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9966
用户名:  鬼栖葬花
昵称:  吴了了

日历

2021 - 5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1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1-02-18 14:13

吴老二的绑架案——








老二摔破脑袋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变成绑架犯,他只是一个失去记忆靠捡垃圾为生的流浪汉。每天傍晚时分他会背着一个大大的麻袋从垃圾场出发,搜索着地面上和垃圾桶中每一份值钱的垃圾,然后熟练地放进那个大大的麻袋。

  

  这条通往市中心三公里长的马路两旁坐落着无数的小商铺和大排档,当然这一切的繁华似乎跟吴老二都扯不任何的关系,他只是每天重复着自己的拾荒路线,要说有关系的只是灯红酒绿后人们留下的垃圾,这些垃圾对他来说才是至关重要的。

  

  这一条固定的路线每天拾荒下来收获还是不错的,吴老二习惯凌晨返回时给自己买一份炒饭又或者是炒粉,外加一瓶白酒和一包花生,吃完这些吴老二一天的拾荒生活才算结束,他的日子就这样周而复始。在他仅有的有关自己记忆里,他就一直生活在这个垃圾场旁的板房里。吴老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也不知道自己的过去是怎么样。吴老二想要记起什么,却又什么也想不起了。

  

  事情的发生是在那天早上,吴老二还在熟睡中几个警察便冲进了板房,还没有等吴老二来得及反应一副锃亮的手铐就已经拷在了他的手腕上。旁边自己昨晚救回来的那个小姑娘也在一阵骚乱中失声歇斯底里地哭了起来,吴老二在惊恐中听见一位警察说:“小姑娘不要怕,我们是警察,我们救你来了。”说完自己就被压上了警车。

  

  看守所里吴老二被带到了审讯室,对面坐着两位神情严肃的警察。

  

  其中一位问道:“姓名”。

  “不不。。。不知道”吴老二想了想忐忑地回答。

  “来到这里就不要企图隐瞒了,我们会查出你叫什么的”

  “我真真。。。真不知道,你们快帮我查查我叫什么”,吴老二面带兴奋地回答。

  “老实点,别想耍狡辩,你不知道自己事情的严重性吗”警察呵斥地说。

  “他们都叫我吴老二”

  “好吧,吴老二,今年几岁,户籍在那里”

  “户籍是是是什么”

  “户籍就是你出生地在哪里”

  “出生在哪里,出生在哪里。。。。。。”吴老二抬起戴着手铐的手喃喃自语地搔着脑袋。

  “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就记得我一直在这个地方捡垃圾,以前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吴老二抱着脑袋一脸痛苦地接着说。

  

  做笔录的警察仿佛也看出了些什么转过头来看了一眼问话的同事,这位同事好似也察觉到了吴老二的不正常。又才语气平缓的问道:“那你总该知道自己犯下什么样的错误吧”。

  

  “你是说那个我带回来的那个小姑娘是吧”吴老二缓过神来轻声地回答。

  “这个小姑娘是我们市腾云房产公司董事长张三的女儿张小四,你不知道吗?”

  “她跟过我说过她叫张小四”

  “你老实交代吧,现在交代还有减刑的机会,绑架罪是很严重的”

  “绑架,绑架。。。。。。我没有绑架她啊警察,我是看她可怜收留她的,怎么成绑架了”吴老二站起来激动地说。

  “坐下,是不是绑架我们调查后自然会知道,你现在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做笔录的警察插话道。

  

  吴老二听完坐了下去拍了拍脑袋半晌后才又开口缓缓地说起了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

  

  那天夜里吴老二的收成还不错废纸和塑料罐装满了整整一麻袋,照例的回到板房前他买了一份炒饭一瓶白酒和一包花生。刚好想回到板房庆祝今天的丰收时吴老二发现昏暗中有一个人躺在自己的板房前,他急忙赶了出去发现是一个十五六模样的小姑娘躺在那里。吴老二卸下背上的麻袋又把手中的食物放回了屋子,又才转身回到小姑娘身边。他四下看了看,空旷的垃圾场除了远处若隐若现的霓虹灯便再也看不到半个人影。

  

  吴老二摇了摇躺在地上的小姑娘的肩膀叫道:“喂,喂”那姑娘躺着半点不见动静。吴老二又探出手放在小姑娘的鼻孔下,他感觉到姑娘微弱的鼻息,于是躬下身去将姑娘抱回了板房放在自己那张用废旧硬纸板搭起的床上。谁知吴老二刚放下那小姑娘便醒了过来,双手紧紧地护着前胸瘫坐在床的一角,满脸惊恐地看着吴老二大声撕心裂肺尖叫起来。这么一叫吴老二也被吓了一大跳腿出了两步,又才镇静下来说:“我不是坏人,你倒在我家门口了”。

  

  那小姑娘听到吴老二这么一说居然也停止了叫声,只是那伤心的抽泣声还没有停下来。她试着轻微地探了出头,又歪着脖子仔细地打量着眼前这个昏暗中的男子。眼前这个男子个子不高,头发稀少,身着一件破旧的T恤,下穿黑色七分裤,目光有点略有呆滞。此时他正两手垂在身前半躬着身子一脸惊慌又无奈地看着自己。

  

  “你你,你是谁”吴老二问。话音刚落那小姑娘自顾着又哭了起来,哭声比之前的更加的撕心裂肺。吴老二这时更加的慌了手脚,也不知道怎么办。便指了指床头上自己刚买回来的炒饭和白酒,接着前倾着身体伸出手拿了白酒和花生回过身又指了指那份炒饭说:你吃。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吴老二还说:他走出板房后就坐在门口边扭开了白酒,撕开了花生,自顾自地吃喝起来。他说当时四下一片宁静,空气中依旧弥漫着垃圾发出的臭味,这一切他都习惯了,他喝着酒嚼着嘴里的花生米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是与他无关的。

  

  过了一会吴老二便听见屋里有咀嚼的动静,接着又听到了呛喉的声音,他回头一看那刚救回来的小姑娘正捧着炒饭狼吞虎咽地吃着。小姑娘看见吴老二回头看她,立马又将炒饭放回原地,嘴里满满地塞着还没有来得及咽下的米饭又呛了出来。

  

  吴老二见状站了起来走向刚拣回来的那一袋垃圾,在里面摸索了一阵子拿出两瓶没有喝完的矿泉水,转身又回到了屋里把水放在床上说:喝吧。说完又走了出去,继续喝那瓶还剩一半的白酒,然后靠在板房上昏昏欲睡。

  

  昏睡中吴老二突然听见了小姑娘在轻声的叫着自己。吴老二回过头看向屋里,炒饭和矿泉水都已经吃喝干净,那小姑娘双手抱膝看着自己的方向不停的叫着:叔叔、叔叔。

  

  吴老二看见她叫自己便站了起来走回屋里以为她还想要点什么,而小姑娘却问到:“叔叔,你有手机吗?”吴老二摇了摇头。

  

  小姑娘继续祈求般地问到:“叔叔,你能帮我去报警吗,我被绑架了刚刚逃了出来,叔叔,我爸爸很有钱,你帮帮我,等我回家了我叫我爸爸给你钱,很多的钱。”说着一脸的着急。

  

  吴老二说:“太晚了,电话都关门了”。

  “叔叔,我求你了,我家真的很有钱,你帮帮我,帮帮我去报警,就说我是腾云房产公司老板的女儿张小四,我被绑架了,等我爸爸跟警察来了,我叫我爸爸报答你,给你钱好吗,求求你了”

  

  “好”——吴老二说完走了出去。

  半个小时又回来说:“都关门了”。

  

  审讯室里做笔录的警察认真地在做着吴老二的口供,旁边的同志继续问到:“接着说。”

  “接着、接着我就跟她说你先睡,明天再报警,接着我就在门口睡着了,接着就被你们抓来了。”

  

  “就这些了吗”

  “就这些”

  “好吧,今天的口供就做到这里,我们会认真调查这个事情,你是清白的我们绝不冤枉,如果你有罪我们也绝不姑息。”说完两个民警站来起来准备离开审讯室。吴老二也急切地站起来央求到:“警察同志,你们能帮我查查我叫什么吗?”两位民警回过头看了看吴老二又相互对视了一下什么也没说地走出了审讯室。吴老二站在审讯室的铁窗前茫然得不知所措。

  

  十天之后吴老二被释放,一天晚上他在大排档旁边听到这样的一段对话。

  

  “你们不知道张三被抓?报纸都刊登出来了”

  “讲些什么?”

  “张三在D市做房地产欠了另一个老板的钱不还,结果人家直接绑架他的女儿张小四要他还钱”

  “这个早就听讲了,他在D市强行拆别人的房子,还找黑社会威胁打人,好多人被打,听讲还有一个被打傻了。”

  “这个人也太嚣张了,不过也挺搞笑的,那个绑架的他女儿的老板被抓后就向警方举报张三干过的违法事情,结果张三也被抓了”

  

  吴老二还是吴老二,他依旧过着拾荒的生活。那天他在捡来的报纸头版上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标题上写着:腾云房产公司董事长因。。。。。。


类别: 小说 |  评论(2) |  浏览(5246)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鬼栖小贱 2011-02-25 16:35 Says:
【评论未审核】
天在地在我在 2011-02-24 12:43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