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221
用户名:  莫言休
昵称:  莫言休

日历

2021 - 5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1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7-02-23 08:29

爱的空隙

  

  前言:谁都会有自己的情感和心路历程,如果他(她)因为某种原因离你而去,请不要懊悔,请不要埋怨,毕竟,不是所有的相逢都能团圆,也不是所有的情愫都有归宿。如果你曾经深爱,那么,就将这份爱深藏心底吧。


 

爱的空隙


(一)



由于自己的怯懦,我的第一次恋情就那样无奈地凝结在了深夜的秋霜里。此时离我跨出校门仅仅一年有余。

我是背负着失恋的苦痛走上人生的第一个工作岗位的。尽管心绪复杂,但凭着几乎与生俱来的热情和闯劲,我的工作还是做得有声有色。只是,在每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刻,总有缕缕愁绪不住地涌上心头。

去者已矣,来者安在?我那一颗青春涌动的心,时时刻刻都在渴望友情,渴望爱恋。

给你介绍个女朋友,希罕吗?”单位的同事也许洞悉了我内心的痛苦,他试探性地问。

好啊。”我只是平静地应了一声,心潮却在汹涌翻腾。我知道,他是老实人,不会没话找话。

明天是周末,我们一起去,怎么样?”我没想到这个问题来的如此突然,好像是他已经暗中准备好了似的。其实,我那时的单位,虽然只是设在首府的一个办事处,但工作仍然很忙,即便是周末,也几乎无法休息。可尽管如此,我还是爽快地答应了他。我当时向领导请假的理由,是回局里领工资。现在想来,当时也只有是青春年少和对于爱情的无比渴望才会促使我胆敢承担违纪的风险。

一个细雨霏霏的下午,我终于心情忐忑地来到了她的家门。

这就是阿静。”一进屋,同事就向我介绍道。这时,正在洗衣服的阿静即刻站了起来。惊喜之余,她的脸上露出了腼腆的微笑。阿静手上那洁白的泡沫分明在告诉我,对于我的到来,她没有任何准备。

阿静还是微笑着,她的嘴唇和眼帘也笑开了,笑得如此的动人,笑得如此的甜蜜。我拘谨地站在阿静跟前,她的音容笑貌和整个人的轮廓是那样迅速而清晰地定格在了我的脑海里。如今,我对于阿静的回忆,也还是得益于当时那张瞬间的记忆底片。

阿静不甚修长但身材结实,短头发,浓眉大眼,眉清目秀,圆圆的脸蛋上几分红晕清晰可见。她那微隆的鼻梁恰到好处地镶嵌在宽阔的眉心和红润的嘴唇之间。

我确实无法欺骗自己的感觉,我真的为眼前的她而陶醉了。即使我们是第一次相见,但她那似曾相识又令人梦寐以求的音容笑貌却在真实地吸引着我,我的内心顿时生出一种一见钟情、相见恨晚的感觉来。

妈,出来。”阿静的叫声打破了我许久的沉思。

阿姨你好!”当一个满含微笑的中年妇女从里屋向我迎面走来时,我恭敬而轻快地向她问候了一声。

这时,我再次打量阿静,在她的身上,我如何也找不出她母亲相貌的一丁点痕迹。大概,阿静是高超地融合了她父母亲各自体貌的优点吧。

你们谈吧,我回家看看。”同事与阿静家是镇上的街坊,他丢下话后就径自走开了。我没有料到,他居然没有和我商量就这样大胆地将我抛给了阿静母女俩。起初我还是心存怯意的,但后来又很快地镇静了下来。

那天晚饭之后,在同事家那热烘烘的火塘前,我和阿静母女共同度过了一个极不寻常的好时光。

我们先谈我的过去,接着又谈我和阿静的当前与未来。没想到,我总是那样的侃侃而谈,而我的谈吐又是那样的出人意料。这正如一场谈判双方都有充分准备的买卖谈判,几个小时之后,我们的“谈判”便圆满结束。“谈判”的结果,我同意肩负阿静的未来,阿静也愿意跟随我直至永远。我至今也弄不明白,到底是哪来的勇气和力量促使我如此大胆地决定了我个人的终身大事。

这是终身大事,你还是征求一下家里的意见。”阿静妈最后还是用上了长者的口气。

我是非常自信于自己的直觉的,我也清楚地知道,虽然母亲在上,也尽管她目不识丁,但母亲是开明的,母亲也历来尊重、相信和支持我的一切选择。我一次次地向阿静妈作解释,同时也是一次次地坚定了我的选择和态度。

那好吧,等阿静她爸过几天回来我们就把事情告诉他。”看来,阿静爸也是开明的,不然,阿静母女俩又怎敢如此的先斩后奏?

那一晚,躺在阿静专门为我一个人铺好的床铺上,我失眠了。在独自盘点了自己往日恋情的悲悲喜喜之后,压在我心底的那块大石头终于悄然落下。

第二天清晨,细雨依然霏霏。然而,那低空中的微微雨滴,似乎是在为我送行一般,都在欢快地跳跃着。坐在归程的班车上,望着阿静母女俩那满怀欣喜又满怀期待的目光,我会心地微微一笑。那笑,也是甜甜的,只不过已被我深深地装进了自己那饥渴的心田里。

班车开走了,同时也带走了我对阿静的绵绵思念。

 

(二)

 

自从离开阿静家,阿静就几乎占据了我的整个心房。

我努力地想象着阿静家在街上的位置,想象着在我情绪最低落时给予我心灵安慰的那座房子的模样,同时也想象着阿静那张甜甜的笑脸。每当想起阿静的那一脸青春美丽的笑容,想起她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想起她那一对似乎荡漾着爱的涟漪的小酒窝,我的心就会有着一种莫名的幸福。

我几乎每天都盼望着阿静的来信,哪怕盼来的是一个只写名字的小小信封;我也几乎每时每刻都盼望着阿静的电话,当时的每一个电话铃声,都会弄得我心神不安;我渴望见到阿静的身影,渴望即刻牵到她的手。

三四天已经过去,但仍不见阿静的任何动静,我的心愈加焦急。几天不见,真如隔三秋。不知有多少个上班的空隙,有多少个深夜的时辰,在蚊帐下,在被窝里,我对着阿静的照片,对着她笑得最美的地方,一次次地亲吻不止。

照片是我提出要的,阿静也把它当作信物一般郑重而高兴地交给了我。谢天谢地,是照片拉近了我对阿静的思念,也是照片暂时缓解了我对阿静的怀恋之苦。

终于有一天,我见到了单位同事帮我捎来的阿静写给我的亲笔信。捧着来信,就如同捧着阿静那颗滚烫跳动的心。阿静在信中写到了我上一次离开她家后她们母女俩对我的种种感受,也提到了她父亲知道我和她之间的事情后兴奋不已的情形。末了,阿静告诉我,她父亲打算近日回家一趟,趁早把家里未完工的小猪栏做好。

我是明了阿静爸此次回来的真实用意的,而我也确实希望能尽早地见到这位我已提前认同的未来的岳父大人。

两天后的一个中午,我正想从办公室回宿舍休息,突然,办公桌上的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

你好!是小马吗?我是阿静。”我猛地拾起话筒,随即听到电话里响着阿静那清脆的声音。我兴奋得直咽口水,真不知道当时自己在说了些什么。阿静告诉我,她爸刚从外地回来,在详细得知我和她的情况后非常高兴。

明天周末,你有空到我家一趟吗?”问罢,阿静就屏住呼吸静候着我的回答。我还是忙,但我知道机会难得,而且事关我个人的终身大事,因此我高兴地答应了。

爸,小马说可以。”这又是阿静的声音,可她这是对着她父亲说的。我感觉得出,此时的阿静是何等的高兴!

下午下班时,我大胆地向办事处领导请了假。这一次请假的理由近乎实际,那就是回F市我所在的居住地派出所领取居民身分证。

下班后,带着喜悦,带着兴奋,我独自一人搭上了一辆开往F市的大班车。

傍晚时分,我又一次站在了阿静的家门口。当我的右手慢慢地伸向那扇暗红色的大门时,我的心怦怦直跳。我轻轻地敲了三下门,正当我抬起手想再次敲门的时候,“吱……”的一声,门开了,门缝里随即探出了一个熟悉的笑脸。

真的是你呀,我们刚吃饭,正说着你呢。”阿静甜甜的笑着。明亮的灯光下,她手上那洁白的餐巾纸清楚可见。

我的到来似乎有效地加剧了阿静家那固有的祥和气氛,我发现屋里的每一个人,脸上都同样的洋溢着欣喜的神情。

以为你是明天才来的,没想到来的这么快。”餐桌旁的阿静妈久久地微笑着,她顺手给我拿过一张凳子并示意我坐下。当我和阿静爸的目光相互对视时,我们都轻轻地笑了,阿静爸还朝我微微地点了点头。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即刻成了阿静家的座上客。席间,我的话语更多的是重复了我的过去,重复了我和阿静的当前与未来。我注意到,在我们谈话的时候,阿静爸那慈祥的老脸上一直保持着一份和蔼可亲的笑容。

和家里人说过了吗?”阿静爸的话和阿静妈当初对我的提醒如出一辙。我平静地重复了自己对于个人终身大事的一贯看法,阿静爸没有反对,他的笑容依然是那样的和蔼,那样的可亲。

饭后,我开始留心阿静的家了。我奇怪地以为,这肯定是我今后非进不可的家,所以我才神气十足地走遍了阿静家的里里外外。阿静呢,也在兴高采烈地跟着我指指点点。

我知道,小镇的夜一定是宁静而美丽的,特别是在这华灯初上的时候。很快,我信步登上了阿静家二楼的平台。阿静见状,也轻快地跟了上来。这次是我和阿静认识以来两个人第一次真正的单独在一起。阿静说:“自从你上次走了以后,我妈就整天惦念着你,每逢有人敲门,她都猜想是你,而且也真的希望是你,但每一次都让她失望了,我见她今晚特别的高兴。”

听着阿静的话,我感到心里甜滋滋的。这时,我下意识地抬起头,啊,小镇的夜,简直美到了极点!那远远近近,大大小小的街灯都在争先恐后地闪亮着,就连那不远处的江面,也不甘示弱地到处亮起了色彩斑斓的灯。兴许,这满眼跳动着的火焰,正是以这种特殊的方式欢迎我这位远方的客人吧;兴许,它们正在亲切的叮咛我,一定要快点把我这颗曾经漂泊的心安顿下来。夜,静极了,那浑浊的月光在温柔地抚慰着我,那数不清的星星也在不住地向我眨着眼。

忽然,我觉得有个星星的声音在对我说:“好样的,就应该娶她!”

这时,似乎月亮也发话了:“恭喜你,她就是你的!”

想起星星与月亮的话,我简直兴奋得不能自持,股股暖流顿时涌遍全身。

看,阿爸做工了。”顺着阿静手指的方向,我看见阿静父母已经在猪栏旁边忙了起来。

我很快就下楼去帮忙了。有阿静一直开心的陪伴着,我的倦意已全部被淹没到了那久违的快乐里。看着自己亲手砌成的排水沟,我的心真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因为,这是我在阿静家留下的最真实的痕迹。我多想,这条狭长的排水沟,也能把我往日的一切烦恼和忧伤统统带走!

临睡前,我独自一人认真地盘算起我和阿静那不远的未来。想着和阿静相处时她所带给我的如许的快乐,我禁不住又一次陶醉在了那如梦的幸福里。

那一夜,我辗转难眠……

 

(三)

 

第二次离开阿静家的时候,我心里确实有着太多的无奈。是单位的同事开着车来到阿静的家催我的,同事说,单位有急事要我回去亲自处理。

阿静在家门口送我上车。在等待开车的时辰里,阿静的眼睛始终没有正视过我。“我想过几天上去看你。”阿静低着头轻轻地说。我也只轻轻地应了一声,再也没有和阿静说话,因为我知道,自己的眼泪已一直在眼眶里打转,我是在努力地控制着它。

车开了。透过车窗,我看见阿静在擦着眼泪的同时,一边目送着我们的车远远离去。

回到单位三天后的一个中午,我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办公室,认真回忆我和阿静的点点滴滴,我真想从那些记忆的碎片里寻找些许心灵上的安慰。忽然,我觉得有个影子在门口晃动,我迅速扭头一看,啊?是阿静!

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好让我到车站去接你?”我问阿静。

想给你来个惊喜啊。我找了很久才找到这里来的。”

那一晚,我让单位的女同事帮助收留了她。

而第二天一大早,阿静就出人意料的对我说:“我今天要回去了,不是上午就是下午。”

怎么了?”我立即脱口而出。我心想,怎么会如此突然?难道是阿静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阿静似乎看出了我的心事,她平静地说:“昨晚和你的三位女同事聊到了深夜,我好怕,她们都在盘问我,问我和你认识了多久。”

那你是怎么回答的?”

我说我们一直都认识,因为我们是高中同学。你不会怪我吧?她们都在苦苦地逼我,我没办法,只好乱编一套了。”

我没有怪阿静,反而还为她有如此的从容和机警而深感高兴。“那她们相信了吗?”我又随即问了一声。

  “不知道。但她们有人说,‘哦,原来是青梅竹马,难怪你们两个这么好。’呵呵,好笑吗?”看着阿静一脸高兴的样子,我也禁不住开心地笑了。

那为何要走这么快?”

从她们的口中,我知道你很忙,不想打扰你太久。而且,我发现你这几个女同事对你都特别感兴趣,她们还想从我口中探听你更多的消息呢。我和你才见了两次面,认识还不到十天时间,如果她们再逼我,我可怎么办?说实在的,你的这几个女同事都不错,为什么……”阿静看了看我,没有继续把话说下去。

你都想到哪去了?她们是前两天才新调进来的,我认识你比他们还早。”

真的?没有吧?”阿静有点半信半疑的样子。

其实,我也颇感奇怪,单位怎么突然就调进了三位年轻的女同志。而且,她们给我的第一印象都不错。我的直觉告诉我,在当时的环境下,如果不是在前几天认识了阿静,我的心也一定会在这三位女同事之间打转的。

我拗不过阿静,午饭后,我就和她上街了。

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然而,高兴似乎都是别人的,我只有身边的阿静在默默地跟着我,而且,阿静也将要回家了,因此我心里真的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到车站之前,我买了一件玫瑰红的衬衫送给阿静,她很喜欢这衬衫的款式和颜色,但就不喜欢我花钱。当然,这是由不得阿静的。当阿静从我手上接过衬衫时的那一刻,她的脸红了,红的如此的艳丽,就如同玫瑰花一般。

在车站候车室,阿静对我说:“我想见一见你妈,什么时候有空带我去你家一趟吧。”我答应了,因为这是我所乐意的。

车马上就要开了,我突然大胆地拉起了阿静的手。那一刻,我的心跳得非常厉害,顿觉有股股暖流从阿静的手心涌向了我的全身。看得出来,这时的阿静是最美的,假如不是此时此地,我一定会深情地拥她入怀。

我目送搭载了阿静的班车缓缓离去,心中的涟漪久久不能平静。

我本以为,送走阿静,我的心也会跟她一起走。可是我错了,接下来,我惊奇地发现,我被单位新来的女同事包围了,我那一度曾经跟随阿静的心开始在阿静和她们之间来回游移。然而,这都是阿静所不知道的。

也许是近水楼台之故,我虽然心里仍然装着阿静,但那思念的温度却已远不如昨。此后,我再也没有去过阿静的家,阿静也再也没有到过我的单位来。没想到,我和阿静共同开启的那一扇爱的大门,如今却无形地扩大了,大得变成了一道可以让人随意进出的爱的空隙。

我和单位女同事交往的事阿静最后知道了,但她没有即刻找到我问这问那,也没有找到我的那位女同事弄个鱼死网破,她只是常常在电话里询问我的有关情况。我舍不得阿静,但却又和单位的一位女同事有了情感上的交流。我总是安慰阿静,告诉她我的心依然向她,谁也无法拿走。阿静相信了。说心里话,是阿静的不怒不争纵容了我爱的天平发生倾斜,而又偏偏是阿静的大度在深深地吸引着我,使我欲罢不能。

我不想失去阿静,真的。

 

(四)

 

半年后,我从办事处回到了F城。

自从我回到F城,阿静到城里找过我两次,但每次见面的时间都不会超过半小时。我欠阿静的确实太多太多了,因此,每一次送她踏上归程,我的心都会有一种深深的愧疚,而每当我看见阿静那满含期待却又十分无奈的目光时,我就感觉到自己是何等的渺小,又何等的羞愧。

此后,阿静陷入了对我长久的思念和等待之中。

又是半年过去了。一天,我利用出差Q城的机会,大胆而又不安地找到了阿静。正在单位集体宿舍休息的阿静见到我突然出现,惊喜万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然而,在简单的寒暄之后,阿静脸上那兴奋的神情很快就消失了。

你们俩的情况怎么样了,还好吧?阿静问。

我很想见到阿静,但总害怕见面时她总是问这样的问题。

没怎么样,还是原地踏步。我忘不了你,我希望我们能有好的一天。”我觉得对不起阿静,因此内心也非常的自责。“你呢?”我接着问了一句。

我没什么。我和爸妈一直都忘不了你,可能是因为你给我们的印象太好的缘故吧。我知道你是好人,你也有自己的难处,所以我一直很少打扰你。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有很多亲戚朋友想给我介绍男朋友,但我都一一拒绝了。我相信缘分,我的心里只有你,目前无法接纳他人,我愿意等。我也给自己定了个时间表,不管如何,我打算等你三年。如果你觉得不可能和我在一起,那你就明确的告诉我。我知道你的那位女同事也不错,我真的也希望她能够幸福。”

听着阿静一大串的话语,我的眼眶湿润了。在一个如此宽宏的女人面前,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我坐在床沿上,透过模糊的视线,我发现阿静的双眼也一样在闪动着泪光。这时,我的眼泪不由地夺眶而出。久久地,我们默默相向。在这寂静的两人世界里,除了我那一声声的长叹,一切都处在无声的压抑中。

带着无限的惆怅,我离开了阿静。这一次,她没有送我,因为她的心还在流泪。

回首过去,我不曾给过阿静太多的快乐,没有相拥,没有亲吻,我只给了阿静一个遥远的承诺。自从有了我和阿静之间的爱的空隙,我对阿静的思念和爱就只存在于隐隐约约之间。我承认我还爱她,但自己却又无法勇敢地表白。相反,阿静一直以来都是认真的。这到底是什么力量支持着她一路走来?也许是她相信了我最初的诺言,也许是她认为等待可以换来我的良心发现。然而,一边是不住燃烧的爱的烈火,一边却是无奈的苦苦等待。她没有抗争,她没有纠缠,只是一味地默默忍受,也许,她固有的大度注定了她的柔情终究只能熔化在我与别人那爱的烈火里。

从此,我和阿静之间爱的空隙也只有阿静一人独自徘徊。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一年多又过去了。我知道,阿静自己定下的三年期限已经到来,我和她之间的这段苦涩的恋情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无论如何也该有个了结。

真的有一天,阿静的电话打来了,她让我一定找时间去Q城一趟。

夏夜,闷热而单调,我和阿静两人的影子沿着几乎没有风的河堤慢慢地挪动着。夜间两人独自逗风,是我认识阿静以来的第一次。但我也已清楚地预感到,这也将是我们的最后一次。

我们肩并肩地走着,走过很长一段距离两人依然默默不语。这时,阿静突然问我:“这段时间来过得还好吧,你们两个的事呢,怎么样了,结婚了吗?”

我没有正面回答阿静的话,我觉得心里一片慌乱,一种复杂的心情顿时涌上心头。我停下脚步,阿静也跟着停了下来。她转身静静地望着我,似乎一定要从我的眼睛里挖出答案来。我不敢正视阿静的目光,我的眼睛开始模糊。我微微抬起头,默默地望着朗朗的星空。这时,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感觉到了阿静的呼吸,也似乎听到了她那急促的心跳。

阿静,我爱你!”我终于说出了那句压抑了许久的话,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一把将阿静紧紧地搂在怀里。几多悲愁,几多酸楚,这时已经全部化作泪水暴露在那黄色的灯光下。我的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它顺着阿静那发热的脖子,流向了她那火热的胸膛。

不要这样。”阿静没有哭,她只是努力地将我的双手从她的身后分开。“你们结婚了?”当我的双手离开阿静的身后时,阿静又惊讶地问了一句。

我还是没有正面回答阿静的话,我那模糊的双眼依然不敢面对眼前的她。这时,阿静好像若有所悟,她忽然转过身去,独自一人倚在了河堤的栏杆上。面对繁星点点的宽阔江面,阿静久久不语。我虽然是站在了阿静身后,但我却觉得已经和她相隔万里。阿静还是流泪了,她的手在不停地拭泪。我动情地把手搭在阿静的肩膀上,想以此安慰她那一颗孤寂无助的心。

别这样。”阿静说话了。“其实也不能全怪你,我也有责任,我也想过我们之间可能迟早会有这一天,但我还是一直相信自己。三年了,我一直盼望着你的到来,盼望着奇迹的出现。我谁也不怪,只怪自己有缘无份。说实话,你能跟她也好,她也不错,我一样祝贺你们永远幸福。”听着阿静的话,我的眼帘又一次被浸泡在了酸楚的热泪里。

那一晚,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的离开了河堤,第二天我又是如何的回到了F城。

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阿静。

大概是八九个月之后,我突然收到了一封阿静拍来的电报。电报的内容是:定于*年*月*日中午十二时在Q城星海大酒店与***一起举行婚礼,届时务请光临。

看到电报的一霎那,我确实流泪了,没想到阿静此时还能记得我。凭我对她的理解,她是真心的,没有半点愚弄的痕迹。我没有参加阿静的婚礼,我只在心底默默地为她祈祷,为她祝福。

时间在不停地流驶,一晃又是一年。一天,我惊奇地接到了阿静打来的电话,她说她的儿子刚刚满月,现在全家很好,希望我有空时和我的那一位一起到她家里做客,去之前先给她打个电话,她会随时欢迎我们。

我感谢阿静的大度,我从心底里为她的幸福快乐而深感欣慰。

我终于没有去阿静Q城的家。

好多年了,还一直没有阿静的任何消息,不知道现在的她是否一切可好。阿静还在Q城,我也曾无数次的到过Q城,但我只希望在街上匆匆的人群中能奇迹般地出现阿静的影子。我真的已不忍心去打扰她了,我无论如何再也不能去撩动她那颗早已平静的心。

我与阿静之间留下的爱的空隙,如今再也无人占领了,但愿,这一块心灵的圣地永远无暇。 



后语:这是一段个人情感经历的真实写照。从阿静的身上,我看到了一个柔弱大度、善解人意,不怒不争、坦坦荡荡,处变不惊、自信执著的女性形象。虽然我们真正只有不过十天的情感交往,但阿静却给我留下了难忘的记忆,她也将是我一生当中拂不去的思绪。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以公开的方式袒露心迹,非常感谢方舟的这块圣洁之地。我希望阿静能够看到我的独白,也希望她能够原谅我的过去。我现在一切安好,阿静,衷心地祝愿你一切如意。

 

(2005年5月11日)


Tags: 文学   情感   小说  


类别: 情感世界 |  评论(6) |  浏览(894)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6 条评论
莫言休 2007-02-23 20:37 Says:
【评论未审核】
安心 2007-02-23 19:52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