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32956
用户名:  大红石头
昵称:  大红石头

日志分类

日历

2021 - 7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2021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5-02-07 22:06

钦州港  组诗

清晨的
六点半
起床的号声
从远处传来
这黎明前的节奏
是铁打的
我想寻找一个答案
这号声是人为的
还是电子科技
直到有一天
有一群人在狂欢
这人民币换来的盛宴
葬送在权势者的手中
答案终究归于平静
仿佛又听到了
一座远方寺庙里的
晨钟暮鼓
引领着
一群人早睡早起
虔诚的人
永远虔诚
狂欢的人
在病痛中死去

 

立春
饺子在地里
破土发芽
春风吹醒了
韭菜
绿色
召唤着
饺子快快长大
韭菜有一个梦想
是住到饺子的家里
我的梦想是
她开心的
吃下十个饺子
而她只吃了九个
喝了两碗汤
我吃了十六个
多喝了一碗汤

 

慢悠悠的火车
从博物馆开过来
一条不知生日的铁路
是红树林的邻居
来往的渔船
是它们的朋友
潮起潮落
是相聚的讯号
红树林的秘密
藏在情人桥下
游客们
在七十二泾去寻找
而我却以为藏在了
鸡笼山上

 

一只大胆的蜗牛
把家搬上了十六楼
羞涩的安睡在
一片叶子上
冬日的风
吹奏着
它的催眠曲
物业费
水电费
和它无关
我写诗的
键盘声
可不要惊醒
它的梦

教堂
写满圣言的书
翻得稀烂
没有尖尖的屋顶
只看到
满是沧桑的脸
还有小孩子的
打闹声
年轻的小伙子
躲得远远的
他们相约去了
芭蕉根
芭蕉太老
白胡子的老爷爷
还在讨价还价
她们把自已
折磨得
一身渔腥味
男人坐着抽烟
也看着热闹
女人们敲打着
那些奇形怪状的
东西
一盘盘装着
又白又肥
价格不菲
占据了市场的
一大角
她们也忙着数钱
这里号称着
大蚝之乡
有一个巨人
如他的信仰一样
高高的
站在山顶上
守护着
这片江山
很想借用一下
他手中的文明棍
打作恶的人
当然
刮风下雨时
也想借给他
一把伞
半死半活的
音乐喷泉
养育着美人鱼
白天
赤裸的
丰满的
身体
吸引着
一个流浪汉
自得其乐
夜晚
很崇拜她的港姐们
在周围
翩翩起舞
鲜活的鱼
神秘的配料
在古老的瓦缸里
亲亲热热的
就变成了
一道美食
一些文化人
进进出出
又把这变成了
一道文化
从此
这里的人们
都知道了
烤鱼堂
戴眼镜的小妹妹
会说白话
走起路来
甩起一溜的辫子
很亲和


一个女汉子
不小心
和我做了邻居
她偷学过擒拿的功夫
身为群主
斗物业
斗房产商
挂横幅
邻居们好有安全感
殊不知
她真正的追求
是从头开始
在最悠久的街上
满是血腥味
杀猪场的斜对面
运通网吧的隔壁
非主流发屋
男女老少
在她的手下
都得低头
任她摆布

十一 有一些人
天生
讨厌读书和写字
抵抗老师
抵抗父母
而却有另一种天分
公园里
一棵棵树上
一根根柱子上
刻画的
拙劣图形
僚草的字
却是他们的
惊人之作
十二 漂泊的蚝排
收藏着
一串串钱袋子
红树林下
老妇人
挥起的锄头
挖出来的
是软体的
黄金条
或炒韭黄
或煮汤
都是无上的美味
公园的环岛路上
悠闲的路人
沐浴着阳光

十三
昨夜
农历
腊月初九
一个朋友
庆生
钦州港
皇朝
VIP6
包厢
男友女友
帅哥靓妹
四十多个
唱歌
喝酒
吹烛
切蛋糕
好一个热闹
凌晨
两点半
又相聚
广场之
潮州砂锅粥
三碗
五碗
隔离桌
女汉纸
猜码声
南方的

任性



十四





一条
两条
三条
大的
小的
破旧的
停着
靠着
风吹着
一家
两家
三家
有人
有狗
有网
风停了
不见了
起风了
又来了


十五

我起床时
太阳已下山了
空中飘来饭菜的香味
似梦非梦
还以为是妈妈的杰作
再清醒一点
其实是邻居家在煮晚饭
拉开落地窗帘
已是一片漆黑
有依稀的灯光
楼下远处的广场舞的音乐也响起来了
瞬间一想
如果妈妈也在那跳舞该多好
肚子里咕咚一响
是抗议是饥饿
原来是要吃晚饭了
不知是悲还是喜
在这个人世间
又少吃了一顿午饭



十六
一棵棵
桉树倒下了
原本它们
也笔直
也挺拔
也向上
也有人为它惊叹
它们的倒下
不是因为台风
也不是因为地震
是人为一刀一刀砍掉的
砍断了它们的手
砍断了它们的脚
砍断了它们的生命
它们倒在了公园里
一个叫作仙岛的公园
公园那么大
为何容不了它
天空之下
生命是公平的
大地之上
生命是公平的
自然之中
生命是公平的
而它们却被砍尽杀绝
从此
公园再也看到不到它了
只有它的根化在了泥土中
留在了公园里
永远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942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