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9966
用户名:  鬼栖葬花
昵称:  吴了了

日历

2021 - 5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1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1-05-07 22:25

——《打架的事儿》




     小时候的我生得圆圆胖胖活像一只篮球,但这并不妨碍我身体的柔韧性,我善于攀爬,我不光爬过学校的旗杆,还爬过学校的楼顶。像杂技演员一样在楼顶的边墙上来回走动,看上去更像一只失控的篮球或者是一只扔出去的保龄球一样充满着不定数。大李说,如果我滚下去一定像篮球一样反弹起来,绝不会摔像一滩烂泥。
  
  大李是我的哥们,小时候我住在学校的四合院里,父亲是这所小学的教师,大李家就在学校的后面,他的父亲你一个远近闻名的木匠。大李这小子眼睛细小一头卷毛从小就蛮横,喜欢揍人,且揍人从不记死活。那时我们学校对面的山脚下有俩个一大一小的蓄水池以满足学校的正常供水。后来学校的领导想吃鱼,就往小的蓄水池里放养了无数的塘角鱼,也不知道是谁建议说塘角鱼喜欢吃腐肉,但凡周围农民家里瘟死了猪,瘟死了猫狗就往这个蓄水池里扔。搞得蓄水池里到处漂浮着恶臭的动物尸体,没过多久这种用家畜尸体味塘角鱼的举动就被校方制止。但是这池吃腐肉的塘角鱼却像吃了激素一样长得飞快,真叫人无法理解。其实我想说的是在扔家畜喂鱼以后的事,那时鱼还在水里,水质也便得干净了,这就成了我们的游泳池。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放学后我跟大李呆在家里看“北斗神拳”,我弟弟突然哭嚷着跑了回来说在蓄水池里游泳的时候被高年级的同学揍了。我和大李二话不说就冲向水池,大李这小子身体干瘦,经骨结实跑起来跟风一样快,我跟在后面还没跑到池子边就看大李飞向半空用手肘猛击那位同学的脑袋,样子像一只发怒的公牛顶着锋利的牛角猛冲向另一只公牛。那位同学还没有反应过来,大李接着一脚踹在了他的肚子上,随着绕到身后奋力地将其抱起像扔死猪一样把那位同学扔进了池子里。大李就是这样,揍起人来不记后果。我跟上来看见那位同学慢慢地往水底沉,大李还骂骂咧咧地说,短命崽,敢欺负人。
  
  我记得那天,那位同学往下沉的时候我仿佛看见无数的塘角鱼蜂拥过来撕咬着他的身体,这些塘角鱼有着吃腐肉的经验,所以他们的基因已经完全进化,牙齿粗大锋利,体型好似鲨鱼。在片刻间这些凶猛的变异鱼种就将那位同学尸解,只留下一副白森森地骨架沉在水底。我的印象中那位同学沉下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我们站在水池边上急得直跳脚只差忘记喊:同学,加油,同学,加油。于是在沉下去无数分钟(我已记不清是多久)后他像一只海豚一样动作潇洒凌厉地蹦出了水面,爬上来后放声痛哭裤子也没有穿上就跑回了学校。我跟大李说,快跑他肯定是去找校长了。大李则满脸不屑地说:怕毛。
  
  果然那位同学就去报告给了校长。
  
  校长揪着大李的耳朵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在我们的簇拥下走到大李家门口。大李的父亲见状,从屋里抄起做木工活的尺子冲出来不由分说对着大李就是一顿暴揍。嘴里骂骂咧咧地说:你个短命的死野崽,老子养你有个什么用,天天打架天天打架,老子今天就打死你。大李也真是横,站在那里像根木桩一样丝毫不动,任由他父亲愤怒的尺子狠狠的劈在身上,就像一个年老的木匠正扬着斧子在刨一根坚硬的木材。
  
  大李的父亲怒斥的问:你做什么要打人家,人家怎么惹对你了。大李依旧站着沉默,眼睛怒视着站在一旁那位揍我的弟弟的同学,眼神像狼一样的凶残。我弟弟这时候站出来说:我在游泳,又没惹对他,他就讲我爸爸爱管闲事,是尖尖脑壳,我就讲他爹的名字他就打我。说完我弟弟又委屈地哭了起来,校长用眼角撇了撇那位同学再撇了撇我弟弟,又看了看大李转身走了。大李的的父亲拉扯大李往屋里走,他回过头来对着弟弟咧嘴笑了笑,又朝我打了一个个眼神。我自然明白大李的意思,等大人们都散去我偷偷绕到那位同学的身后对着他的屁股猛的一脚,他踉跄的窜了出去,未等他站直了,又奋勇地飞身骑上了他的后背用拳头猛击他的脑袋。我想说我们就是这样的,我们揍起人来从不考虑后果,大李的眼神告诉我你不揍他,他就会更加的猖狂,哪怕你揍不过你也得冲上去咬他几口,大李的眼神还告诉我,兄弟我是很讲义气的,我帮你弟弟揍了他,我爸爸就揍我,如果你不上去揍他就是不讲义气。
  
  那场战斗回忆起来还真是惨烈,我像疯狗一样骑在那位同学身上用拳头猛砸他的头,直至我的父亲出现像抓猫一样勒着我的脖子把我扔回家。而我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谁叫他是一个爱管闲事的教师。
  
  在我的记忆里这样的打架事件时有发生,对大李来说更是家常便饭,那时候我们总是那样无忧无虑无所顾忌的打闹,在田野里在山坡上在我们年少的记忆里。我并不知道那些天真烂漫童年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能在成年的我们的身上证明出什么。
  
  现在的我手无缚鸡之力,看见别人闹事就躲得远远地,更不用说打架了。前些年大李还是一如小时候般的争强好斗,那些小时候的后爱打架的后遗症在他的身上已然得到了证明。后来结了婚有了孩子他的脾气才开始收敛,老老实实地赚钱养家糊口。
  
  如今的我们各自做着自己的工作也很难有机会碰在一起,大李的生日碰巧正好是大年三十,这似乎也是我们每年能够在一起聚聚的唯一机会。今年除夕那天我买了两支好酒去给大李过生日,我们喝着聊着调侃着曾经的岁月,提及蓄水池打架的事件时大李说现在想想就后怕,如果当初那小子爬不起来了也不知道现在自己是什么样子,可能这一辈子都会活在悔恨里吧,那该是一个多么残酷的童年啊,这辈子也就毁了。我打趣的说那小子可能到现在还忌恨着我们吧,有空我们去看看他,据说他也结婚生子了。大李晃着脑袋说:行行行。
  
  大李还说女儿彤彤今年就开始进学前班,也不知道这个小丫头会不会遗传自己的好斗细胞,还好是个女孩如果是个男孩可能我就得像我气他爷爷一样气我了。这时我总能看到大李脸上那充满了父爱的笑容,那些当年的蛮横气息全然看不见,他的生活看起来还真是充满幸福呢。而我,大李说我该找个女人来管管了,不结婚就不知道什么是家庭什么是责任。我笑着回答:待到你儿孙满堂我定当带着儿孙上门给你磕头祝寿,到那时或许我们已经老年痴呆什么也记不起了。
  
  到那时,我们还是我们吗?

冠英阁点将(九)     特约主持人:那超
    主持人语:喜欢吴了了,是因为读过他发在河池论坛上的那些思辨犀利、充满个性的文章开始的。他这人眼光毒,看问题非常到位,迷雾一般的现象,经过他的剥削,本质的东西就露出来了,大快人心。在他的身上,可能有种孤愤与自傲的东西,使他成为荒原上一匹独立特行的野狼,眼光里充满了警觉。吴了了的文章里也常常流露出这种警觉,这是难能可贵的,所以我喜欢。
    《打架的事儿》虽说是散文,但却富有小说的意味,具有小说语言的特点,读起来舒服,能够一气读完,然后又留有余味。文章依然保持有其他文章的共同特点,体现了他对现实生活的警醒与反思;同时,文章收尾顿挫有力,让人拍案惊奇。


类别: 小说 |  评论(1) |  浏览(6991)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 条评论
阿木 2011-05-08 09:34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