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用户ID:  19966
用户名:  鬼栖葬花
昵称:  吴了了

日历

2021 - 5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2021 - 5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0-07-03 11:56

啊、护士姐姐



        我躺在**的病床上,已经十多天没有翻身。我的背部长满了大大小小痱子,它们奇痒无比,他们在我六十公斤的身体重量下发出无比坚强的抗议,它们一排排一列列一队队的发出呐喊和怒吼,而我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因为这一切都发生在我的背后,这使我的不寒而栗。

  

  这时候我歪着脑袋看着窗外的阳光,这些暗黄的光显得无比的暧昧,透过玻璃散在地上。我想出去走走去接触这暧昧的阳光,可我的右腋下插着一根四尺多长的塑胶管子,管子的一头是一个容量三公斤的塑料罐子,而另一头的四寸之长插在我右腋下的肋骨间直到胸腔。这些配制就像我的身体临时多出的器官,一刻也不能分离。这使我出走的梦想直接与生命挂钩,所以我只能呆着,而且必须远离暧昧。

  

  医生说我的胸腔里有大量的液体,唯一的办法就是插管引流,这一流便是二十多天。而且流的都是蛋白质,这直接导致我的血蛋白数据直线下降,进而免疫力也下降直至发烧,全身颤栗不直。医生说我得大补蛋白质,鸡鱼瘦肉等等。最后还是没有补上来,直接就输了一种叫“白蛋白”且贵而有用东西。之后。。。。。。。

  

  护士姐姐麻木即熟练地拔下我的裤子扎完针便想转身离开,我半侧着屁股咬牙切齿地说:抓住司马懿,护士姐姐强忍着走出门后放声大笑,这妖娥子好似扎了我屁股是一件很解恨的事。

  

  护士姐姐扎针是很黑色的事情,她端着针具来到床前正儿八经且严重地说:脱裤子,然后用手压压屁股,擦药,扎针,再擦药,再若无其事地走人。其动作机械又乏味,表情严重。刚开始护士姐姐说:脱裤子的时候我扭扭捏捏,护士姐姐可能见我一大老爷们怎么这么抹不开面子,防碍她工作,自己上来就拔我的裤子,完事也不帮我拉好就走人。我躺在床上裂着大牙一手顾着扎在手上的掉针,一手拉裤子。像一个刚被光顾的“鸭子”,这事我痛恨不已。

  

  在这以后我也变得麻木,护士姐姐温柔地说:脱裤子。我二话不说麻利拔下裤子把屁股递过去,之后,护士姐姐的脸上总是略挂着羞涩地微笑离开。这说明某种意义上我的屁股已变成让人开心的物件,这使我感到无比的光荣,也带着点点的兴奋。

  

  


类别: 散文 |  评论(3) |  浏览(5595) |  收藏 |   本文固定链接 | 推荐
一共有 3 条评论
[游客] 嘟嘟宝(未登录用户) 2010-07-04 15:03 Says:
【评论未审核】
鬼栖小贱 2010-07-03 14:34 Says:
【评论未审核】
[游客] 狂奔d.e蜗牛(未登录用户) 2010-07-03 12:13 Says:
【评论未审核】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登录