结果,少吃饭有利于长寿,野菜更是营养丰富,多吃有利于健康。平壤等大城市的粮食情况还比较好一些,中小城市、偏远地区则情况比较糟,饿死者不断出现。虽然老百姓陷入饥饿的困境,但干部们却有特供,吃饭没有问题。高干们则过着豪华奢侈的生活。据说近来朝鲜出现了自称为生活调查委员会的盗窃集团,专门行盗富裕的干部家庭,盗完后还要留下生活调查委员会的纸条,颇得老百姓的赞赏。不管该传说是否属实,朝鲜的老百姓对生活富裕的官员干部们的怨恨是毫无疑问的。

   而从1995年开始,因为经济政策上的失误和自然灾害,朝鲜发生了严重的饥荒,根据叛逃韩国的已故朝鲜领导人黄长烨的记载:到了1995年,平安北道发大水,粮食危机变得日益严重起来。街上饿死的人越来越多,因为抢粮食而引发的杀人、强盗事件也越来越多……只要稍微离开平壤市中心,就能看到饿死的人,往郊外去,更是成堆的尸体。黄长烨引述朝鲜党内组织部的说法称,1995年共饿死50万人,包括5万名党员,到199611月中旬已经饿死约100万人。军需工业的工人约50万,其中就连那些技术最高超的工人也饿死了超过2000人。有一半的人,饿肚子无法干活,只能躺着。大饥荒过后,朝鲜虽然也经历了数次粮食危机,但未再出现先前的惨烈景象。但饥荒似乎从未离开朝鲜半步,只是变成了日常而缓慢的饥荒。

   朝鲜为什么缺粮?按世界粮食计划署驻朝鲜地区总代表让-皮埃尔•迪马杰瑞的分析,朝鲜缺粮有许多结构性的原因,一是朝鲜可耕地比例低,朝鲜国土面积虽然有12万平方公里,但可用于耕种的土地只有18%,这个比例在世界上也是最低的之一。还有,朝鲜缺少足够的化肥、生产设施和农业机械,灌溉和抗自然灾害能力也弱。每年夏天,朝鲜都会发生或大或小的水灾,还有春季的干旱和秋季的台风,这些都是造成朝鲜农业很容易减产的原因。

   相比之下,台湾与朝鲜的人口数差不多,面积不到朝鲜的三分之一。为什么腐朽、没落的、万恶的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台湾有大米可外售,而自称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最能代表广大人民利益的、最能激发人民劳动积极性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朝鲜却经常传出“饿死人”的消息呢?

   其实,朝鲜缺粮,有客观原因,但有主观方面的原因。朝鲜的自然条件算不上好,但是在工业化时代,解决粮食问题需要技术与制度。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朝鲜农业依靠机械化、化肥,大大提高了产量,前提是有苏联大量廉价石油的援助,到1987年之后,这种援助大大减少。等苏联解体之后,朝鲜的农业机械化难以维持下去,饥荒来袭。从农业组织方式而言,集体化生产与饥荒如影随形,苏联在核军备上可以与美国对抗,但是从70年代中期开始大量进口粮食,中国在1978年开启农业体制改革之后,短短几年就告别了粮食短缺。朝鲜还在计划经济体制之下,过度强调公有制,贬低私有制,认为在朝鲜生产资料的所有制只有公有制一种,坚决反对所有制上的“多样化”,强调社会主义经济是计划经济,认为市场经济不仅从根本上违背了人民群众的利益。在农村,由合作社强化形成的国营农场管理体制因“统得太死”而束缚了朝鲜农业生产力的发展。“大锅饭”、“平均主义”严重地挫伤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在这样的情况下,就难以摆脱科尔奈所说的“短缺经济学”,粮食危机难以消除。

   同时,朝鲜实行“先军政治”,穷的叮当响的朝鲜养了一百多万军队。朝鲜全部人口中,每19个人就有一个是军人。这个军队是由年龄最优秀,体力最强的人组成。结果是具有最强生产力的人不是用来生产而是大量消耗社会产品。在民用工业运转困难的情况下,国防工业得到重视确保。物资再匮乏,人民军部队总是得到优先供应。而根据韩国的联合通讯社的一个报导,引述来自朝鲜军方内部一个情报特别提到,朝鲜人民军100多万的部队有超过七成现在是严重的缺粮,而且造成士兵抗命,并不遵守命令,同时出现了镇压的情况。由于朝鲜粮荒严重,频繁发生饥饿难忍的士兵开小差或到民间偷抢粮食或越境闯入中朝边境地区的中国农家盗窃粮食和金钱等事件。

   这几年,为缓解粮荒问题,朝鲜采取了系列措施,大力兴修水利,平整土地,扩大粮食种植面积,强调科学种田,推广良种和两茬作物。农业政策也有所放宽,鼓励多种经营和养殖,推广土豆种植,实行“以副补粮”,增加主副食供应。每户农民的自留地扩大到30坪(约合0.15市亩),每户农民还被允许养两头猪、5只鸡和25只兔,自产的部分农副产品可以拿到“农民市场”出售。城里的人每年都要到农村帮助播种、收割、修水渠、甚至把自家肥料送到田间地头。

   尽管朝鲜抓农业取得了一定效果,尽管朝鲜有意识地调整思路,呼吁“摆脱落后的思考方式和工作态度”,要求全体人民进行大胆“变革”和“新思考”,谋求最大经济实利,但是朝鲜最高权力父子相承的模式,决定后继的领导人几乎没有意识形态改变的弹性空间去解放思想破除旧习,为市场经济改革呐喊造势,施行打破现有体制的新政。朝鲜领导人在先前政治遗产不能动摇的前提下展开的改革,只能是有意识地选取局部经济领域小打小闹,零敲碎打,在封闭独立的体系上嫁接的改革也注定是在水土不服环境下的畸形果实,不可能真正结出丰硕的果实。

                  转帖/赵海均 文(紫城观察)


类别: 社会透视 |  评论(0) |  浏览(214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