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3622
用户名:  落叶松
昵称:  风花雪月

日历

2021 - 5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1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8-03-17 23:40

广东的知青(知青系列之三)

      1968年,毛泽东发出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

  实际上,动员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运动开始于上世纪50年代初,结束于70年代末,总共涉及到将近1800万人,这在人类历史上是空前绝后的。


  到1970年底,广东省上山下乡的知青已达40余万人。


      龙江农场,位于海南岛白沙县黎姆山霸王岭以北的平川地带,占地103平方公里,组建于1956年。1969年改编为军垦农场,1974年回归农垦系统下,恢复龙江农场的称谓。1965年起,来自广东和海南各地的2000多名知青,伴随着全国知青接受领袖号召上山下乡的脚步,告别母校家人,来到龙江农场开始“结合工农、屯垦戍边”的知青生活。


 往  事


       家里有四个海南知青


  讲述者:胡向东,1968-1977年龙江农场知青


  要求去农场最艰苦的地方


  我当知青前在广州一中,高二时当上学校的团支部书记。


  “文革”后,我和读初三的大妹都选择了去海南龙江农场,第二年小妹也去了,我们家除了三个在外省的,可以留城的一个弟弟,八个兄弟姐妹里有4个海南知青。


  1968年临走时,我们在文化公园开知青上山下乡动员大会,有学生代表宣读“告别广州人民书”,那个就是由我主笔起草的。我当年各方面表现很好,能写东西,组织能力也强,被看中了,我完成后他们又改了几遍,然后用集体名义发出,还刊登在广州日报上。


  1968年,刚到海南龙江农场,我就提出去最艰苦的地方去最艰苦的岗位。后来被分到较为偏远的光芒三队,被分配去种菜。为了让大家有菜吃,我去谵县买菜籽回来种。背着一壶水,带了点干粮就出发了。两天来回徒步80公里,没花集体一分钱。


  复习一星期高考上师专


  从知道恢复高考到参加高考,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我只复习了这一星期。其实也谈不上复习,靠的是以前的基础。


  高考考得不是很好,被当时的海南自治州师专录取了,学的是我喜欢的数学专业。


  进大学后,我好像瞬时被激发了,我想要抓去我失去的那些时间。学校规定早上6时起晚10时睡,我每天5时起来去路灯下看书背英语,每晚11时睡,这样我每天都要比其他人多2个小时学习。


  几经周折,1983年我回到了广州,在广州市计算机应用研究所,从事软件开发和数据处理,一干就是9年。1992年1月,我与两个朋友合伙投资30多万元,成立了广州正大电脑应用与数据修复有限公司,慢慢在业内打出了名气。


  我的事业越做越大,很多人说这和我的知青经历有关。我仔细想过,诀窍在什么地方,我觉得当知青的经历,让我记下了永远要努力努力再努力。


  感情和磨难是两回事


       讲述者:陈奕水,1968-1976年龙江农场知青,伍智行,1968—1977年龙江农场知青,在农场恋爱结为夫妻


  陈奕水:我是华侨,也是知青。1966年,因为经常受到当地混混的滋扰,我父亲在印尼雅加达的酒店开不下去了,姐姐正好准备回国考大学,我们一家10口就一起迁回了大陆。1968年11月我来到海南,被分到龙江农场长隆队。


  伍智行:我当时还在广州一中读初二,到海南比他晚一个月,我们是在拖拉机连认识的。当时农场里的华侨学生不少,也和我们一样参加打砖、伐木、种树这样的劳动,开始时好像不大适应,但慢慢成了主力。最深的印象是,他们来的时候像搬家,东西特别多,还有就是衣服花里胡哨的,特别显眼。另外就是扎堆时,常说印尼话,叽叽咕咕的听不懂。


  陈奕水:哈哈,我们的家里人不在身边,来农场实际上就是搬家,因为从海外来。


  到现在,我还记得农场老工人对华侨学生的帮助和照顾。我们去的时候,基本上住的是瓦房,算是对我们的照顾。你说知青生活印象最深的是什么?就是当年的干部和老工人,真是舍生忘死,吃苦在前!我的连指导员张耀昌肝硬化,还事事带头,我们小伙子干8小时,他干16小时都不止,印象太深了。


  1973年,第一次大学招生,我考了,自己觉得不错,但没中,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城。1976年3月,广州的单位第一次集体到龙江招工,我一定要走。


    伍智行:当时我们已经恋爱了,但那种情况下,肯定能走一个是一个,先走就走吧。他考了中国旅行社,都传说考中了,但最后到手时,是广州渔轮厂,也是当年的广州十大厂。不管怎么说,走成了。我到了第二年,组织推荐考试,考上了广州建筑工程学校,才走成的。


  陈奕水:时间过去那么久了,我也向儿子讲起过当年的事情,没法理解,他说那时你们傻,自己要去下乡的嘛!


  我们知青之间,包括我们与农场老工人之间的感情,情感是真实深厚的,但并无法掩盖那个时代给我们的磨难,感情是一回事,磨难本身又是另外一回事。


  30年后仍把西藏叫家乡


  1976年10月3日,广东赴藏知青突击队到达知青点——西藏山南地区加查县冷达乡;第二天(1976年10月4日)晚上,广东赴藏工农兵大学生在广州乘火车,向着青藏高原进发。


  天路旅程,现在58小时当时颠簸17天。


  1976年8月17日,10名知青和2名带队干部组成的广州市知青赴藏突击队从广州火车站出发。他们乘坐火车先后经过韶关、北京、郑州,一直到甘肃柳园。


  在柳园等候三天,广州知青与辽宁省的赴藏知青会合后,乘坐西藏派来的客运汽车,沿着青藏公路,浩浩荡荡向着祖国边陲那片神秘土地前进。知青们的这趟天路旅程耗时47天,其中在途中17天,驻地休整并参加活动33天。一直到10月3日,他们才顺利到达知青点。


       1976年10月3日这天早上,广州知青们从加查县乘车,大概一个多小时后到达冷达乡。


  他们的新家安排在冷达公社小学校内为教师而建的房子里。紧挨着村子,靠着一条公路。公路南面是喜马拉雅山脉,沿着公路往东不远是雅鲁藏布江。那里的海拔约3200米,南面的大山上长满了高山灌木,远处的高山上白雪皑皑。


  12人分了房间,每三人一间,大家还有一间厨房。那天晚上,当地的部队为广州知青们举行欢迎仪式,还安排一起看电影。电影的名字,已经记不清了。大家印象深刻的是:年纪最小的关玉娟看电影时,高原反应强烈,一直在呕吐。


  当地的藏族老乡也出来欢迎这些南方来客。有人小声地问道:“你们是不是爸爸妈妈都过世了,才来了这么艰苦的地方?”


  就在广州知青们开始迎接在冷达乡的新生活时,千里之外,18个广州大专院校毕生们踏上了进藏的旅程。


       理想与现实


  和广州赴藏知青们一样,1976年10月4日,这18名来自华南师范大学、中山大学、广州美术学院、佛山兽医专科学院和海南师范专科学院的工农兵大学生,胸前戴着大红花,接受着领导和市民的热烈欢送。


  响应时代的号召,知青和工农兵大学生去西藏的目标是一致的——“扎根西藏一辈子,为西藏人民服务”。这群年轻人当时并没有想到:30年后,他们会在广州相聚。


  一名女工农兵大学生还记得,当他们刚到达西藏时,一名接他们的司机说“你们来了,我们就可以回去了”。这句话让她产生了很大的心理落差。她在西藏工作几年后,终于理解了这名司机的苦衷。西藏的条件真的很艰苦,“为西藏扎根一辈子”的口号,对于涉世不深的年轻人来说,太理想主义了。


       大动荡、大迁徙,以及后来的大返城,共同的经历铸成了知青们共同的感情、语言和回忆,“我们曾经都是知青”的集体认同。


 


 


 


 


 


 


 


(转帖)

Tags: 广东知青  


类别: 中国知青系列 |  评论(9) |  浏览(233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9 条评论
[游客] 美丽的背后是黑暗(未登录用户) 2008-03-19 15:32 Says:
【评论未审核】
茜茜公主 2008-03-18 16:13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随风(未登录用户) 2008-03-18 15:10 Says:
【评论未审核】
麻辣斗妇 2008-03-18 11:33 Says:
【评论未审核】
麻辣斗妇 2008-03-18 11:32 Says:
【评论未审核】
麻辣斗妇 2008-03-18 11:31 Says:
【评论未审核】
麻辣斗妇 2008-03-18 11:30 Says:
【评论未审核】
麻辣斗妇 2008-03-18 11:30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白帆(未登录用户) 2008-03-18 09:53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