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9966
用户名:  鬼栖葬花
昵称:  吴了了

日历

2021 - 5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1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0-07-03 11:59

没病就好好活

 


 


        眼前是山,有青青的树,还有我童年时的记忆。山顶是蔚蓝的天,蓝得快要发紫。有些许的云,轻轻地轻轻地快要睡着了。阳光依旧潇洒地照着这几乎所有的一切,有浮躁的,有平淡的。

  

  我坐在院子里的黄果树下,手提里放着的是许某人的“难忘的一天”。我的前面是晒谷场,上面有黄澄澄的玉米正享受着那火辣辣的日光浴。小当趴在我的脚下拖长着舌头,半眯着眼傲慢且烦躁着。我且平淡得想要睡去。。。。。。。睡死在这该死的村庄里。

  

  早上起来发现右胸比左胸矮下去了一些,呼吸的时候肺还带着痛。母亲安慰说:没事,那是心理作用。可我知道我的肺在慢慢萎缩,在被一种叫“纤微板”的东西包围着,那东西像时间一样紧紧地积压着我的肺,也积压着我的生命。我害怕传说中的大手术,我更害怕那以后再也睁不开眼,我害怕失去我什么也没有的一切。我欲哭无泪。

  

  已经学会不再悲伤,不再惆怅。好久没有照镜子,看着镜子里脸泛黄,两眼深凹的自己,心理也只是那么浅浅地一笑。没有了苦楚,没有了感慨,眼前的自己才是自己。我病了,或许只是我还没有病入膏肓,或许又只是暴风雨来前的苦乐。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生生与死死已不在我能控制的范围,我且就这么等着。来了——我欣然接受。

  

  处暑后,夜就开始变凉了。农村的风总是来得比较早些,我开始感觉到了它的存在,它轻轻地抚摩着我的脸狭,它悄悄地滑过我的身躯。它让我感觉到一切都还存在着,而存在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啊!可是这存在总是会消失的,它似乎越来越来近了,很近很近。

  

  还是习惯一个人就这么坐着看着夜空,即便它如往常般一望无际的黑暗,或者是星光闪耀。又或者是月光婆娑,我只要看看它,我想证明一切都是存在的。我害怕消亡,我害怕无声,我害怕漫无目的的游走。是的,我只想证明自己是存在的,我有权力存在着,我更有权力活着。

  

  二

  

  复查后的那张化验单让我整个下午没有一句话,旧的病还没好却又查出了新的病。仿佛我这身体里原先就藏着许许多多的病毒,集中在这一个时期暴发出来,将我活活折磨而死。

  

  生命——就是活着,活着就是生,生就是生存着,生存就得有生存着的理由和意义,我一直没有找到生存的理由和意义。直到某一天我病了病得很严重我才知道:我生存的理由就是得活着,活着对我便是意义的。我得对命运抗挣,可目前看来病毒已经占据我大部分的生命。我且屈服着,而且永远不可能驱走得了那些该死的病毒。

  

  我亦死去,风化成荒漠里的尘土。

  

  我亦躁动着,漫天飞舞。

  

  飞舞着早已逝去的年轮,

  

  那是我最后的张狂,也是最后的期望。

  

  所以注定消亡。

  

  我亦安详,安详在黑夜里。

  

  那些荒漠里的冰冻使我感觉到灵魂的存在。

  

  那些荒漠里的炽热让我感觉到身体的永恒。

  

  我亦死去,亦随那些万恶的病毒死去。

  

  我亦死去,而他们和那些他们好好地活着。

  

  三.

  

  我纳闷的是我并没有因为生病了而郁郁寡欢,从前认为如果病了那该是件多么可怕且让人浑浑终日的事。反而,休息正常了,吃喝正常了,烟酒不沾了,仿佛一切玩乐的事物都离我而去了,一切对身体不利的事物也都离我而去了。我像个没头没脑的家伙整天除了吃,喝,拉,撒,睡,就是对着天空发呆,对着别人微笑。然后就是一个接一个奇怪的梦,梦见某种粘呼呼的东西压在我身上用锋利的牙齿啃着我的手,进而吃掉我的全部。从梦里醒来惊恐不已却又不敢开灯,恐怕会看见自己那些残缺血淋淋的肢体。总觉得自己像是在一口漆黑的棺材内已经开始腐朽,无数数不清的蚂蚁,细菌分解着我最后的肉体,我将从此消亡成一堆白骨。

  

  这是我的未来,这也将是所有人的未来。

  

  而现在的我活着——看起来世界还是那么的美好。

  


类别: 散文 |  评论(2) |  浏览(5179)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2 条评论
[游客] 嘟嘟宝(未登录用户) 2010-07-04 15:05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狂奔d.e蜗牛(未登录用户) 2010-07-03 12:13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