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263
用户名:  xxll7.28
昵称:  安心

日历

2021 - 8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21 - 8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7-04-09 23:41

爱如烟花随风去






  原创  小说  


 


                   爱如烟花随风去


              文/安心

 


    梅子相信一切均为宿命。她的婚姻就如是一场戏剧。谢幕了,余下的是自己向前走。



梅子花季相遇龙里。龙里是她第一个男人。


第一次见龙里梅子是皱眉的。叫龙里的人,浓眉大眼、健壮结实,在铁路上常跟车跑,就有些走南闯北、江湖人油嘴滑舌的味道。陪伴相亲的女友小艾却赞不绝口。现在谁还找老实巴交的男人呐?


但梅子就一眼就看出龙里的家世。龙里那天穿了双十字拖鞋。就这双十字拖鞋就表明了龙里的身份。一问龙里果然父母均是无单位做小生意之人。想一想,父母奔波生计,龙里从小就自己管理好自己。不会有很好的家教。有家教的是不会第一次相亲随便穿这种鞋。生活在街道的孩子还会有很多不良习气:会重江湖义气,会打架、会不辩事理。你看龙里吸烟很猛,一根又一根的。并无感觉梅子的表情。稍有家教的怎能不考虑第一次见面女孩的感受?小艾听梅子这般分析,感觉也有道理。便不敢发表说龙里如何好的言论。礼节性的见一面,并未留联络方式,便各奔东西。梅子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了。


到了周六,梅子就看见龙里穿着那双她认为是小市民特征的十字拖,晃悠悠地来了。龙里的感觉好像同梅子很熟似的,很随意放下一些时令水果:“给你吃的”。然后就像韭菜一捞就熟的朋友跑到梅子左右的邻居聊天,左右邻居都是梅子同一车间的年轻同事。这让梅子紧张。这算怎么回事嘛!梅子急急叫住龙里,说龙里你不要来了,我好忙呢。“知道的。”龙里知趣地点头说。梅子长松了口气,龙里还算明白事理。


可谁知第二周末龙里又来了。龙里见梅子微微吃惊的表情立刻讨好地笑了笑:“关嘴关嘴。喏,这是给你的。”一小框鸡蛋。“跑车都是那些小站,真正农民饲养的,是很土的土鸡蛋哦。”味道一定不一样哦。“龙里接着又说:“这次我不是看你的,我是帮你那些同事送便宜又土的鸡蛋,顺便稍几个给你的”。


那些得了好处的同事也齐声叫道:“是呀,是呀,有这样的好事,我们就占点梅子的光嘛”。梅子就不好说什么了。但如此一来二去龙里有各种理由来看梅子或者说来看梅子的邻里。造成直接的结果是本来有个很想追求梅子的男孩止步了。大家都知道龙里是梅子的男朋友。还能搞各种便宜小商品,脑子灵活着呢。



可此时的梅子还没听龙里说过什么亲热的话。这让梅子心里恨恨的,又不知如何表达。当然她也并不讨厌龙里的到来了。龙里像是不经心又像是很经心固定时间出现着。有时跟梅子里搭讪一句话,有时整晚与梅子的同事说,梅子就像客人静静听龙里胡说八道,讲累了,龙里说梅子给我一杯水。梅子就给倒杯水。讲够了,水也喝足了,龙里说回家睡觉了,然后就走人。


梅子渐渐就有些反应。她向小艾诉说:说龙里真是怪人阿。他来看我,却不同我说一句话,他想干什么呢?小艾说干什么?这不明摆着嘛,追你咧。这叫追呀?梅子真有点生气。


就这样时间过了半年多。突然一天梅子跑来找小艾,说龙里会不会出事呀?小艾也忙着谈恋爱,有一大堆心得。就问为什么会这么说?梅子支支吾吾说龙里快有一个月不见踪影了。小艾咯咯笑了。看来你爱上龙里啦,惦念他啦,给打他电话嘛。梅子就哽咽着低音说:“我没有他的电话”。小艾说我真不知如何说你呢。梅子眼泪就刷地流了出来。她内心是挣扎的。是呵,起初她并未看好龙里,但龙里老在她面前晃来晃去,说一点没感觉确是骗言。但梅子并不想把这种心情告诉小艾听。这肯定会让小艾笑话。小艾不明真相,虽然有许多爱情心得,却找不着适合方法。只能不咸不淡地安抚一下梅子这个纯情的女友。


梅子找小艾,其实也是一次心中的自问,她确实想弄明白心中所想。小艾又怎能明白自己这种纷争的内心?为什么这么担忧他的安危?为什么见不着他会思念他呢?答案不是很清楚,但梅子想清楚的是要跟着感觉走了。因为龙里总在她脑海中转来转去挥别不了。梅子在胡思乱想中又熬过了半个月的样子,龙里好像没事似的突然出现。龙里刚跨进梅子的房间,梅子就情不自禁扑过去:“出什么事了吗?这么久去哪了?我真的担心呐。”龙里狡黠地笑了,当然顺势紧紧地抱住了梅子:“会出什么事?出远门了。来不及告诉你是我不好。梅子,我真的一眼就认谁你了,你让我追的好辛苦”。龙里心中暗想的是,梅子是个有修养的女孩。那么包容,那么有耐心听自己胡说八道。这样的女孩子一定是属于龙里的。



龙里、梅子顺里成章结婚了。


新婚的第二天,梅子见到了小艾。小艾很幸福要跟夫君到另外一个城市生活。小艾调皮地说,洞房花烛是不是很满意?梅子却并未显示高兴只是忧虑地说:“我想我们会过不下去的,我想我们会离婚的”。小艾吓一大跳,立即追问原因?梅子支吾半天才吐口,我们的新婚之夜龙里竟让自自己喂蚊子。梅子说龙里些什么事,龙里就生气地把梅子放在蚊帐外。梅子也赌气不进蚊帐里。坚持到早上除了头保护好,四肢全是蚊子咬的红包包。梅子亮出红包给小艾看。小艾说你不会把他赶出蚊帐外呀,你怎么那么死脑壳?梅子说我就想让他主动关心我,可他却像死猪一样睡死去。这时龙里跑出来,不好意思捋头发。说要帮梅子放药。看着他们一前一后走去,小艾便有些担忧。


小艾的担忧多余了。不久梅子传来了喜讯,怀孕了。梅子离开了车间,在龙里的调教下租店做生意。梅子负责卖货。龙里负责进货。都是龙里跑车稍带的便宜紧俏货,生意很旺,年底梅子生了个胖儿子。全家其乐融融。



一晃几年过去了。


小艾偶然路过一个街区小店购物,店主竟是梅子。两个好久未联系朋友兴奋地抱住。接下来就是小艾的抱怨:“同在一个城市,为什么不联络?我们是好朋友呀”?


梅子一脸凄迷。嘟囔着,“这个城市真小呵”。小艾愣了一下,盯着梅子。


梅子的眼泪噗哧噗哧掉下来。“小艾,我与龙里离婚了”。“为什么呀”?小艾大为吃惊。“不是说你们很幸福的吗”?


梅子说:“我不知道是不是幸福。但我受不了啦”。梅子说刚生完儿子就离过一次婚了。做生意有些钱,就有女孩招龙里。你知道龙里的,性情随意,也许是真情也许是玩乐,但确是发生了。在我坐月子时就有个女孩跑来让我放弃,我哭得眼泪都干了。也真放弃了。可龙里说还是爱我的,我想儿子应该有个美好家庭就还是复婚了。龙里舍不得我们,我想也舍不得那女人。常喝醉,拳头经常性挥舞,清醒就骂自己不是人,甜言蜜语一大框。醉了又故伎重演。我受不了,我要逃离了,我要到远离他的城市,让他找不到我,亲朋也找不到我,就这样静静地过我的日子吧”。


小艾陪梅子哭了一场,又吃了一餐饭。小艾发现梅子店铺虽小,生意却很旺。梅子说:这我要感谢龙里,龙里的生意理念货真、店诚,无论多小生意都做,回头客是无价宝”。


小艾说龙里真是个看不透的人呵。


梅子说:“是呵,龙里迟早也会找到她的。但自己确实不想再进入龙里的视野,她真恨龙里让自己成了一个离婚女人。我只想过平淡的生活”。


在她们说话间,小艾吃惊地发现说到的龙里就在眼前。


梅子说我就知道他一定能找到我。


梅子表情淡淡但步履匆匆迎上去:“儿子生病?龙里说:“没有。我妈带的很好”。梅子说:“还没吃饭”?龙里点头。梅子赶紧热饭菜给龙里。这边又悄声对小艾说:“不管怎样,他是我儿子的爸呀。他现在已和那个女人同居了”。一旁的小艾立刻就翻白眼龙里。龙里确是心虚。并不敢望向两个女人。


龙里或许是长期酗酒的缘故有些委靡,说话也底气不足。他开口说:“梅子,我求你一件事,我心情不好,在单位使用暴力,单位领导可能会向你了解我的为人,求你说些好话” 龙里停了一下又说:“我想保留公职。现在生意惨淡”。龙里又补充说。


梅子没说话只是点头。


吃过饭。龙里抬起头又支吾说:“我带钱不够,还想你能留宿一晚。明天我才能回去”。


梅子想了想,伸手掏龙里的口袋,真是几元的票子。梅子又是点头。


龙里就有些兴奋:“我睡地铺”。


小艾不愿看这对离异夫妻的样子,说我走了。心想梅子又跑回去了。



梅子开始了新生活。也找到了男朋友小王。都曾情感受了伤。俩人都有惺惺相惜的感觉。


小艾也见到了小王,是很有修养的男人,应该是梅子最早渴望寻找的类型。小艾还有些不踏实说:“梅子,真能忘了龙里?龙里一来就又忘乎所以,又是热饭,又是留宿的。孤男寡女处一室的,万一让小王碰上可不好”。


梅子狠锤了小艾:“我一想你就会想那些俗的事情。能发生什么?毕竟有八年婚姻,没有爱了,还没有亲情么?龙里现在处境很糟糕,他单位的人真找我了解他的情况,想证明他无论在单位还是在家庭都是动粗的人,是品行恶劣的人。就是千方百计找出理由开掉龙里”。梅子长叹了一声。“有时我想龙里这一切都是自找的,本来我们好好的日子多好呵。面对他们单位的人,一瞬间我很想恶毒地控诉一下龙里的不是,但我答应龙里了,帮他。认真想想,是呀,他是我儿子的父亲,唯一的父亲。我不想让我儿子的父亲流落街头。我说了谎言,我说我们还是很相爱,性格问题离开了。但我想我一定要重新生活了,所以我认识了小王


小艾盯着梅子,梅子确是思考周密。让小艾说不出话来。


龙里知道梅子有男友还专门跑来同小王喝了一次酒。喝过酒,龙里对梅子说:“小王不错”。龙里又对小王说:“我们家的梅子可是个心地善良的女人呵,是我没福与她白头到老。跟她在一起做生意就是挣钱,离开她我全是赔钱呵。我没福气呵,我没福气”。


龙里又醉倒了。只能留宿在梅子小店里。


龙里的日子越发潦倒。单位安排他去一个很远的小站上班,他一气之下辞职了。龙里重新操持小本生意,但这样就常麻烦梅子。从甲地购物至梅子居住的城市销售,要其中的差价。梅子望着如此瞎抓的龙里,心里确是苦涩。有时后悔这样离开龙里是否正确。但又如何能忍住龙里喜欢两个女人的事实呢?又如何忍受不清醒时龙里的皮肉之苦呢?梅子知道龙里心也苦,常跑梅子处,家中的女人也常责骂龙里的,但龙里确是在努力生活了。他一下搞些土特产,一会又弄到些土鸡鸭,白天卖不完,晚上就留宿在梅子的小店里。梅子都悄悄地忍住了。还不敢告诉小王。


年关将近时,还有十几只鸡鸭卖不掉,龙里却喝醉动弹不了。无奈的梅子只好告诉小王,请小王帮助自己。小王二话不说很快就赶来了。他们一起摆夜市销售,小王还搞了一块挺大的招牌:“深山里正宗的土鸡、土鸭,味道让你想起小时候”。谁知晚上城管也上街管理。俩人招牌也不要了。抓牢鸡鸭就是一阵狂跑。就这样跑跑停停,在寒冷的夜晚一时哆嗦一时热汗降些价,卖掉了所有的鸡鸭。


梅子兴奋不已地数钱。小王默默地看着梅子。


小王说:“梅子你还是爱龙里的”。“怎会”?梅子头都没抬。“龙里有女人同居的”。“龙里更爱你”。小王又说。梅子猛地抬起头,怔怔盯住小王:“你不高兴了”?小王说“没有。你这么舍命帮龙里卖鸡鸭。甚至还不惜叫上我来帮忙你的前夫。我从来都是买东西的,为了你,我都开辟了先行。我究竟是什么角色啊”?小王干干地笑着。梅子想了想就哭了。“那你说我该怎么办?他好,我儿子才会有好日子。我儿子的父亲都靠卖鸡鸭为生了。原来他是多么朝气蓬勃呵。你说要我怎么办”?小王见此状况只好默默地搂住激动的梅子。说:“好了,我明白了”。



梅子过后也认真地想了想,也觉得自己真不能这样左右摇摆,拖泥带水了。早上清醒的龙里又是一堆的赔礼道歉。梅子把货钱交给龙里。梅子定了一下神,望着龙里说:“你往后怎样打算?我算什么呢?情人?前妻?我们还有未来的吗?龙里嬉笑作态。梅子说:“我认真问你呢”?静默好半天龙里才说:“我以后不会再来找你了”。梅子泪光闪动,她知道龙里总是口是心非。“好,我记住你的话了”。这次龙里什么都没再说,只是默默走掉了。


时间就这样过了一个月,龙里没有找过梅子。梅子好像生活也平静了。小艾偶尔跑来帮她守店。陪梅子聊天。小王也正常相处。但梅子总感到胸腔的压制,总想要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在一个静寂的夜晚,突然儿子娇嫩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妈妈,快看爸爸,爸爸喘不上气了”。接着是儿子惊吓的哭声。梅子一下蒙住了。她来不及多想就叫小艾开车送她去。


前夫的家花了两个多小时就到了。自然是深夜。一家人全都是哀伤的面容。龙里喝酒过多肝全部坏死。没有希望了。而龙里早就知道其结果,仍放纵地喝,他就是不想活了。


梅子一下就哭开了。龙里努力睁开空洞的双眼,一见梅子立刻露出艰难的一丝笑容,他叫走他的女人,说我要同梅子单独说几句话。梅子半跪在龙里的床铺前。龙里说“我想你会来看我最后一眼的。多陪我一下”。梅子靠近些龙里,龙里抚摸着梅子光顺的头发说“好久没有摸过了,味道真香”。龙里又说:“我知道我们相亲时你都没有看上我,我用尽心机追求才追到你的呵,不要恨我,梅子。是我辜负你了。我一生唯一正确的事就是追求到了你。真高兴你来看我呵,真高兴呵......”。龙里气若游丝断断续续这般说。


梅子不停地抽泣:“不要说了,我都知道,我都知道的”。两人就这样静默,就这样相拥......梅子守候着龙里到天亮。


清早,龙里的妈妈劝说梅子去休息一下,换着陪。梅子说好。伸手轻轻握了一下龙里。龙里也弱弱地回应了一下。梅子缓缓出去。洗了个温水脸。刚迈脚下楼,想去看儿子。楼上突然一阵嚎啕,梅子知道龙里不在了,她任油泪水的流溢,她没有上去。他们己经告别过了,她只是他的前妻,这个让人爱怜又可恶的人不会再烦恼她了……可梅子的泪水却如小溪般欢畅地流淌……


爱如烟花随风去,真的这样吗?


  



           


 


               




   


类别: 说男女 |  评论(1) |  浏览(70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匿名] 菲儿(未登录用户) 2007-04-10 16:47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