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21
用户名:  莫言休
昵称:  莫言休

日历

2021 - 5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1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7-04-03 22:21

乡  井


乡  井



故乡的村庄坐落在北部湾畔的一片平坦而肥沃的土地上。从清朝乾隆年间到公元二十一世纪,时光的流逝不但没有使村庄那历史的轮廓有所模糊,反而使它历久弥新,愈加清晰。江山依旧,人事已非,能读懂这绵延两个多世纪的村庄历史的,也只有村西的那口经年老井了。

这是村里独一无二的一口井。虽然水井挖掘的确切年份已经无从考究,但在村里繁衍生息的这支炎黄后裔的先人们,是在清朝乾隆年间从福建迁徙而来的,水乃生命之源,算来这口井大概也有两个半世纪的历史了。

这是一口平凡的井,然而她又是那样的令我魂牵梦萦,所以我每每回到故乡,总是要到井上看看的。井为圆筒形,约2米直径3米深,井体由火砖砌成,井口呈正方形。五角形的井台除了在向着村子的一面留出一个一米多宽的进口外,四周是一个砖混结构的围栏,进口两侧还专门配置了两个一米见方的微型蓄水池。

在我的心目中,故乡的井是一口圣洁的井。

井水冬暖夏凉,四季清澈见底。井内的石砖表面,布满了翠绿的青苔。青苔生生不息,与井水朝夕相伴,仿佛在不断地向人们诉说着那无尽的沧桑。虽然村在海边,但井水的质量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常年累月,井水甘淳如汁。为了保持水源的清洁,家禽或牲畜绝对禁止进入井台,小孩们也不允许在井台上和水井周围玩耍。一般情况下,水井每年在除夕前清理一次,这有辞旧迎新之意,但如有脏物掉进井里,大人们就会即时清理。这口井虽然没有专门的护理员,但乡亲们都在时刻地关注着她,二百多年的历史毫不含糊地向人们昭示着:在村里,这口井的圣洁是不容玷污的。

在我的心目中,故乡的井也是一口平安与宁静的井。

水井位于村前的一块空旷的平地中央,每逢夏天,水井周围就成了大人们谈天说地的好地方。夏夜时分,当你卸去一天的重负,避开村庄的喧嚣,坐在井边的草地上一边仰望星空,一边聆听着村边秋虫的低吟,你的一切烦恼顿时就会烟消云散,纵使你不善思索、不善言谈,也会有万般的感慨油然而生。健谈的青年人总会天南海北的侃个通宵达旦,任凭想象的翅膀在辽阔的星空中自由飞翔。

小时候,大人们要外出时就常常告诉我们,如果晚上因大人不在而感到害怕,或者丢了钥匙无法进门,又或者出现紧急情况和其他困难的,尽管到水井的地方找大人帮忙。孩子们总是有求必应,以至于有人常常在晚上玩得有恃无恐,甚至“乐不思蜀”。

是的,故乡的井正是一口平安与宁静的井,她如同守护神一般忠实地陪伴着古老的村庄,她的存在,承载着无数人对安宁的憧憬和寄托。

在故乡的村庄里,有很多人并没有把打水的活看成是家务重担,而将它视作一种难得的消遣与享受,而且常常乐此不疲。因为利用打水见面的机会,人们可以互通信息,乃至于笑谈人生。虽然,就在这么两三担水工夫的时间内,究竟有多少的温情和关怀彼此涌进了心头,又有多少古老的传说流传了下来,谁也无法知晓,但祖先们世代相传的教诲和父辈的叮咛言犹在耳,崔人奋进。因此可以说,故乡的井,委实是一口传承文明的井。

乡亲们常常相聚一起陆续打水,他们挑起水来三五成群、前后相继的情景,正是装点村庄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故乡的村庄地势平坦,村道上的沙土黄白相间,水桶所到之处涌出的水滴落在路面上,痕迹斑驳可见。如此来回往复,在水滴的不断作用下,一棵巨形大树的轮廓就在村庄的土地上被清晰的勾画出来。倘若能俯视村庄,你会清楚地看到,这棵巨形大树正以村前的古井为根基,树干树枝覆盖到村庄的各个角落。看出来了么?这是百年古井对她的子孙们的恩泽与厚爱,这是世代相传的乡亲们用古井之水浇灌出来的一棵生命之树!

你相信吗?一口井,她能度量出人生百态,因为井中的每一滴水,都能折射出世态的炎凉和世事的沧桑。我故乡的井就是这样的一口井,一口永远闪耀着生命之光的井。

不是么?那些抬水喝的人或者艰难地挑着半桶水回家的人,大多都是一些老、弱、病、残者;能够挑着一担满满的井水离开水井的,自然是生命的最强者,他们所肩负的分明是生的希望;而那些已经再也无法光顾水井的,就无疑是死亡的忠诚伴侣。在这里,生与死的区别,似乎就在于一桶井水之间。虽然,井水无法抗拒大自然对于死亡的呼唤,但她却可以很好地滋润每一个活着的灵魂。因此我觉得,村前古井的美妙之处,除了她能经久不衰地哺育芸芸众生之外,还在于她能准确地预示着生命曙光的到来。故乡有个古朴的民俗,刚过门的新娘子,都要亲自往村庄的水井里投上几枚银币,意谓报答今后的滴水之恩,并期待婚后万事如意。因此,只要井里新添了几枚银光闪闪的新硬币,肯定又是哪家娶回了新媳妇,而往往一年半载之后,又会有新生命呱呱坠地的。当一个人长到足以独自挑回一担满满的井水时,在故乡的大人们的眼里,他(她)就已经长大成人了。故乡的老人们厚道老实、善良纯朴,只要在他们有需要的时候为他们送上半桶井水,他们也会感激不尽的。生老病死,人之常情,老人们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惟有秉承历史,人人都能献出一点爱,我们的生活才会充满阳光。

乡亲们全部以古井水作为生活用水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的事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故乡古井的喧嚣就已经被少有的宁静所替代。如今的古井,则更显安详与静谧了。两个多世纪的星移斗转,古井的儿女们已经迎来了新的生活,这迷人的村庄也正生机勃发。

这就是我故乡的井,她虽然没有留下神话般的传说,也没有辘轳古井那宏大的架势和修长的绳索,但从我故乡古井的身上,我也悟出了生命之泉的来之不易。故乡的古井以其滴滴清泉哺育了她那勤劳朴实的儿女们,同时也将承载着十几代人的希望和梦想从历史走向未来。


2004-4-17)

Tags: 文学   散文   情感  


类别: 情感世界 |  评论(2) |  浏览(760)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莫言休 2007-04-04 13:04 Says:
【评论未审核】
[匿名] 清扬(未登录用户) 2007-04-04 08:03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