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32956
用户名:  大红石头
昵称:  大红石头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7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1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5-02-22 22:40

钦州港组诗(二)



有一种中毒
叫作
爱上钓鱼
有一种生活
叫作
爱上钓鱼
寒也钓
暑也钓
昼也钓
夜也钓
风也钓
雨也钓
穷也钓
富也钓
男也钓
女也钓
童也钓
叟也钓
空军归来怨鱼少
金鼓桥上笑开颜
闲情雅钓
是嗜好
在这里
就算你不爱钓鱼
但一定会有
一个爱上钓鱼的朋友







将军的故事
飘荡在龙门山上
青色的石阶
野草
一岁一枯荣
四方的楼
西式的窗
斑驳的墙
一棵榕树
在骄傲的活着
苟延残湍的
木楼梯
拒绝陌生的来者
这里的一切
已无人谈起
从七十二泾
一个新兴的码头
坐船便可以到达
只要七块钱
遥想将军当年的威风
已在远方
这里的人们
忙着
造船
织网
捕鱼






远观着港区
安逸的招商大厦
熄灭了灯火
关起了大门
媚绿的广场
跳舞的港姐们
早在十点就已散去
潮州砂锅粥
诱人的酸甜萝卜丝
总是第一个登场
海鲜粥
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那煮粥的小师傅
羞涩的躲在厨房
煮着粥
玩着手机
万丽会
腐败的气息
不减当年
灯红酒色中
混和着
簕沟桥下
浓重的
化不开的
海腥味
港区公安分局
门前的人行道
被霸道的
挤成一条小路
很狭窄
三两个
浓妆妖艳的万丽妹
门前匆匆而过
看门的阿叔
偷偷的又瞄了一眼







这是一个不会下雪的地方
这里更没有东北的严寒
却不知在路边
有些树
有些草
为何白了头
远看
象是包裹着
一层白雪
我偷偷的
把它们叫作
白头树和白头草

其实我是知道的
那飘浮而落的
白色幽灵们
是从高高的风机中
跳跃出来的  





二十五 泾  

傍晚时分
高音喇叭
满城吆喝
好消息
好消息
今晚九点
新城电影院
大型歌舞晚会
听起来诱人
其实
它破旧的
低俗的
存在着
有名无实
俗人有俗人的去处
雅人有雅人的去处
金鼓新城
可米咖啡
可续杯的桌游
美女招待
有吃有喝有乐
富港新城
名香茶
与芭比娃娃
品茶品酒品人生
钦州港
大红石头朋友群
289949017
带你装逼带你飞  





翘首以待的
船屋
养在深闺
似未嫁的大姑娘
一直很淡定
不知名的港民们
悄悄的
在附近开垦了
三两块菜地
无意中
增添了几分春色
家居店的老板娘
极力推销着
隐藏在
船肚子里的
宝贝们
要过年了
旧市场的街头
挂满了春联
大大的
福字和如意
鲜红喜庆吉祥
年味渐浓
鞭炮和烟花
活跃起来了
此时
也许
船屋里的老板娘
担心的
不是她的宝贝们卖不出去
而是在屋的另一头
危机四伏
不知藏了多少颗炸弹  







繁华的
巨龙商业圈
以绝对的优势
垄断着港民的心
无可取代
小名堂
张六猪脚粉
即将成为老字号
贵金诚的鸡爪
好吃也贵
是下酒的好料
吃了还想吃
也许正如某人所说
是熬制罂粟壳作料的
旺角食吧
名字很潮流
生意却清淡
有要关张的节奏
不知谁将来接盘
小骑兵
一直很山寨
美食不美
汉堡无味
移动联通电信
密集的
粉墨登场
各分秋色
步行街上的
服装店
转来转去
可有可无
一碗螺蛳粉
苦苦挣扎于其中
商海茫茫
熙熙攘攘
谁主沉浮
还看巨龙





码头上
又来了一条饥饿的船
迫不及待的
张开了大口
岸上的一只巨马
憋足了一身的劲
伸展着
夸张的爪子
瞬间抓起一堆粮食
毫不费力的喂进了
它空空的肚囊
太阳下山了
月亮起来了
在灯火阑珊中
船吃饱了
打了一个嗝
响彻夜空
惊醒了红树林中
栖息的白色海鸟
清晨
起航
迎着淡淡的雾水
微微的风
拖着沉得的身子
消失了




爷爷的那把刀
还依然闪着光
挥汗中
劈下的柴火
已堆成了山
母亲春天种下的番薯
在地里静静的成熟
丰满红润
儿孙们垒起的土窑
烈火燃烧
云烟雄起
木柴成炭
火焰闪闪
番薯在窑火中歌唱
带着泥土的芳香
飘进了村庄
飘过了爷爷的坟头
起窑了
儿孙们争着抢着
吃起来
这好味道
在一代一代人的口中相传着
远方
爷爷的坟头
草枯了又长





过年的鞭炮
惊醒了田里的泥鳅
蚂蝗还在冬眠
蜷缩成泥
去年的田螺已死去
剩下空空的壳
留在杂乱的稻茬上
被蚂蝗吸过血的老牛
过完一整个冬天
膘又瘦回去了
春暖花开时
紫云英最得意
放眼望去
一大半绿
一小半紫
小蜜蜂在劳动着
来去匆匆
一阵春雷
田沟里的水涌动起来
紫云英摇摆着
泥鳅垂涎着
隐没在一沟春水中
万物更新
木棉树上最后一片叶子
嘎吱一声作别了
投入到大地的怀抱中
回游的鲈鱼
在向上寻找着
生儿育女的新家园
跑步的少年
脚步轻快
期待着木棉花开  



十一



喝过洋墨水的
工厂机器
在吹着集结号
流浪的人
留下来
不分昼夜
向着它靠拢
一些幸福的人
已向四面八方奔跑
每一个炊烟袅袅的村庄
是他们此行的终点
流浪的人
幸福的人
无法表达的
都用红包代替



十二

在肥硕的仓库里
满身铁甲的叉车
象一头耕牛
任劳任怨
但也常常伤痕累累
就算是病了
也不得停歇
驾驶它的人
红红的长头发
还带着耳钉
从来没有象农民那样爱过它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603)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