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9966
用户名:  鬼栖葬花
昵称:  吴了了

日历

2021 - 5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1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0-09-04 16:09

再见、南宁 再见、女流氓






曹小格扒拉着盘子里的咖喱鸡饭,恶狠狠地抬起头右手握着叉子拳头往桌子上用力一捶,咬牙切齿地说:张岸,你个混蛋王八蛋再敢叫我女流氓我马上跟你翻脸。


  我看着她凶神恶煞样子接着又说:女——流——氓。


  曹小格身子往上探了探扬起手中的叉子朝向我,两眼怒火中烧,一副立马要置我于死地的模样。此时,却见她又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地坐下,两眼笑成了弯月接着又不屑地说:哼,我不跟混蛋,王八蛋一般见识。


  早上,南宁下着雨。我从宾馆醒来急急地上了公交车赶去汽车站,等公交车过了邕江我才发现自己坐错了方向,下了车便打电话给曹小格说,我迷路了。曹小格在电话那头嘎嘎的大笑起来:哟哟哟,真不要脸呀,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私自坐车想要去我家啊,你干嘛不干脆再坐一站,下一站就是我家了,白痴。


  我站在路边的树下听着曹小格的数落,看着这场大雨心里满不是滋味,我对着电话骂道:女流氓,流氓一般的南宁。曹小格又说:错了就错了吧混蛋王八蛋,你打的过我们公司来,我请你吃午饭,吃完了你再滚蛋。


  餐厅。


  高高地落地窗外雨渐渐地下得小了,不知不觉已经是下午的四点。


  我起了起身说:“我得走了。”

  “把单埋了再走吧”曹小格说。

  “靠,不是你请客吗”

  “靠,我只说我请客又没说我要埋单”

  “女流氓”我嘟囔到。

  “混蛋王八蛋”她还击。


  结了帐走到餐厅门口雨又大了起来,好似老天想刻意留我在南宁一样,曹小格怏怏地跟在我的身后。


  “张岸,你真走啊”

  “不走在这里等你虐待?”

  “好吧,我送你去公交车站吧,免得你又坐错车了。”


  曹小格从包包里掏出雨伞,趁她不注意时我抢了过来撑开了就往雨里走,她在后面嚷嚷道:等等我,混蛋。她跑了过来拉着我的肩膀,我顺势搂住她的腰抱在怀里,她涨红了脸一路来到了公交车站。


  “好吧,车来了我就送你到这里,再见混蛋”


  我转过身趁她不注意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说:再见女流氓。


  车窗外我看见她双手握着伞站立在雨中,目视着我的方向,半抿着嘴神态里充满了落寞,这画面渐行渐远,直到最后完全淹没在城市的车流中。


  再见,曹小格。再见,南宁。


  南宁,这座城市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总是来了又去了,来时匆匆忙忙,走时又留下无数的伤感。在这座城市有许多的朋友,可是有一天我发现我的朋友们都已经不再纯真,我蓦然发现自己对于这个城市和这个城市的所谓朋友,只不过是个过客,我的存在于不存在那么的无关紧要,我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在这座城市,在朋友面前是多么的卑微。卑微或许来自不自信,或许来自环境的陌生感,我不想知道。因为我只是一个过客,或许对曹小格来说我也只是如此。


  公交车上曹小格发来短讯。

  “能不走吗”

  “为什么”

  “我想你多陪陪我一天”

  “为什么”

  “不知道,我只是想让你陪陪我”

  “可是,我得回去工作”

  “那你什么时候再回来”

  “不知道,这座城市好像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

  “包括我吗”

  “不知道”

  “。。。。。。”


  是的,没有留恋。


  到了琅东车站,急急忙忙地跑到售票点却被告知最后一班末班车已经开走了。或许这就是注定的,注定我跟这个城市脱离不了干系,即便是我尽力想摆脱这个城市对我的缠绕,我想离开它,离开这个给了太多记忆的城市。然而,这个城市像个魔咒它总会使出千万理由来纠缠于我,包括梦,包括水清,包括颜小五,包括黄十六,包括那些个已经无法纯真的友谊。我知道我已经走不了了,即便是走了,那些故事也还存在着,就在这个城市里的某个角落,那里有过我的故事,我与她们的故事。我动弹不得。


  打车回到市内,走在街头茫然得不知所措,恍惚中我只有走,没有目的的走,走走这个看似熟悉却又陌生得入骨的城市。我没有告诉曹小格说我又回来了,因为电话没有了电,我就只能在这座城市里一个人漫无目的走着,一直到华灯初上,直到回忆让我疲惫不堪。我走进了宾馆,我知道我需要休息,我要用睡去来忘却。


  手机充上了电,我躺在床上没有一点儿动弹的力气,电视里《非诚勿扰》里的男女表演得那么的拙劣,那张光鲜亮丽皮囊下散发出的却是腐朽的气息。于是我不停的想念曹小格的真实,她笑起来半抿着嘴的样子。


  我说:“曹小格,胡汉三我又回来了。”

  “鬼才相信你的话”

  “爱信不信,我在宾馆,我等你”

  “真的?”

  “我对灯发誓是真的”


  我相信我说所说的是真的,我是在南宁,我躺在南宁这座城市,我琳着南宁的雨,我与这个城市有过无数的纠缠,纠缠得像一张又一张叠在一起的蜘蛛网,将我裹得严严实实。


  曹小格穿着米黄色雪纺上衣,浅灰色牛仔,平底鞋,小手提包站在路灯下面,静静地任由淡淡的灯光撒落在身上,不时又转动着上身左右寻觅,随之又回过身站立着双手提包包垂在身前。我就在马路对面看着。“曹小格真漂亮”——这是我第一次很认真的看着曹小格的样子。


  我向她招了招手,她看见后慢悠悠地走过了马路开口就问:“你吃饭了吗?”

  “吃了”

  “那现在去那里?”

  “宾馆,睡觉”

  “宾馆?睡觉?”

  “你女流氓还怕什么?”

  “谁怕了,去就去”


  曹小格走到窗前拉开帘布背向着我看着窗外,她说这房间有股怪味需要透透气,我说是荷尔蒙分泌过剩的味道,她回过涩涩地冲着我笑了笑然后又转过去继续看着外面。


  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向她靠近,她似乎感觉到了我的脚步声故而身子往右倾了倾,我则直接走到她身后双手环过她的腰际将她轻轻地搂在怀里。她抓住我的手想要解脱,身子不停的左右晃动,我清楚的意识到她的动作没有真想要挣脱的意思,或许是出于娇羞。


  挣扎中我反抓住曹小格的手紧紧地抱着她,在她耳边轻轻的说:“小格,我们一起跳下去吧”,她停下挣扎说:“张岸,我感觉你有点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了,不就是趁你不注意抱一下你吗,你不愿意那我不抱了”


  曹小格转过身来面对着我,她还在我的怀里,脸涨红着眼神迷蒙,这时她却空双手环抱在我的脖子上认真地看着我,接着又捧着我的脸说:“张岸,你知道的我不是说这个,你发生什么事了吗,为什么又要回来。”


  “那是个意外”

  “什么意外?”

  “我说我留下是个意外”

  “你的意思是你不是故意为我回来的”

  “不,没有,我想留下来,想留很久,可是。。。。。。”

  “你看着我,你在撒谎,对不对”曹小格摇着我的头不停的重复着。

  我挣开曹小格的手回坐到沙发上,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曹小格看着我沉默不语。

  “快一点了,你该回去了”

  许久后曹小格轻声地回答“我不回去”

  “那随便你,我要洗澡睡觉,明天还得赶车”说完我径直走进了卫生间,但愿我出来的时候曹小格已经离开。我是这么想的。


  关于这座城市我还有留恋的吗,我总是这样无端的问自己,问了千百次,问得我无言以对。或许这次我离开,便不再来了。而对于曹小格只是另一个还没有开始的故事,我没有勇气让这个故事继续发展下去,我能意识到继续下去的结果就一定是出悲剧。这样的悲剧已经在这个城市发生过,我又何须再重新演练一次。对于这座城市而言我不光只是一个过客,还是一个悲剧的主角。我走了,悲剧还在,故事也还在。那么,让所有故事藏进故事里,连同还没有来得及发生的故事一同掩埋。


  我以为曹小格会离开,因为这是一个没有必要发展下去的故事。


  走出卫生间曹小格毅然坐在沙发上,我很纳闷地看着她,她冲我吐了吐舌头说:“就不走,就不走,气死你气死你。”说完居然也径直地走进了卫生间,我站在卫生间门口大声嚷嚷到:“女流氓你想干嘛。”

  “洗澡睡觉啊,还能干嘛”她贼兮兮地回答。

  “我靠,你还真想耍流氓啊”

  “是啊,混蛋王八蛋,谁怕谁啊”

  “我顶你个肺的”

  “香蕉你个疤辣”


  我还在预想曹小格是在逗我玩,她应该出来后就会离开,我是这么想的。


  “喂,小格,你妈妈一个人在家你不担心她吗”

  “我跟她说了,今晚不回去”

  “你妈妈不杀了你才怪”

  “切,她早想把我嫁出去了”

  “有人要你吗”

  “这个你不用担心,天生丽质的曹小格同学怎么会没有人要呢”

  “什么屁话,有人要的话,快三十了还没把自己处理掉”

  “混蛋王八蛋,那是老娘不稀罕嫁,你真以为老娘没有市场吗”

  “你郊区菜式吧”

  “错,是沃尔玛”

  “靠,那不成公共汽车了”

  “xxx,张岸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损人”

  “我愿意”

  “滚蛋——啊”曹小格在卫生间惊呼起来。

  “怎么了”

  “小强,小强,两只小强,一公一母”

  “把母的踩死,公的给我留下”

  “为什么是踩死母的”

  “母的留着继续折磨”

  “指桑骂槐”

  “我睡了啊,你慢慢洗,别血染卫生间”

  “滚蛋,不是那几天”


  我躺进被子里,假装睡着了。


  半晌过后听见水声终于停了,接着是门开的声音,然后是轻轻地脚步声。接着。。。。。。


  曹小格跳上床揭开被子钻了进来紧紧地贴在我的胸口,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她贼兮兮地看着我,眼睛扑闪扑闪地像月光下的湖面。我说:“真不回了”


  曹小格继续扑闪着眼神看着我不停地点头。

  真的?

  她继续点头。

  真的?

  她眨巴眨巴眼睛。


  我翻过身扯开她身上那条唯一的浴巾抛下地下,狠狠地将她压在身下。。。。。。


  这就是故事,或许它已经开始了,而且是没有任何办法阻止的继续发展下去,貌似接下来是地狱也一往无前了。

  可、我不能那么做。


  对于我而言,只是这个城市的过客,我得走得离开,而且也许永不回来,即便是我想回来可能也是力不从心了,而这一切曹小格并不知道。而我不能无耻地将她作为我的牺牲品,尽管我不知道我们之间是否存在着爱情,对我来说爱情可能已经是非常奢侈的了,而对于曹小格来说,她想要一个固定的家,一个男人的依靠。这些我都无法做到,也许我可以做到,但是时间已经不多,我得离开了,永远离开。


  窗帘渐渐地映现上亮光,天就要亮开了,曹小格熟睡在身边,细细的睫毛,安静的脸,瘦瘦的锁骨。而我则静静地看了她一夜,因为我知道在这以后我将永远无法看到这张美丽的脸了。


  我简单谨慎地收拾了一下行李,给曹小格留下了一张字条,在她额头轻轻地问了一下。转身离开。


  我走了,便不再回来。再见、南宁,再见、曹小格。


  汽车离开城市转入高速路,电话响起,一遍又一遍,我知道是曹小格,我关了机。


  回到我的城市,却发现这个城市同样的是那么的陌生,那么陌生的人,那么陌生的路。我站在街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将知道在这不久以后,我也将会彻底地离开这座养育我的城市。是的,彻底离开。


  曹小格在手机短讯里说:“张岸,你回来好吗,我不怕我真的不怕,我陪你一起渡过好吗,你不会死的我不让你死,如果你死了我还怎么过”,我没有回她的短讯,而是拔掉了电池。也拔掉了所有的一切。


  南宁的医生告诉我:你天生只有一个肾,而且已经是尿毒症晚期。


类别: 小说 |  评论(10) |  浏览(5702)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10 条评论
[游客] 独来独往(未登录用户) 2010-09-08 09:28 Says:
【评论未审核】
茜茜.cc 2010-09-05 14:17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我小试牛刀(未登录用户) 2010-09-05 09:48 Says:
【评论未审核】
茜茜.cc 2010-09-04 23:44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谢丹(未登录用户) 2010-09-04 23:36 Says:
【评论未审核】
燕子义工 2010-09-04 23:34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没有爱的男人(未登录用户) 2010-09-04 23:34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没有爱的男人(未登录用户) 2010-09-04 23:29 Says:
【评论未审核】
鬼栖小贱 2010-09-04 23:27 Says:
【评论未审核】
茜茜.cc 2010-09-04 23:24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